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防正行攜新片《王牌辯士》來台 重現默片時代戲院光景

黃衍方 2019年11月10日 15:00:00

《王牌辯士》導演周防正行(天馬行空提供)

日本名導周防正行為本屆金馬影展焦點導演之一,影展期間將放映包含新片《王牌辯士》在內等六部作品,周防正行本人也親自來到台灣與影迷見面。《王牌辯士》是周防正行睽違五年再度推出的長片作品,以默片時代為觀眾講解電影劇情的「辯士」為主題。

 

《王牌辯士》是周防正行首度執導不是他親自撰寫的劇本,本片劇本由與他長期合作的副導片島章三執筆。五年前,片島章三表示有個劇本想讓他看看。「一開始讀這個劇本的時候沒想過要自己執導。」他認為片島章三當時只是希望自己給他一些意見:「但是讀了之後覺得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劇本。」

 

《王牌辯士》導演周防正行(天馬行空提供)

 

周防正行表示,「辯士」是日本電影史上不可抹滅的存在,但是現在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劇本裡對於過去電影院的光景有很多的著墨,其中的動作設計和幽默感也跟當時的默片很相似,於是他告訴片島章三:「這是一個很棒的劇本。」後來又過了兩年,本片監製本桝井省至問周防正行要不要執導這部片,因為他認為:「如果這個劇本給周防導演拍肯定會變成一部好電影。」剛好周防正行自己也想拍拍看,本片就這樣展開製作。

 

第一次執導別人寫的劇本,周防正行自己做了一個決定:不能擅自修改劇本。「如果有想要修改的地方,一定要告訴片島先生,用他的語彙修改這個內容。」周防正行會向片島章三提出想修改的部份,再由他來負責修改。拍攝過程中,讓周防正行感到最困難的,是這個劇本是片島章三花二十年寫出來的。「裡面有二十年累積下來的大量知識和情報,我很努力才在三年內追上他所擁有的知識。」

 

戲院「青木館」是本片相當重要的場景,劇組為了找到這個地方費了很大的功夫。周防正行說:「電影剛開始傳到日本的時候,幾乎沒有專門放映電影的地方。」當時大多是演出歌舞伎的戲院偶爾放映電影,劇組跑遍日本全國,最後在福島找到這樣的地方,這座戲院落成的年份甚至比片中的大正時代還早,它在明治時代就已經存在了。

 

尷尬的是,這個戲院其實是坐落在一個公園之中,雖然裡面保留了當年的光景,但是外面沒有這樣的風味。因此,觀眾在片中看到「青木館」外面的街道,其實是另外搭出來的。周防正行表示,走出戲院,就到了京都太秦的攝影棚,但是走進戲院裡面,就又回到了福島。

 

《王牌辯士》裡面出現的默片,都是周防正行重新拍攝的,對此,他表示:「這部電影是以將近一百年前的日本為背景,即使看了現存的資料和影像,我們還是不知道當時的日本是怎麼樣,所以我重現的一百年前的日本,只是我想像出來的東西。」他又說:「所以在我想像出來的一百年前的環境裡,放映真正一百年前存在的電影,會造成時代錯亂的感覺。」因此,為了符合他想像的氛圍,周防正行決定自己動手拍這些默片。

 

《王牌辯士》導演周防正行(天馬行空提供)

 

本片主角「俊太郎」由成田凌飾演,為了物色適合的人選,周防正行見過將近一百個年輕演員。「坦白講我蠻迷惘的,很多日本年輕演員的魅力超乎我的想像。」後來他思考飾演主角的演員最重要的是什麼:「除了受到觀眾的喜歡,我也要先喜歡上他。」最後他憑著直覺選了成田凌。拍攝期間,他不斷叮嚀成田凌:「(說話)絕對要有職業辯士的水準」後來從決定角色到殺青的這六個月之間,成田凌持續地在練習。

 

《王牌辯士》明年一月將在台灣上映,因為台灣跟日本一樣都有辯士文化,因此,周防正行認為:「搞不好來看這部片的觀眾之中,真的有看過辯士的人。」他又表示,辯士文化是亞洲地區專屬的,歐美地區沒有這種職業。「亞洲電影和歐美電影的風格差異,或許也是受到辯士存在的影響。」周防正行說:「如果能讓大家了解現在跟過去的電影是息息相關的,我會很開心。」

 

最後,周防正行強調:「因為這是一部歡樂的電影,希望大家可以帶著親朋好友一起進電影院享受。」另外,他表示,在拍攝過程中,他很驚訝默片時代的戲院竟然是如此熱鬧。「搞不好這種當時電影院的風貌,可以做為我們之後(發展電影院)的提示。」《王牌辯士》預計2020年1月31日在台上映。

 

 

更多《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