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北京會如何對待香港人權法案

鄧聿文 2019年12月03日 00:01:00

北京研判,美不僅是在利用香港的反送中抗爭搞亂後者,而且也是通過搞亂香港來搞亂中國。(湯森路透)

香港人權法案在美參眾兩院通過後,北京曾寄望於嚴厲批判讓美行政當局知曉該法案對美中關係的損害,從而迫使川普總統不簽署法案,但川普有自己的政治考量,沒有循著北京的思路,還是簽署了該法案。

 

川普對北京留有餘地

 

不過川普也對北京留有餘地,白宮在聲明中說,川大統領這樣做是為「習近平好」,希望能夠讓中國和香港的領袖和代表和睦地處理他們的分歧,為彼此帶來長期的和平和繁榮。對川普的這種「兩面手法」,北京自然不領情,除外交部召見美大使抗議外,中國的涉外機構和官媒連日來開足馬力痛批美國,指責美國是這次反送中抗爭的「最大幕後黑手」,其目的就是要「搞亂香港」,揚言華盛頓若敢制裁香港,中國必將報復;並同時警告香港的反對派,別以為有美國「撐腰」,就拿你們沒辦法。

 

北京對華盛頓出臺的香港人權法案的激烈反應,應該沒有出乎外界預料。但對北京是否真會或真敢報復美國,有兩種看法。一是把北京的惱怒視作「演戲」,目的是向民眾表明,北京沒有屈於美國的恐嚇,就像北京歷次抗議西方國家的干預一樣,做個樣子,不必當真;二是認為北京反制的手段有限,不用擔心其威脅。官方學者,如曾做過國務院參事的美國研究專家時殷紅在接受外媒採訪時則建議,如果北京報復,必須狠,才能讓川普有痛感,包括停止貿易談判,在朝鮮和伊朗事務上給美國使絆子等。

 

我覺得,在北京是否會報復美國這個事情上,首先要判斷它是如何看待香港人權法案以及美國在這次香港抗議中的作用問題。關於這一點,北京早把香港事態定性成港版「顏色革命」,前不久香港區議院選舉泛民大勝表明這場「顏色革命」已經取得部分勝利,而美國就是幕後那只「最大黑手」,臺灣和英國則是另兩隻「黑手」。在美已經形成全面對華敵意,美中處於准冷戰狀態下,北京研判,美不僅是在利用香港的反送中抗爭搞亂後者,而且也是通過搞亂香港來搞亂中國,因此才迫不及待出臺香港人權法,給香港「暴徒」打氣,明目張膽干涉中國內政。

 

外界也多是從美中對抗的大背景下看待香港人權法的。換言之,如果美中關係不像現在這樣糟糕,中國尚未構成對美直接威脅,雖有香港今次事件的發生,華盛頓不一定會提出該法案。儘管受制裁的是香港,然而鑒於香港獨特的自由港地位對中國在對外開放方面起著內地其他城市所起不到的作用,而這種作用在某些特定時間甚至有可能改寫中國歷史走向,例如,中國當年改革開放能夠收穫早期成果與香港對中國的這個特殊管道就有著密切關係,假如沒有香港,中國的改革很可能像蘇聯一樣因見不到成果而休克,因此,假定美中關係全面變壞,中國至少還有香港這個通道可用。但現在因香港人權法,這個通道也變得岌岌可危,對中國吸收西方資本就會形成莫大影響。

 

美國每年可以拿香港人權法向中國發難

 

當然,今日之中國不比改革開放之前和之初的中國,香港本身對中國的重要性也在大大降低,因此,簡單的歷史類比可能是不準確的,無法確切計算香港特殊通道被阻斷後對中國造成的影響到底多大,但可肯定,這個影響是存在的。

 

問題還在於這是一個過程,美國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乃一年一審,這就等於美國每年都可以拿這個事向北京發難。20年前,「中國最惠國待遇」也面臨這種情形。美國國會對這個問題的辯論總是牽動北京神經,雖然每次都有驚無險通過,但北京顯然不願它重演。而現在因該法案,美中關係又回到20年前的原點。

 

中美關係因香港法案重回20年前的起點,正如華盛頓不再信任北京一樣,北京亦加警惕華盛頓的亡中之心不死。(湯森路透)

 

從華盛頓的角度看,我相信,國會議員們不會輕易「槍斃」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因為真這樣,也就把香港變成一個和中國內地其他城市一樣的城市,那香港對中國具有的最後一點價值就沒有了,北京反而能放開手腳,一方面和美國對著幹,另一方面嚴懲香港反對派,把香港變成事實上的一國一制。這種情況華盛頓的政客應該也不願看到。對他們來說,最能「折磨」北京的就是每年審理香港的人權狀況。北京擔心的其實也是這點。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被取消,對北京固然是個很大打擊,但由此引起北京對香港反對派的報復,香港失去對北京博弈的資本,不僅香港的民主無從談起,香港自身亦將徹底沉淪。在這點上,考驗華盛頓是真心幫助香港還是只從美國自身利益出發。

 

假如北京斷定華盛頓並不會真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是用該法來噁心、牽制和耗損中國,那麼北京最有可能如何反制?

 

北京警惕華盛頓的亡中之心不死

 

我不同意前述的北京只是做戲的看法,它肯定嚥不下這口氣,雖然北京的反制手段不多,但也不是沒有。北京的反制會視華盛頓是否採取制裁措施以及程度而定。雖然該法案經總統簽署後已經生效,然而,如何制裁行政部門握有很大自由裁量權。北京在一定程度上也理解川普簽署法案的難處,正如外界指出的,在國會兩院幾乎全票通過的情形下,即使川普否決,國會也會再通過,所以下一步的觀察重點就是明年白宮如何評估香港及美中關係並如何行使法案的權力。如果白宮屆時制裁香港,北京不會不動作。有鑑於此,我認為北京不會像時殷紅建議的那樣拿中美貿易談判作文章,停止談判。

 

北京早把香港事態定性成港版「顏色革命」,前不久香港區議院選舉泛民大勝表明這場「顏色革命」已經取得部分勝利,而美國就是幕後那只「最大黑手」。(湯森路透)

 

北京處理香港問題的立場是盡可能和貿易談判分開。香港人權法案的生效會使得貿易談判受影響,但北京不會輕易讓兩者掛鉤,除非華盛頓拿人權法案要脅北京,要它在談判中做出北京不願做出的讓步。那麼川普有沒有可能用法案要脅習近平?在川普為大選急於達成貿易協定的情況下,可能性不大。而從習近平看,在四中全會解決了路線問題後,搞好中國經濟,讓經濟保持穩定發展是明年的施政重點,和美達成貿易協定又是其關鍵一環。北京不會輕易讓其他事情干擾談判。因此,如果談判破裂,也會是談判本身的問題,不大可能由人權法案引起。

 

北京不打貿易談判主意不表示不會在其他方面動手腳。為讓華盛頓相信北京侗言反制不只是說說,北京會在全球事務中關係美國利益的一些事情上不配合華盛頓,它包括朝鮮和伊朗問題,但北京在這些問題上的做法僅限於讓後者明白,北京有的是手段反制,只有在華盛頓真制裁香港後,北京才會在這些問題上出重手。

 

但不管如何,中美關係因香港法案重回20年前的起點,正如華盛頓不再信任北京一樣,北京亦加警惕華盛頓的亡中之心不死。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