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選票與民調 韓國瑜背水一戰

林青弘 2019年12月06日 00:00:00

作者認為,「蔡賴配」洩漏了蔡總統信心不足的秘密,「蔡賴配」也昭告了獨派與深綠綁架民進黨的宿命。(攝影:張哲偉)

韓陣營日前訴求「唯一支持蔡英文」,這是應對民調普遍不利於韓的戰略,延伸出「蔡英文贏民調,韓國瑜要選票」的選戰策略。這項戰略利用「有限理性」與「貝氏定律」,企圖背水一戰。


每次民調受訪對象,不可能正確反映韓粉的比率,因此民調結果會不會受到上開戰略的影響,要從今後已公開的民調結果檢驗。如果「沉默螺旋」裡的韓粉支持這樣的反制策略,不表態比率會顯著下降;如果民調訪問到的韓粉支持這樣的戰略,蔡英文的支持度一定上升,同時伴隨韓國瑜的支持一定下降。倘若民調仍然維持先前的趨勢與相對差距,韓陣營可以正當化拒絕此類民調的準確度,因為此類民調顯然對於上開應對戰略毫無反應。直白說,此類民調未能接觸到正常比例的韓粉,因此民調結果明顯有利於蔡陣營。
 

在「有限理性」的運作下,韓粉可以支持「蔡英文贏民調,韓國瑜要選票」的策略性表態,潛在韓粉或是沉默螺旋效應者,避免從眾壓力違反己願,也可以趁此反制策略大方表達支持蔡英文。對於民調的準確度,現在訴求「大數法則」的假專家,實則是誤導民意的真政客。明年1月11日誰會去投票?如果民調的樣本隨機與適合度檢定,不能反映明年1月11日投票者的全體特性,這樣的民調一定失真失準。
 

對於現在的民調結果,我們只能客觀解讀,認為蔡英文的支持度顯著高於韓國瑜,如果樣本特性與明年投票者沒有顯著差異,彼此間的推估關係可以合理成立。講個大白話,即使得票率明顯差異,但對於大選結果的預測推估,仍然可以現下的民調結果做出統計上的判斷。
 

《有限理性:行為經濟學入門首選》簡介了很多日常生活會遇到的謬誤,從認知心理學到行為經濟學,在政治現象的解讀與判斷上,亦有同理可證的應用。因為韓粉不是絕對理性,「有限理性」在某個層面上也是「不理性」,所以韓陣營的民調反制策略,肯定會有關鍵的影響力與作用力。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日前以侮辱公署罪等罪嫌重大,起訴楊蕙如等人,檢察機關證明綠色網軍確實存在而且發揮作用。「人言可畏」不僅發揮政治攻防的作用,更間接造成「蓄意謀殺」的悲劇結果。毀人名節的人格毀滅戰,向來是綠色網軍的專長與特質,想想台肥貸放案若真有違法弊端,為何蔡政府要等到大選前才揭弊告發?難道司法正義也有空窗期,必須等待總統候選人的確定?韓國瑜的岳父若涉及違法盜採砂石,為何要時隔廿多年才由黃國昌立委揭露?今年追溯期已過,難道去年以及大前年,追溯期已經超過?黃國昌不是今年才當立委,對於違法圖利的權貴若真是如此厭惡,為何過去不揭弊,等到總統大選前才公開?這不是政治操作而且為了選舉利益服務,什麼才是?
 

很難想像民調遙遙領先者,必須心狠手辣,痛下人格毀滅的戰帖。倘若民調結果與社會氛圍毫無二致,蔡總統要擔心啥?不僅連任毫無疑問,再次完全執政也是理所當然。只是,「蔡賴配」洩漏了蔡總統信心不足的秘密,「蔡賴配」也昭告了獨派與深綠綁架民進黨的宿命。
 

韓陣營背水一戰,要記住朱立倫的勝選方程式,那就是「找回朋友,減少敵人」。總統勝負是一回事,至少也要讓民進黨不能再度完全執政。國民黨找回朋友與支持者的熱情,國會席次過半,才能看見藍營的光明與再造。處在逆境中的韓國瑜,面對綠營敗選者可以落跑去當閣揆與副院長、部長等等,為何市長勝選不能趁勝追擊總統大位?當年新北市長敗選的蔡英文,如今貴為總統,敗選者可以落跑選總統,為何勝選者不能比照辦理?難道總統選舉,只能允許選舉失敗者競逐?
 

蔡總統想要尋求連任成功,不二法門唯有民心向背,此次選舉是民心所向亦或民心所背?周周民調肯定很難得到真實答案,唯有社會冷暖感應,才是政治人物的成績單。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韓國瑜 民調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