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勤總隊已成各支援單位眼中僵屍機關

張豐麟 2019年11月12日 07:00:00

民進黨立委洪宗熠、鍾佳濱提案要海巡署建置空中機隊,並盤點近三年空中勤務總隊支援海巡署飛機架次與飛行時數達成率,是務實且符合現實需求的。(圖片擷取自爆料公社)

2019年11月5日,民進黨籍立委洪宗熠、鍾佳濱在立法院提案要海巡署建置空中機隊,並要求盤點近3年空中勤務總隊支援海巡署飛機架次與飛行時數達成率,是非常務實且符合現實需求的,臺灣在海洋執法缺乏有效空中支援,已在亞洲國家中屬於弱勢,對於國會議員可以關注此一問題著實振奮人心。

 

依據內政部的統計通報,102至108年空勤總隊執行五大核心任務,總計飛行6,703架次,空中救援及救難為居首位執行2,680架次佔39.98%,並以海難及山難救助為主,其次為「空中觀測偵巡」的1,964架次佔了29.30%,任務包含海空偵巡、國土空勘及航空拍攝,排第三的則是空中救護任務的1,049架次佔15.65%,幾乎都是醫療轉診相關勤務。

 

有趣的是,內政部長徐國勇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時表示,航攝業務不是空勤總隊的任務,而空勤總隊井延淵總隊長也向國民黨籍立委馬文君表示航遙測屬於空勤「五大核心任務」,但不是主要業務,空勤總隊只是提供載具幫林務局農航所飛了15年而已,此番質詢對話筆匠反覆聽了快20次,對於官員總是可以發揮創意自創四次元空間將承辦業務劃分在「介於有跟沒有之間」驚訝不已,而這已不是空勤總隊第一次放棄白紙黑字的核心任務了。

 

因為依據《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組織法第二條第六項「支援災情觀測、重大緊急犯罪追緝、海洋(岸)巡護、交通巡邏通報、環境污染調查、國土規劃勘查航攝等空中觀測偵巡」屬空勤業管任務,換句話說,內政部與空勤總隊無疑是在國會殿堂公開宣示不願意依法行政。

 

空勤總隊井延淵總隊長在立法院向立委馬文君表示,航遙測屬於空勤「五大核心任務」,但不是主要業務,不過卻執行了15年,整個答詢邏輯令人驚嘆!(質詢影片連結

 

近年來政府深知莫忘世上苦人多的道理,積極將原本屬於政府機關執行的業務委外經營,除了可以活絡國內商業活動的經濟發展,更可以讓飛機買的進來、人飛的上去、大家發大財,並強調如此操作可以大量節省政府公帑,繼衛福部已於去年將離島醫療後送外包於民間廠商,近期林務局也計劃租機來執行航攝業務,明年度佔空勤總隊極大的任務量的海巡支援勤務也出走的話,空勤總隊即已確定無法執行四分之三的法定組織任務。

 

當初於扁政府時期所制定的公務航空器一元化政策,經過十五年的運作後,可以說是由單位主管及上級長官於國會中正式向全體國人正式宣告失敗了,空勤總隊只剩下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裁撤單位降編回消防署下某科室的空中救難小隊!

 

目前醫療轉診陸續外包予普通航空業,海委會也將成立自己的機隊,加上否認航攝屬於空勤業務,未來空勤總隊的業務量將會消失四分之三。(圖表連結

 

「航空器一元化」政策,是指將除了交通部民航局的飛航查核機以外,所有政府單位的飛機、直升機全部整合至空勤單一單位統籌運用,以節約人力編制和預算。民國93年3月3日,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在行政院第2879次院會決議中提示:

 

「去年三月阿里山小火車事件後,我們發現政府空中救災、救難的資源還是有所不足,亟需補強。經過研議與協調後,決定將原本分散設置的機隊資源整合起來,並重新檢視空中勤務量能,增所當增,把國家的資源做最有效的利用。本次在『空中勤務總隊』的架構下,政府利用最精簡的人員,不必花費太多的費用,就可以大幅增強空中勤務的能量,這對於日後政府救災效能的提升,極為重要。 本次組織調整的目的在於,強化陸上及海上空中救災、救難、救護、觀測偵巡、運輸等五大任務效能,同時也建立了『勤務』、『指揮派遣』、『機隊調度』、『隨機裝備』、『後勤維修』、『訓練管理』、『飛安監理』事權一元化,這不只是量的整合,也是『能』與『質』的提升,更加符合了組織改造的精神。錫堃在此要向葉政務委員俊榮、內政部余部長、海巡署王署長及相關機關同仁的努力和辛勞,表達感謝之意。更要對警政署空中警察隊、消防署空中消防隊、交通部民用航空局航空隊、以及海巡署空中偵巡隊的同仁,能夠拋棄本位思考,共同為國家整體利益攜手合作,表達最高的敬意。」

