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親中是親那個把醫護人員反手銬上的政權嗎

曾慶智 2019年11月19日 00:00:00

不論香港現在被政府定調為戰爭或是其他任何定位,均不該對醫護人員出手。(圖片取自行走的故事詩/yanwu臉書)

夜深了,香港和有些關心香港的我們沒睡,這個夜裡的香港會留下多少的血,一旦失敗,將面臨無盡的威權統治;就在離我們這麼近的地方,身上與我們相同都留有中華的血脈,從來沒有這麼期望老天在他人身上出現奇蹟,我多麼希望我能為香港撐傘。

 

校園的據守與反抗始於香港中文大學被突襲的那天,整件事情本身就讓人疑惑,到底香港的各大學在這整件事情中扮演什麼角色,導致政府派警察隊學校入侵。沒錯,是入侵,在台灣,大學中不會如同中國一般有黨組織的存在,也不會遭到黨的越權,而僭行著大學自治。自治權的來源始於自由權中的講學自由,而為了確保教師在任何情形下的教學、研究成果、學生的學習等等均不會受到限制與侵害,延伸了大學自治的範圍,因此包含設立學校的自由、三權遇上大學自治時權力會遭到限縮,還有警察非經大學允許不得進入校園的規定亦是如此,當然,若是基於緊急危難或依社會通念無理由禁止警方進入校園之情形,大學自治並非沒有界線。

 

然而,香港這些大學,明明從未造成緊急危難的事由,也沒有看到警方足以合理進入的理由(確實港政府也沒有說明為甚麼他們非得進入校園不可),更沒有看到大學有侵害憲法的情形,那為什麼會被入侵呢?我相信,與其說是他們認定大學組織、煽動了這些學子們爭取自己的權利,還不如他們想藉此出師有名,進行血色的掠奪。

 

在昨晚,醫護人員被反手銬上坐在限制區內的照片歷歷在目,在戰爭中,對醫護人員進行限制與禁止為違法,舉重以明輕,不論香港現在被政府定調為戰爭或是其他任何定位,均不該對醫護人員出手;在昨晚,記者被要求退出校園,而離開校園者除非出視記者證明,否則逮捕。

 

這種舉動讓我想起電影金陵十三釵,英國記者在南京大屠殺時於南京最終利用其記者身分救出學生的故事,但比電影中更無人道的事情發生,因為政府絲毫並不因為記者身分而有克制,不但對於記者粗暴對待、禁止採訪、甚至記者無差別遭到布袋彈、催淚彈的血洗,光是催淚彈的高溫就足以讓接觸到的記者皮開肉綻,遑論本就是要傷敵的布袋彈,若再包含戴奧辛催淚彈和化學水炮的使用,這是單方面,政府挾法律之名、維護社會秩序之名,在進行完全武器不對等的屠戮,對比一有警察遭到弓箭命中小腿就有大篇幅新聞在討論,到底有多少年青年們失去他們的生命,我覺得更值得憑弔。

 

迫於香港屬於國家內部事務,英國、美國等各國僅能對香港當局的官員或是香港進行個人制裁或經濟制裁,當台灣的候選人還在要求他黨候選人回答國家是否往台獨方向前進進行回答時,台灣人民記得,我們並不存在一國兩制或和平協議的選項,香港赤裸裸地在回歸22年時發生了什麼,我們國家未來的依靠也才不過才二十來歲,當你在質問他黨候選人未來國家對中國的態度時,有在省思你要用什麼策略面對中國嗎?還是依舊只有親中立場、具體空白?

 

香港理大內示威者:「我很害怕,但歷史將證明我們的抗爭,我們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邊。」

 

※作者為事務所法務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