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扣掉」香港 柯文哲也選不上總統

陳嘉宏 2019年12月06日 07:02:00

柯文哲現在為了備戰2024年的總統大選,所以強力切割民進黨,往一團亂的藍營支持者搶票,以衝刺民眾黨的選情。(攝影:張家銘)

柯文哲說:「如果扣掉香港、韓國瑜,小英沒有理由贏得這麼輕鬆;要不是香港問題,這次選舉蔡英文一定很難選,但她嘗到甜頭,所以只要煽動對中國大陸的仇恨就可以了。」柯文哲自認聰明絕頂,比任何人都有資格當總統,所以他這番話當然不是在替國民黨惋惜,而是在說給自己聽的。他內心的小劇場其實是:「如果不是香港,小英的民調也拉不上去,我就會出來選總統,明年的總統應該是我。」

 

在選舉實務上,這種「扣掉說」其實相當離奇的。如果要談「扣掉」,2004年的連戰最有資格說:扣掉那兩顆子彈,他就登上大位了;2008年的謝長廷可以說:扣掉阿扁執政最後兩年的失德亂政,他其實也有機會逆轉勝;2012年的蔡英文也可以自我安慰:扣掉當時美國對馬英九的支持與國民黨強推企業主支持九二共識,當選總統的應該是她;就連四年前的國民黨都可以說:扣掉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他們絕對不會敗得那麼慘。

 

問題是,這種後見之明除了聊以自慰,有任何意義嗎?

 

決定選戰勝負的關鍵有三:第一、選戰的基本面,也就是俗稱的大環境;第二、候選人的個人條件;第三、競選團隊的素質與危機處理。這其中,選戰基本面的佔比最高,依序約為七比二比一。政黨或候選人無力改變大環境,但能夠改變自己,讓自己與所屬政黨的主張貼近於大環境因素的有利因素;大環境不佳,不見得判定特定政黨候選人死刑;但如果政黨與候選人無意改變自己,甚至還與主流民意唱反調,絶難有取勝的機會。

 

去年的九合一大選揭曉後,國民黨在全國大贏了一百多萬票,多數人都以為一年後的政黨輪替勢所必然。不過當時我們就曾經提醒國民黨:「這不是2014年那場國民黨敗選」,因為國民黨沒有眾望所歸的接班人,選民雖然想教訓民進黨,但其實民意仍在流動,最重要的是,兩岸沒有成為九合一大選的選戰議題,而兩岸議題是台灣的死生攸關,一年後的總統大選不可能不討論這議題。

 

香港反送中示威於六月燃起戰火,這也被視為蔡英文「撿到槍」的關鍵。但早在今年元月二日習近平丟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時,蔡英文就是台灣內部唯一一個強力回擊習近平、聲稱台灣絕不接受「一國兩制」的政治領導人。習近平把「槍」掉在地上,為何只有蔡英文懂得「撿槍」,其他人卻視若無睹?要說出台灣人絕不接受「一國兩制」,要求對岸正視中華民國台灣存在的事實,有這麼難嗎?為什麼柯文哲、韓國瑜甚至朱立倫都說不出口?

 

總統主導兩岸、外交,及國防事務,候選人對主權的堅持、國防的態度、兩岸的看法,以及能否看顧國家的大局,一直是能否膺任這職務的關鍵。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問題從不是台灣總統大選的「變數」,而是「常數」;沒有香港問題,台灣的主權與兩岸問題還是會在選戰過程中以別的形式表現出來,沒有任何一個台灣的總統候選人可以遁逃於主權與兩岸議題之外。柯文哲把蔡英文的兩岸談話視之為「嗆中國」、「煽動對中國大陸的仇恨」,適巧證明他對這個問題認識不清,對他朝思暮想的總統職務準備不足。

 

退一萬步講,只要對香港局勢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在歷經2014年的雨傘革命、2016年的旺角騷亂,加上這些年來多起被沒收身份的民主派議員,以及不斷入侵的中國移民,香港社會早已是壓力鍋,怎會對香港過去半年的動亂感到意外,而沒有任何回應準備?同理,共產黨這些年來早已不耐國民黨之間「一中各表」的創造性模糊,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正是它的圖窮匕現,現在居然還有人無視台灣民主的價值,以為還能虛與委蛇,安撫中國,進而「台灣安全,人民有錢」,這不是在痴人說夢嗎?

 

據聞,柯文哲現在為了備戰2024年的總統大選,所以強力切割民進黨,往現在一團亂的藍營支持者搶票,以衝刺民眾黨的選情。不過,柯文哲從「墨綠」變成「白色」,再到今天想往藍營搶票,這種沒有價值信念的短線操作,每一步都會留下痕跡,更突顯他見風轉舵的從政風格。一個不被信任的政治領袖,就算「扣掉」香港,他也很難選上總統。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