 

未來空勤總隊單位裁撤後,因部分AS-365海豚式直升機原本就是警政署水上警察出資採購的,相關設備應即刻歸還海巡署以節省公帑。(圖片連結

 

空勤總隊成立十五年來,未曾採購置或提昇過一架航空器,所有飛機均是其它部會移撥的剩餘物資,黑鷹直升機是國防部陸軍多買所移撥、畢琪B200是省農林廳廢省後移撥、三架編號7201、7202、7203的B234則是由空中消防隊移撥,空勤總隊可謂是全亞洲最大的航空器回收場,每次筆匠路過空勤一大隊跟二大隊的門口只要聽到歌聲都會誤以為是少女的祈禱,全盛時期高達37架飛機都是別人給的,甚至連最近幾任的總隊長都是從陸軍退役後再徵召回鍋而非聘請專業人員,克勤克儉的程度可謂空前。

 

是以每每當空勤總隊蒙受責難時,心中都會有些許不忍,這個單位的誕生原本就是以節約人力編制和預算為出發點,某位政治人物曾舉過最好的比喻大概就是「他明明就是個賣茶葉蛋的,大家把他當成做原子彈的,他真的沒有辦法」!

 

空勤總隊的誕生原本就是以節約人力編制和預算為出發點,當組織法定業務均喪失後,便應該降編回消防署空中救難小隊,方能達到節約公帑的建案目標。(原圖連結

 

2019年的今天我們再次檢討空中勤務一元政策,可以發現政府要花更多的預算及人力在民間廠商及公務機關,才能滿足各部會對於航空器的需求,從這幾年空勤總隊對各機關的支援度不足就可看出端倪。

 

據了解,空勤總隊曲解相關法令,對於航空器或設備的汰換均要求需求單位採購,空勤總隊總隊長更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中表示,主計總處指示採購飛機應由需求單位採購,更提及美國海岸防衛隊仍在使用高齡的海豚機,殊不知美國的海豚直昇機已經執行了兩次中期壽命結構與航電性能提升,如果政府專業的國家航空器管理單位都如此卸責,不是不懂而是不願意採購或是提升裝備性能以符合今日複雜的飛行環境與任務,導致各單位早就對空勤總隊怨聲載道,敢怒不敢言,難怪支援單位相繼出走。

 

筆匠查閱了空勤總隊歷年的單位預算書,從十年前預算平均10億元左右,到目前正在立法院審議的預算經費更是突破25億元,預算暴增不止一倍但成效卻是不斷下降!

 

在各支援單位相繼出走的趨勢下,政府將要花更多經費來維持各單位的需求,難怪立委江啟臣會說,如果事權不能統一,今天農委會可以這麼搞,空勤總隊就四分五裂解散歸建各部會好了。他說:「你們就委外就好啦,就解散空勤總隊就好啦,我要成立空勤總隊幹嘛?空勤總隊之所叫做總隊,就是統合所有飛行上的需要,不管是救災、救難、航拍」,所以事權統一是空勤總隊該做的事情,空勤總隊不應該在農委會想外包時「沒有意見」,如果這樣子空勤總隊違背當初成立的宗旨。

 

內政部長徐國勇及空勤總隊井延淵總隊長均表示,航攝業務不是空勤總隊的任務,但是《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組織法卻載明航攝是空勤的業務。(原圖連結

 

在可預見的未來,當海巡署航空隊成立時,就是空勤總隊被降編成消防署空中救難小隊的時候,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我們應該給現任內政部長及空勤總隊長鼓掌拍拍手,若無兩位官員勇於在國會殿堂宣布放棄既有任務範疇,僵化的官僚體制勢必繼續擺爛放任效能低落的機關危害國人權益,因為食古不化的空勤總隊,早已成為各支援單位眼中的殭屍機關。

 

以配合空勤直升機執行吊掛的特種搜救隊員為例,平日訓練跳出機艙門在海上「海吊」、在河床「溪吊」每小時的加班費竟然是400元新台幣,如此低薪怎能不叫人心寒,內政部徐部長是否願意在寒冷的冬天在海面上練習出艙吊掛一小時。文末,筆匠仍然要呼籲海巡署未來的空中機隊應引進專業人才,切勿步上空勤總隊的後塵,高科技的航空領域不宜再被用來酬庸退將,如此方為國人之福,天佑臺灣!

 

當救災人員出勤殉職,始增加不出艙救援方式,卻未同步升級航空器性能與人員待遇,一張請同仁自行判斷的公告讓多少第一線的救難英雄感到心寒。(作者提供)

 

 

 

 

 

 

 

 

※作者為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航運管理所碩士生/業餘自耕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