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中國對台灣也會和香港一樣「人滾地留」

盧斯達 2019年11月18日 07:00:00

台灣這船島,有很多軍事和戰略好處,就像香港有金融好處。中國很想要,但不是想要那些不習慣受他統治的本地人。(香港現場/作者提供)

不論市民生死 北京只在乎香港的白手套功能

 

林鄭月娥和習近平的最高戰略,是繼續維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和特別貿易位置,其餘都可以犧牲。六月以來,大量人傷亡。有人疑似被自殺、有人疑似被強姦、催淚彈多個月狂發之下,已整體污染香港生態環境,有記者長期接觸化學物質已經慢性中毒,有示威者離奇死亡,屍體發現,警方堅稱無可疑。這已經是官方數字:今年6月至9月,有256宗自殺案,及2537宗屍體發現案。這個數字,怎麼看都是邪氣奇情。

 

槍林彈雨的城市戰區,令香港人和世界見識了維護「香港穩定」不惜一切代價的恐怖統治。在亂事開始之前,不少上一代告誡年輕人,共產黨為了維護政權甚麼都做得出。他們的指涉事件是歷史上的六四,然而香港不是北京,北京是一晚就殺光清場,但香港人的手段已經進化,科技條件也不同上世紀末,隨時聚集和出現,組織臨時化、中心化和游擊化,令警察的優勢武力無法施展,無法一次式了結示威。但到目前為止,還是一步不讓。香港不是北京,19年不是89年,因為一切悠長而沒有方向,香港經歷沒有終點站的痛苦。

 

習政權沒有應付方案,只全稱地設定了「止暴制亂」的大方向,但成效不彰,而且越止越亂,但這都不是習近平在乎的。在中國的藍圖,對美貿易戰是第一重要、北韓也重要、黨內肅清也重要,香港就遠遠排不上。香港人的訴求,對習政權來說很遙遠,根本不是頭號任務。對中國來說,香港是非常功能性的,例如金融、貿易、融資能力,其他的對中國來說根本眼都擠不進。雖然「一國兩制」至此已經等同宣布失敗,但中國習慣自說自話制度自信,也根本不重要。在美國和外國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和貿易地位之前,中共在香港都沒有失掉命根。

 

槍林彈雨的城市戰區,令香港人和世界見識了維護「香港穩定」不惜一切代價的恐怖統治。(香港現場/作者提供)

 

香港對中國來說只是一個工具

 

這一切,都是19年不是89年的基礎,痛苦也因此更加曠日持久。香港人的訴求沒有回應,林鄭乃至習近平不斷重覆「止暴制亂」,沒有打算解決深層問題。因為香港對中國來說只是一個工具,上面的人在中國整體之中只是滄海一粟。林鄭月娥今日做甚麼,或聲稱打算做甚麼,都只是應付應付著香港人,不是真心想解決問題。解決人可容易得多。於是林鄭的任務就變成「維持正常」。

 

香港爆發「三罷」、中文大學爆發「二號橋奪還戰」之後,導致全港交通停頓,林鄭月娥第一時間面向傳媒的講法是:不能宣佈停工停學,否則將「掉進示威者令香港停擺的圈套」,也就是說林鄭最高政治任務是維持香港表面上繼續「正常運作」,只要金融功能繼續維持,香港有多少人離奇死亡都好,顯然不是習政權所在乎。畢竟中國有十三億人,死一兩個人中國人自己都覺得沒問題,何況是生殺予奪彈指之間就可以的中共領導人。

 

