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香港左翼政府埋下革命火種

劉凱 2019年12月03日 00:00:00

過去香港左翼政府能夠解決高房價的問題嗎?能夠解決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問題嗎?其實都不能。(湯森路透)

左翼政府以限縮自由為執政理念,而人在實踐當中必須以自由為前提,一旦人的自由範圍被政府限縮就必然會引起個人與政府之間的衝突,那些微小的衝突就是革命的火種。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辯之不早辯也,《易》曰「履霜、堅冰至」。

 

香港當前之革命社會形勢乃香港政府長期左轉的必然結果,香港的社會輿論也是長期以左為尊,左左相撞必然摩擦出革命的火花。要想盡早結束當前的動蕩局面,香港政府必須率先向右轉彎,縮小自己的規模、限制自己的權力,不要再繼續干預個人自由,而是要轉變為守護個人自由。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如果香港政府仍然不放棄左轉彎道而擴大權力,香港未來將不堪設想。

 

香港歷來擁有右翼小政府的傳統,這種小政府的傳統也是所有政府的典範,但是香港似乎想要放棄右翼理念,而且香港於左翼道路上也確實邁出了重大步伐。譬如香港的土地至今沒有能夠私有化而進入市場經濟體系,香港的主要大學由政府出資營運,香港還立法建立起各種准入機制,種種事例不一而足。

 

政府的行政權和立法權不斷被擴大,本次革命思潮不就是因為立法權要進一步擴大而導致的嗎?左翼香港政府想要為人的實踐設定一系列標準,這些標準事無巨細的已經滲透到了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政府希望人的實踐可以被政府計劃,在政府擴大權力的過程中也就限縮了個人自由了。從個人的生活到個人的思想,政府希望都能夠有所把控,如此執政理念不導致革命思潮才怪呢。

 

至今仍有諸多左翼人士認為香港政府的權力還是太過弱小,因此香港政府沒有能力平息革命思潮,香港政府要進一步擴大自己的權力,這場革命思想也恰恰是政府擴大權力的契機。左翼人士看待任何政府都會覺得其權力仍然不夠,而且一切社會問題都是因為政府權力不夠導致的,目前香港政府的權力遠遠不能滿足他們的理念欲求,即便是北朝鮮政府也不能滿足他們的理念欲求。香港政府完全有能力恢復和平秩序,只要它能夠放棄自大自負順應民意、大刀闊斧修剪自己的權力,和平秩序很快就能恢復,只不過左翼政府沒有意願如此行為而已。

 

這場革命思潮確實可以成為香港政府進一步擴大自己權力的契機,它可以擴充警察和公務人員,並且為此擴張稅收,而且還要設立新法,這些都是擴大權力的舉措。不過,如果香港政府想要把革命思潮當做擴大權力的契機,那麼就會引起更加強烈的反彈,最終結果當然就是重大的無謂犧牲,結局註定是悲劇。

       

作為支持革命思潮的人士也要考慮到革命之後的現實,革命之後無論是否成立新的政府都會比當前政府權力更大,這絕非香港所需要的前途命運,革命會助長左翼理念深入人心。想要把香港從左翼拉回到右翼不能通過革命手段來實現,只能通過和平的手段來實現,轟轟烈烈的法國大革命摧毀了無數個政府,但是每一個新政府上台之後都要比舊政府權力還大,執政理念可謂越來越左翼。

 

革命之中右翼小政府理念只會被激情焚毀,誰更加左翼誰就能成為革命領袖,這是革命的宿命。所謂進步革命的理念其實就是擴大權力的左翼理念,而縮小權力的右翼理念在革命中一定會成為反動理念而遭人唾棄,右翼小政府現如今在香港是否成為了保守落後的理念了呢?

 

香港左翼政府在和平時期總是貫徹政府領導一切、政府規劃一切、政府包攬一切的思想,似乎香港所面臨的問題都需要政府出手解決,一旦政府不能解決這些問題民心就會對政府不滿,而實際上政府不能解決任何一個香港所面臨的問題,今日的革命思潮也就爆發了。政府能夠解決高房價的問題嗎?政府能夠解決所有人的生老病死問題嗎?政府能夠解決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問題嗎?政府都不能解決!

 

相反這些問題的擴大都是因為政府來插手,政府成了問題的根源。政府並不知曉自己對解決任何問題無能為力,但是政府卻仍然想要把這些任務歸於自身,左翼政府失去民心也就可想而知了。政府在製造問題的同時還要宣揚各種虛幻的左翼理念,譬如公平、福利、身份,政府不僅要自己急速向左轉還要大眾跟隨政府急速向左轉,兩者在轉彎的過程中不可能不發生碰撞,革命事故終於爆發了。

      

香港的左翼當然不會比法國的雅各賓派(Société des Jacobins, amis de la liberté et de l'égalité)更加血雨腥風,但是香港的革命過程和革命後果也足以令人夙興夜寐、輾轉反側、提心吊膽,香港政府還有機會亡羊補牢,形勢並沒有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香港政府主動放棄左翼大政府理念,引導革命思潮平穩著陸,恢復自由秩序,讓香港所有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得到安全保障。

 

法國大革命的結果就是所有人的生命和財產都處於危在旦夕的狀態,敵對雙方越來越狠毒,執政者和革命者紛紛走向斷頭台,大部分人成了革命的犧牲品。香港真的不需要左翼激進主義之間來對抗,左翼思潮只要佔據上風香港未來必定會建立起權力更加強大的政府,那時候人的自由範圍就更狹窄了。我不祈盼如此結局!

 

※作者為奧地利學派經濟學者,古典自由主義者

關鍵字: 左派 左翼 香港 革命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