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斯里蘭卡為何要跟中共討回港口

吳奕軍 2019年12月07日 07:00:00

2017年斯里蘭卡因為沒辦法償還積欠中國的巨債,而將漢班托塔「租借」給中國99年,被批評為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典型惡例。(湯森路透)

只要論及中共利用「一帶一路」所設計的債務陷阱,輿論幾乎都會拿斯里蘭卡「租借」給中共99年的漢班托塔港為例。然而最近斯里蘭卡新政府打算索回此港,中共一帶一路受挫的消息再添一樁。

 

2017年,斯里蘭卡因為沒辦法償還積欠中國的巨債,將具有高度軍事、經濟、地緣政治價值的南部深水良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租借」給中國99年,淪為中國「租界」。此事被抨擊為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之典型惡例,近年廣為周知。

 

債務陷阱典型案例

 

去年9月,人口約有2100萬的斯里蘭卡爆發萬人示威,主要抗議當局貪污腐敗,並且抨擊將漢班托達港租借給中共99年是嚴重賣國行為,要求政府下台負責。

 

《彭博社》(Bloomberg News)11月29日報導,新任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以「危及國家利益」為由,要求取消租借合約。拉賈帕克薩將索回漢班托塔港當作主要競選政見,如今付諸行動兌現政見並不突然,同時被視為放消息試風向,中共如何反應,如何牽動一帶一路全球佈局,引起密切關注。

 

對中共而言,兩年前取得漢班托塔港似乎是場勝仗,對內突顯了習近平倡議一帶一路的價值與地位,然而對外卻反而成為中共在全球擴張「銳實力」的具體象徵,招致國際社會警惕,甚至淪為惡例。

 

對於好大喜功、重視面子的中共與習政權來說,如果漢班托塔被索回,無異公然在世界舞台上被他們眼中的貧窮小國轟一巴掌,情何以堪?

 

更何況,新總統拉賈帕克薩要求索回的主要理由是「危及國家利益」,這更讓當初宣稱協助在總統故鄉建港是為斯里蘭卡好的中共極沒面子,如果硬被索回,中共相關人等怎堪得起這種事關「民族尊嚴」的奇恥大辱?

 

新加坡《海峽時報》(The Strait Times)引述彭博社消息,指出斯里蘭卡前央行總裁卡布拉爾(Ajith Nivard Cabraal)表示寧可還債,希望中共把租約交回,最好也把港口恢復原狀。「我們將在適當時間,依照我方起初同意的方式償還貸款,而且不要受到任何干擾。」

 

微妙的是,卡布拉爾是前總統馬辛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的經濟顧問;而這位和新總統同姓的前總統馬辛達,正是新總統的哥哥。馬辛達在10年總統任內接受中國貸款,在故鄉興建漢班托達港,對此政績曾經沾沾自喜。但如今似乎為了「開脫」,也有一說:當年是信任前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全權處理,同意租給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 Holdings Co.)等合資企業99年,以抵償部分債務11億美元。

 

簡而言之,斯里蘭卡前總統向中共借錢大興土木創造政績討好國民,等到中共來討債,就把債務交給總理去負責傷腦筋,結果總理找不到錢還債,只好依中共所願割讓租界,簽下不平等條約。中共要的不是錢,是漢班托塔良港的百年政經軍事價值。

 

這件南亞大事,引起大國印度高度關注,因為漢班托塔港容易轉為軍港,距印度東南不遠,宿敵中國不但可以藉此直逼印度門戶,並且可由南北兩方箝制印度。洞悉中共擴張野心的菲律賓朝野對此案也很有意見。而更具體的抗議是,此案例象徵一帶一路足以威逼利誘窮國出賣國土資源,舉國深陷中共設計的債務陷阱。

 

斯里蘭卡新總統,是當初決定簽約的前總統的弟弟,也難怪新總統拉賈帕克薩以及前央行總裁近期震撼性的談話,被解為也可能只是新政府延續政見訴求以及試探國際政治風向。

 

斯里蘭卡新總統戈塔巴耶‧拉賈帕克薩(右一)以「危及國家利益」為由,要求取將漢班托塔港租借給中國的合約。(湯森路透)

 

一帶一路 前路崎嶇

 

而即使只是放風聲,對亟欲擴張國際舞台,極為重視面子工程的「泱泱大國」中共政權,可說是玻璃心碎、相當難堪,尤其近期「一帶一路」風雨飄搖、青黃不接、糾紛頻傳、厄運連連,斯里蘭卡新政府竟然也來湊熱鬧「悔棋」,對中共無疑雪上加霜;更何況拉賈帕克薩家族一向被視為是親共的「自己人」。對此外交級「噩耗」,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當然沒有能力回應,幾天以來也尚未見中共高調回應。

 

習近平五年前開始倡議的「一帶一路」,內憂外患、爭議不斷,例如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所代表的「債務陷阱」,惡名昭彰,另如「新殖民主義」之疑慮,已經導致不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參與國出現反共示威浪潮,甚至中共與民企投資的額度也顯著下滑。

 

以當年習近平首發倡議舞台,中亞國家哈薩克為例,大量「一帶一路」專案湧入之後,哈薩克國民發現許多優先照顧中資企業的案例,擔心工作機會驟減,加上關切國家債務、資源掠奪、環境污染等問題,抗議中共建廠,反共示威不斷,蔓延許多城市。

 

哈薩克既是當年習近平意興風發地發表一帶一路演說的第一站,也是中共藉由一帶一路滲透西方的咽喉要道,如今抗議不斷,突顯一帶一路困局。

 

此外,中亞國家吉爾吉斯也爆發與哈薩克相似的反共示威,要求政府限制中共勢力擴張、禁止中國人取得公民身分、限制工作許可、驅逐中國公民、禁止通婚,並要求政府必須說明來自中國的巨額貸款到底用在哪裡、怎麼用的?許多外媒警告,迄今中共「一帶一路」已經導致歐亞非至少13個國家深陷沉重債務危機。

 

斯里蘭卡計畫索回漢班托塔港,除了是中共一帶一路戰略失策的冰山一角,也突顯了中共日益嚴重的信用危機。一帶一路,前路崎嶇。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