即使到了今日,林鄭月娥還是聲稱不會取消區議會選舉。區議員在香港丁點實權都沒有,只是些地區諮詢機構,這個選舉在政治上不重要,但順利舉行卻證明香港仍然「正常運作」。舉辦選舉也是為了證明香港特區政府仍然擁有憲制能力和政治合法性。對政府來說,區選必須要搞。反政府勢力也大舉參加區選,當中有一些仕途主義者會害怕政府取消區選,令他們進入體制的美夢告終;選情不明朗的建制派政黨,態度也十分曖昧,有人認為他們看見自己選情低迷,可能會要求區選延遲。然而習近平給林鄭的指令,如果是要維持香港表面上正常運作,如果取消/延遲區選,不是說明香港情況反常緊急?他們就是要區選正正常常舉行、打殺捕示威者繼續,並告訴世界,事情已經受控,你們就不要不懷好意地介入甚麼,「一國兩制」好得很,我們可以back to normal, 以前的貿易條件、優惠(特別是涉及香港的),一概不變。

 

有一些迷失或私利滿滿的抗議者,更離奇地向政府爭取「要如期選舉」。如果香港無法如常選舉,才是示威者的戰略勝利,向世界彰示香港政府假民主、輸打贏要、「一國兩制」已經失效。

 

選到純粹是拿到議員薪津,但香港各級議員都沒有政治權力。選舉大勝反而是革命被吸收,政府成功主辦,不論建制派輸贏,都是成功。政府和建制派的政治利益不一樣,前者只要成功做好「看成政府」就已成功。建制派在下風中失去的議席和利益,中聯辦之類的組織可能會事後協調補償,或者不會,但也不是大問題。總之一切都以維持「表面正常」為目標,那麼反對派大勝也是制度之內可以承受的結果。因為2003年之後泛民主派也曾經在區議會大勝,但日子很快就磨蝕他們的優勢,政治復員之後建制派就憑實力拿回失地並且反攻。

 

香港有多少人離奇死亡?顯然不是習政權所在乎的。(香港現場/作者提供)

 

歡迎台灣人過來實地實察「一國兩制」

 

經幾個月深入社區的搜捕和鎮壓,特區政治在地區上、一般人心目中,已經權威盡失,喪失沒有合法性,但如果政客熱烈與政府各懷鬼怡,合謀各司其職完成這場「正常選舉」,就等於為政府已清零的合法性輸送血液。香港若依循林鄭和北京政治目標自己形勢降級、「正常化」起來,之前一眾武士的犧牲就會更加渺茫。體制漸入佳境,對於要討回公道和殺人血債,只會更百害而無利。

 

金融中心,是重要的、漂亮的、值得我們引以自豪的。這是我們從教育讀到、從社會耳濡目染的,但金融中心的重要性,使香港人成為無關重要的雜碎。我們的要求得不到回應,我們的死傷沒有得到調查,整個世界,都突然隨著習近平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任務」,可不是香港大量非正常死亡,作出全面和獨立真相,讓這些死者公道,公慰家人親友。沒有。

 

在龐大的國家意志之下,金融中心很重要,但香港人毫不重要。於是這金融中心地位,也許是香港人保命之所寄,也一樣是將我們踩在地上的怪物。留人不留地。據說習近平最近又向台灣開銷「一國兩制」,又來講那些「承諾統一後生活方式不變」,夠了吧,隨意一個台灣人都可以買張機票過來實地實察「一國兩制」。

 

問題不是民主與專制、不是中華民國還是中共、不是領導人會不會受承諾,問題是台灣人是異族,「人滾地留」主義是邊區的宿命。台灣這船島,有很多軍事和戰略好處,就像香港有金融好處。中國很想要,但不是想要那些不習慣受他統治的本地人。必要時,也像香港那樣慢性屠殺,但由於主權只有一個,事情就是內戰,國際上有很多人道規則去規限兩軍交戰的操作,但被定義為一個主權之內的內戰,一點紳士的可能都沒有。

 

當你的朋友和同輩突然死、突然失蹤,被子彈打傷的學生在緊急做手術,而政權在乎的就是要維持穩定,維護金融穩定,要做好習主席交付的「止暴制亂」。他們想要地,要機制,要錢要娘。他們想要台灣,可不想要你。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