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了爛命一條 韓國瑜的僥倖心態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9年11月08日 02:10:00

韓國瑜的「僥倖心態」,讓他以為可以有辦法把事喬掉,而大幹特幹虛偽的醜事。(資料照片/蔣銀珊攝)

韓國瑜的豪宅風波從「不符庶民形象」,很快地惡化成「特權醜聞」。對一個在灰色地帶打滾多年的混混來說,醜事必定不只這一椿,我原先料定他不會選,就是覺得他沒辦法把過去的所有歷史,通通掩埋起來,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不是嗎?民主時代的選舉入門課,沒有告訴他,「扒糞」是政治鬥爭的首要工作嗎?但韓國瑜還是選了,我認為他的「僥倖心態」,或者是貪權、貪財的心,遮了他的眼。

 

他肯定認為,過去的事,不是不會被發現,就是有辦法用言詞辯解掉,畢竟他不就是靠著胡說八道選上了高雄市長?但這「僥倖心態」從何而來?我認為和李慶安拿著美國護照打別人「雙重國籍」是一樣的心態,因為眼前的利益太大了,被抓到的機率固然有,但賭個一把看看,說不定,「運氣好」,對手很白痴,而可以僥倖過關。但現在韓國瑜的對手,不是只有蔡英文,還有郭台銘,這兩個人都不是白痴的陳其邁。

 

所以到頭來,「僥倖心態」和我說的「中國人賭性堅強」是同一件事,而李慶安和韓國瑜的「僥倖心態」,又扯上黨國權貴的地位,更讓他們以為可以有辦法把事喬掉,而大幹特幹虛偽的醜事。

 

但「中國人賭性堅強」的來源是什麼?李慶安和韓國瑜,不管他們是拿什麼護照,從所有的定義,和他們自己的認定來看,他們都是中國人無誤,所以把他們的賭性堅強,放在中國人的「民族性」裡討論,一點都不為過。

 

賭性堅強,可能是我上一篇說的,帝制下的物競天擇,讓中國人生下來就帶了「認命」的基因,也就是說先天的「民族性」造成中國人好賭。但好賭也很可能是後天的環境造成。後天的環境就是在集權的體制下,沒有民主、沒有法治,不但財產權沒有得保護,連小命都朝不保夕。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人對未來的折現率很高,把未來看得很小,而把「活在當下」看得很重,能拿在手裡的,先搶下來再說。小民自然會發展出賭性,反正輸了也是爛命一條,贏了就榮華富貴一生,為什麼不賭?而權貴也要賭,也要心存僥倖,不想盡辦法大撈一筆,什麼時候被鬥倒了都不知道,為什麼不試試?

 

帶著這種帝制中國心態的黨國權貴,不明白在民主時代,事情不一樣了,還是做盡醜事,而以為可以逃過制裁。民主社會裡,法治對人權的保障,一步一步地彰顯,人民不怕政府,不怕半夜被抄家,因此對未來的折現率沒那麼高,因而可以規劃長期的人生發展、社會建設。所以人民會在意影響國家長治久安的惡行,「蔣家可以做,扁家為什麼不可以」的說詞,再也賣不動了,這也是為什麼人民對韓國瑜豪宅一事的憤怒會持續升高,不可能輕鬆就讓他過關。「你憑什麼?」就是人民最直接的怒吼。

 

「賭性堅強」的解釋,我還是偏向「後天環境」,這也是我對同是華人國家的中國悲觀,而對台灣樂觀的理由。(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