投書:柯市長還記得人性溫暖嗎

陳劭旻 2019年10月26日 00:00:00

從柯文哲對自焚者的發言中,似乎完全看不見對於自殺者的痛苦有任何一點關懷。(張家銘攝)

柯文哲市長連續幾天在媒體上談論自殺,但是方式卻引起極大爭議。先是要自殺的人去吃安眠藥而不要自焚,接著談到西藏的喇嘛自焚造成中共政府困擾,但是柯文哲市長依然認為自己是在說實話,而堅持不願意道歉。

 

身為一個諮商心理師,對於柯文哲市長的發言是極度不認同的。在柯市長的眼中,自殺的人似乎只是給社會造成困擾的存在,而且似乎認為自殺像是一種流行、好玩的行為,而完全無視自殺的人為何會要採取這樣的行為。

 

自殺的人絕對不是希望死,而是他們生活發生太多痛苦,導致於死亡成為他們最後解決困難的方式;如果他們有其他方式處理生活中遇到的問題,他們是不會選擇死亡這個方式的。自殺的人沒有想要造成他人的困擾,反而往往認為「死亡可以減少親友困擾」,因此在作自殺防治時,我們使盡力氣的告訴這些可能自殺的個案正是「他們很重要」、「我們很在乎他們的痛苦」,只有當他們感覺自己還被他人關心,原來活在世上並不是沒有任何希望,他們才會願意留著多奮鬥一把。

 

極度遺憾柯文哲市長的發言裡,似乎完全看不見對於自殺的人痛苦的任何一點關懷。當柯市長說出「你自殺能不能去河濱公園自焚」時,柯市長想的是這些自殺的人很麻煩,卻不是去思考怎麼拯救這些感受到痛苦的人,去阻止他們自殺;當柯市長說出「他自殺就算了」時,柯市長是否知道,這些自殺就算了的人,可能是某個人的爸爸媽媽、某個人的朋友、或者某個投給柯市長的市民?當柯市長說著造成困擾要解決問題時,是否想著所有人之中,那個最痛苦的、最需要被協助的,其實正是那個想要自殺的人?

 

柯市長說,他的民眾黨要把「民眾擺中間」時,柯市長是否知道這些自殺的人,就是那些每一個平凡的活在世界上的「民眾」。自殺可以是醫療議題、是社會福利議題、是心理健康議題,而當柯市長真的有機會展現自己對於民眾的重視時,展現出來的卻是對於民眾的痛苦的無知無感。如果連一個小小市民的痛苦都幫助不了,柯市長到底希望改變台灣什麼?如果連將一個人逼上絕路的痛苦都無所謂,又還有哪種人民的痛苦柯市長會有感覺?如果民眾的痛苦都不在乎,那民眾黨擺在中間的「民眾」到底是誰?

 

自殺的人很需要社會的幫助,讓他們放棄最後一線希望的東西叫做「絕望感」。絕望感不是平白出現,而是感受到一次又一次社會的拒絕與忽視,感受到痛苦如斯卻沒有人在乎,甚至感受到自己的痛苦被人嘲笑,而那正是柯文哲市長話語裡傳達的事情叫作「我們一點也不在乎你,你去死死算了」。

 

自殺的也許只是一條生命,卻也是一條無可替代的寶貴生命。身為ㄧ個專業工作者,我們會繼續為每一條生命奮鬥,如同那個已經被遺忘的,曾經在急診室為了每一條生命焦急苦思的某位醫生一樣:告訴病患你值得被拯救,留存在那之中的才是一位政治家應該擁有的,屬於人性的溫暖。

 

※作者為諮商心理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