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與社會正義不是只能二選一

李佳玟 2019年11月19日 00:01:00

越接近選舉時,特別是選戰激烈的時候,往往是社運能夠對政治人物提出要求的時候。(圖片摘自地球公民基金會臉書)

總統蔡英文於昨日成立全國暨台北競選總部時,社運團體在附近大樓掛上黑布條「小英不修礦業法」抗議,抗議者尚且用大聲公高喊「蔡英文儘速兌現承諾、要求民進黨盡快修《礦業法》」。底下的民進黨支持者也馬上高喊「2020,台灣要贏」,質疑抗議者「為什麼你們不關心香港的議題?」

 

當長期以來關心環境正義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在臉書支援此一抗議行動時,下頭立刻被支持民進黨的人留言洗版。一則得到相當多人按讚的留言表示:「加油,希望韓國瑜會幫你們修哦~還國土咧,台灣被當選的國民黨賣掉的時候,哪裡來國土?還是你們之後要跟共產黨抗爭?要不要先跟港人學武鬥派抗爭法?」抗爭現場的爭議,以及臉書上的對戰,相當程度呈現台灣社會當下的困境。

 

所有社運工作者都知道,接近選舉時,特別是選戰激烈的時候,往往是社運能夠對政治人物提出要求的時候,執政者為了繼續執政,挑戰者希望獲得支持,通常會選擇與社運團體做一些妥協,或是跟社運團體站在一起。政客之前之所以不理會社運團體的改革訴求,常常是因為社會強勢團體(譬如水泥工廠)施壓,不管是威脅撤銷政治獻金或是威脅將工廠移出台灣。代表小民的社運團體的訴求要能成功,就必須讓議題喚起媒體的報導,進而喚起廣大民眾的關注。透過選票的壓力,告訴所有的政治人物:「你起碼在這一刻必須關心弱勢,關心小民。」

 

但是這次的選舉與之前的選舉不同,社運團體所面對的不是一般的政黨競爭,而被上綱到台灣的生存之爭。這樣的政治情勢因此對於關心台灣未來的社運團體形成一個緊箍咒,擔心如果依照過去的標準監督政府,痛批政府,會趁了另一邊看起來完全不在意自己跟對岸獨裁政權站在一起,不在意被他國併吞的政黨的心。只有從不關心社會議題的人,才會諷刺社運團體在國民黨時代溫吞如軟腳蝦,情況根本剛好相反!

 

社運團體在蔡英文全國競總附近大樓掛上黑布條「小英不修礦業法」抗議。(圖片摘自地球公民基金會臉書)

 

弔詭的是,依照我的觀察,不少人之所以支持國民黨,或甚至是那個領導者在主權議題上經常打迷糊仗的民眾黨,並非因為他們真的想要跟中國統一,他們至多對民主太過理所當然而不在意,對於威權的惡害感受不深,以為都是政客的操弄,他們毋寧更為厭惡民進黨政府的施政,他們對於民進黨政府施政的批評並非通通沒有道理,很多時候的確抓到民進黨政府的痛腳。

 

這因此不幸地形成一種惡性循環。台灣社會的亡國感越重,社運團體要監督內政就越不討好,任何對於政策的的監督,任何對於民進黨執政的批評,都會被主權派的群眾冠上帽子,被譏笑被攻擊,昨天在抗議現場的回應,以及地球公民基金會臉書貼文下面的回應就充分表達出這一點。

 

但是,倘若內政問題無法正面去辯論、去解決,執政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林靜儀還用什麼「加蔥」這種說詞抹黑社運,貶低反對者,就會持續地給希望跟中國統一的對手,或是不在意民主的反對者不少可攻擊的把柄,讓民進黨政府即便在國家主權的議題上OK,但內政卻問題不斷。民進黨或許不是那些內政問題的始作俑者,但是它在過去四年完全執政卻無力解決,這讓人民失望。

 

這樣說當然不是說國民黨或是民眾黨上台,那些內政問題就有解。國民黨跟財團傾斜的問題更加嚴重,國民黨或是民眾黨的頭人性別歧視,蔑視轉型正義,有各種的問題,爛到無以復加,早就該被下架,永遠消失在台灣。即便如此,民進黨不應該持續地用主權問題綁架人民,用各種爛招消滅小黨,掏空社運,弱化監督者。這種做法,讓人擔心是用主權為名,朝向獨裁的方向走去。

 

如果民進黨這個政黨的存在不是為了自己的權力,而是為了台灣社會。如果這個政黨還保留一些當初創立的理想,就該嚴肅地面對社運團體所提出的政策問題。執政者表達自己仍有執政能力的最好方式,在於認真地,嚴肅地,面對各種內政議題。

 

同時作為學者與社運團體的一份子,我並非天真地認為社運團體每個主張都對,我也不認為社運團體毫無妥協的可能,但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不該用一些爛招來打發,來抹黑,來應對社運團體代表公民社會的各種提問。

 

※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