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時代力量的角色不是民進黨側翼

邱子安 2019年11月18日 00:00:00

作者認為不分區名單提出,確立站穩了時力自主派,與側翼派揮別,應予高度肯定。(王良博攝)

台灣每到選舉,大綠小綠或大藍小藍之間,總會出現顧全大居、棄保效應之爭,或小綠到大綠(小藍大藍亦同)裡面(最常是透過不分區名單的方式)爭取奶水,大綠與小綠之間,似乎永遠只能是宗主與附庸的關係,小綠沒有自主性,論述上必須擁護大綠的決策,資源上必須倚賴大綠的挹注,以至於整體格局上,總是大綠(藍)的中間偏獨,小綠(藍)就急獨(統),用一種指責共主不夠盡責不夠格的姿態,爭取奶水在政治的邊緣續一把命。

 

若協助民進黨是最高宗旨 就不該有時力

 

也就是說,小綠從來只是大綠的場邊賽,政治的整體格局如果沒有小綠,基本上沒差。這樣的格局在時代力量橫出政壇後,有了微妙的變化。外界常看到的是與民進黨的齟齬,比較難觀察的是時力的黨內民主程序與自主性,例如最低工資法的黨內票決程序,或日前推出的不分區名單,其實還應該經過黨員票決。這讓小黨的存在有了意義。這並不純粹站在否定民進黨的立場,民進黨推動的年金改革、司法改革與轉型正義,都各自有了進度且付出慘痛的政治代價,完成支持者付託。

 

但是,既然不是參加民進黨,而是形式上獨立的政黨,以林昶佐、洪慈庸或吳錚為首的側翼派就說不通。既非民進黨,選票上跟民進黨競爭,就是必然不可迴避的情況,側翼派想要用主權論述,認為民進黨少一席,台灣主權就岌岌可危,如果這真是如此崇高的價值,就不應該用時力的平台努力,而應該成立助選團,或直接加入民進黨。

 

用時力的招牌幫民進黨助選的方式,讓民進黨得到的不是真正的支持,也有愧時力的支持者,混淆政治責任,弱化民主運作。何況就連藍營漁翁得利台灣主權淪陷的論述,本身都很可疑:蔡英文與賴清德初選時的刀光劍影,互相暗示對方不是能夠維護主權的人,就已經讓選民看到,維護本土的政治力量固然重要,卻也是政治人物拿來鬥爭的籌碼。對綠營的支持者來說,誰會相信蔡或賴兩人主政可能危及台灣主權?因此這番主權論述下,實是政治人物奪權的掩飾,作為第三勢力的時力,真的有必要攪和在這裡面嗎?

 

側翼vs自主派前途辯論 第三黨存在價值在於路線自主

 

也就是說,側翼派退黨激起的時力前途辯論,其實攸關了時力這個第三勢力的小黨,有沒有必要存在在世界上。以黃國昌、邱顯智為主的自主派,如果不能成功,時力就不是政黨,而是民進黨時代力量支黨部。再一次強調,這未必需要站在否定民進黨的立場,而只是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如果時力最大的宗旨和考量就是民進黨選情,那麼何不成立助選團或加入民進黨?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

 

一個側翼派的時力,對民進黨和選民都不公平:民進黨得到的只是半個民進黨人,黨紀難以約束團隊作戰;選民以為自己不是選擇民進黨,結果最後究竟還是選擇了民進黨。一定是在政治實踐上,認為民進黨究竟有無法照顧,需要獨立路線的地方。自主的實質內容可能有待發展,但是不為大黨論述和資源指揮的獨立決策,確屬必要。否則這樣的第三黨跟宋楚瑜之於親民黨、李登輝之於台聯黨,只是大綠小綠歷史遺緒,成就個別政治人物的跳板,有何差異?真正的路線,只有一個自主的時力,或是解散直接投入民進黨,側翼的時力只是在攪亂政治品牌與責任,絕非選項。

 

不分區名單 確立自主揮別側翼

 

也因此,在成員出走,側翼派於自主派的前途辯論下,時力推出的名單極有價值,應予高度肯定。邱顯智在2016年時就是禮讓柯建銘被做掉的,還得要賠笑臉的出來發聲明顧全大局,可以說是當初側翼派的犧牲者,交給他來維護自主派的路線,可以信賴。黃國昌無庸多言,是旗幟鮮明的自主派,問政表現當然也是可圈可點,其對民進黨激烈抗爭甚至近於挑釁的手法固然引起綠營支持者一些反感,但如果這是維護自主派的路線,也還算是值得。

 

陳椒華是長年的環保運動戰將,成績可考堅持不懈,加入時力只有時力參考其環運的立場與見識,而不是時力本身或任何人可以操控的。媒體稱小燈泡媽媽的王婉諭原與政壇無關,因為其女命案親身經歷司法,進而對司法制度面進行發聲,可謂是公民覺醒,政治融入生活實踐的典範。這份名單,除了人選本身出色外,或因黨內路線,或因個人經歷,可以確定其在問政上的自主性,在搭配時力黨內民主的體質,激盪出帶領政黨前途的作用,能自主探詢政治路線,是確立站穩了時力自主派,與側翼派揮別,應予高度肯定。

 

※作者為台大政研所公行組碩士班肄業,現為獨立研究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