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取笑別人白胖 你很得意嗎

陳嘉宏 2019年11月04日 07:01:00

每一次的汙名、歧視,韓國瑜自己都有千百的理由自辯,也因為牽涉到總統大選的勝負,所以也總有一堆人出來幫他圍事。(攝影:張哲偉)

我一直記得40年前的一個國小同學,他功課不好,反應比別人慢,常說一些讓人覺得奇怪的話,制服總穿得寬寬大大。包括我在內幾個蠢孩,總是喜歡拿他開玩笑或者排擠他,私下我們都叫他「憨仔」。一直到長大後,我才知道他不是「憨仔」,他的反應與眾不同,極可能只是有若干亞斯柏格的特質,且擁有許多一般人沒有的天賦。對於曾這樣欺負他,我心中一直感到抱歉,心想如果有機會再遇到他,要如何向他表達歉意。

 

所以成為父親後,我常告訴女兒,絕對不能用外表去取笑任何一個人,因為其他人的高矮胖瘦與自己無關。如果有一天看到霸凌事件,就算沒有能力起身制止,也要去當被霸凌者的朋友,不要讓他們覺得孤單。

 

是的,不要用人的外在去評斷任何人,更不要用外表去攻擊任何人,因為這是霸凌,也是歧視,是只有主觀與立場,卻欠缺教養與同理心的行為。雖然我們這樣教小孩,但我們的政治人物,一個直轄市長,還是要選總統的人,卻三不五時拿別人的外表、性別及種族作文章,他樂此不疲,死不認錯,這種政治人物的參選品質,實在令人驚駭。

 

韓國瑜用「白白胖胖」來形容他的對手蔡英文與民進黨籍縣市長,其實是想暗示他的對手貪婪腐敗、坐吃山空;只是,他要如何與民進黨政治攻防是他的事,為何要拖「白胖者」下水,讓他們承受這樣的汙名?把「民進黨」、「白胖」與「貪污」劃成等號,其實是在偷換概念,也是刻板化特定群組,未必達到他原先設定的政治攻擊目標,卻是一種典型的歧視,與先前柯文哲抨擊政敵陳菊是「比較肥的韓國瑜」如出一轍。

 

台灣社會極少品評男性工作者的體型身材,唯獨喜歡拿女性政治人物的胖瘦做文章。當柯文哲說「比較肥的韓國瑜」遭到質疑後也不認錯,還用「肥胖只是中性語言」自辯,殊不知中性語言被拿來攻擊政敵之後,就是個汙名標籤。韓國瑜後來宣稱「白胖說」只是要民進黨執政不能吃香喝辣、貪汙腐敗,其實還是繼續汙名歧視白胖者。這般歧視言論,在過去半年早已不勝枚舉:

 

談菲律賓白領來台灣教英語。韓國瑜說:「這恐怕對高雄人心理衝擊大,因為瑪麗亞怎麼變老師了?」「瑪麗亞」是誰?如果能膺任英語教學工作,她為什麼不能當老師?

 

談台灣的人才外流,韓國瑜說:「鳳凰都飛走了,進來一堆雞。」他把來台灣做粗工協助公共建設,照顧台灣老人家的外籍移工當成「雞」,這不就是明目張膽地貶損特定人嗎?

 

談台商篳路藍縷,韓國瑜說:「密克羅尼西亞一個小島,女孩子不穿上衣,看到陌生人還會拿石頭來丟,非常非常原始。」要誇讚台商,為什麼要以汙損別人的方式進行?

 

談民進黨操作「亡國感」,韓國瑜:「這就像清朝有人去玩女人、嫖妓被抓,卻說自己要多生孩子、反清復明一樣。」為什麼連談一件政治理念,都要用如此不堪的字眼刻板化異性?

 

每一次的汙名、歧視,韓國瑜自己都有千百的理由自辯,也因為牽涉到總統大選的勝負,所以也總有一堆人出來幫腔圍事,「沒有,他只是要比喻民進黨貪污腐敗」、「沒有,他只是要強調台商努力打拼」、「沒有,這比起蔡英文做的只是九牛一毛」。而因為這樣的胡說八道可以佔據聲量、設定議題,所以韓國瑜還沾沾自喜,到處風生水起。更因為他從不知錯也不認錯,這樣的汙名與歧視繼續不斷地發生。

 

有了民主政治之後,台灣人總算知道,選總統不是選聖人,但就算這個人的品德不是最高尚、學問不是最頂尖、個性不是最到位,但至少別像隔壁鴨肉攤上的醉客,把酒酣耳熱說的「幹話」、「肖話」原封不動地端出來,「教壞囝仔大小」。台灣人對總統候選人的要求沒有很高,只是希望他們能尊重別人的感受,知錯能改、不要硬坳。理不直氣很壯地取笑別人白白胖胖,還能自鳴得意,把肉麻當有趣,實在讓人笑不出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韓國瑜 歧視 白胖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