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國歌 是一種對國家認同深層的召喚

邢肖 2019年11月19日 13:18:00

「祭旗」這部電影,所要傳達的主題或許沈重,但它絕非「政令宣傳」,導演以再日常不過的生活,希望讓一群人透過電影理解另一群人的所思所想。( 壹捌玖伍電影公司提供)

王重正導演最近完成電影「祭旗」的製作,預計安排在十二月中旬上映。從電影

海報的主題─「沒有中華民國,哪有台灣這個家」,同時號召影友「一起進戲院,大聲唱國歌」的訴求,不難理解,這是一部「愛國教育宣傳片」。

 

說「祭旗」是一部「愛國教育宣傳片」並沒有一絲不敬,而倒是一種欽佩。在民國六十五年,台灣也有一部經典的「愛國教育宣傳片」─「梅花」,在那個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台灣處於風雨飄搖的年代,「梅花」撫慰且振奮了多少顆悲憤、受創的心,讓大家對「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深信不疑。

 

而今時今日,中華民國所面對的處境,衝擊不亞於民國六0年代,但是,由於民國七十六年的解嚴,台灣開始出現多元的歧異立場與紛雜的言論主張,甚至連「中華民國」國號都受到挑戰與質疑,一個國家明顯分裂成兩派,「團結」對今天的台灣來說,無異於奢求。所以,在這樣一個強調民主開放的社會當中,拍攝一部以「中華民國」為主題的電影,的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在台灣,每一個的人的心中,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中華民國。( 壹捌玖伍電影公司提供)

 

從片名來看,對曾經當過兵的四、五、六年級生來說,「祭旗」指的是,部隊裡連連出事,為了安定軍心,都會請出單位裡的軍旗,虔心誠敬的舉行儀式性的祭拜,祈求部隊人員平安,遂行任務。這與古代出征前的祭祀,祈求神靈庇佑,克敵攻城的意思相近。而在「祭旗」的前導影片中,中華民國國旗進手術室進行搶救修補,最後醫護人員向完好無損的國旗致敬,代表「祭旗」這部電影,是希望傳達在多元意見呈現的今天,能夠彼此理解,相互包容,共同守護應該是朝野最大公約數的「中華民國」。

 

時移勢遷,在民國一百年代訴求六0年代的「團結」,何嘗不是對已然式微的時代標誌最後的鄉愁;「祭旗」則是對潛藏內心、封存已久的「愛國情操」最忠誠的禮敬。

 

不管你鄙視、嘲諷也好,理解、接受也罷,在台灣社會的確有著一群人,用他一輩子的時間,愛著中華民國。在他們年少的時候,願意奉上赤裸裸的青春,呈獻在救亡圖存的祭壇上;用他們一生中最精華的歲月,以「慷慨就義」的恣態,拋妻棄子、捍衛疆土;終老回頭看看國家如此對待他們,此生仿若劫難,但他們對「中華民國」仍舊相依相存。

 

其實,「祭旗」這部電影,所要傳達的主題或許沈重,但它絕非「政令宣傳」,導演以再日常不過的生活,希望讓一群人透過電影理解另一群人的所思所想。他們平凡的就像我們身邊的路人,但是,他們對於年輕時信守的信條「國家、責任、榮譽」卻是至死不渝,光是這樣的長久堅持,在現今是特別稀缺而值得珍視的。

 

 

「祭旗」,是描寫九個中正預校畢業的職業軍人,其中,李映川在而立之年,駕駛F5F墜機殉職,而其他八位同學,每年在李映川的祭日,都會到空軍公墓獻花弔念,這是他們「同學會」的例行儀式,一種悲壯的緬懷,也是一種對初衷的複習。電影在這樣的開場下,舖排出有歡樂、有悲悽的故事情節,他們在找尋自己與中華民國的臍帶連結,虔敬崇正,生死相依。

 

在台灣,每一個的人的心中,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中華民國。我們在同樣的一塊土地上,吸吐著自由民主的氣息,珍惜這得之不易的一切。一起進戲院,大聲唱國歌,找尋我們一直沒有丟失的「共同」。

關鍵字: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