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鞋可以拍死蟑螂 但不能用來贖罪

卓然 2019年12月06日 07:00:00

現在圍著楊蕙如而義憤填膺的人群,又會有幾人留下來呢?拖鞋可以拍死一隻蟑螂,但不能藉以贖罪。(圖片取自楊蕙如臉書)

把楊蕙如視為外交官輕生的唯一元凶,我不能苟同,每一個在事件中曾經參與過的人,都有可能是耶穌口中扔石頭的人,而來自官僚體制的壓力,或許應該承擔的責任更大,這只有蘇啓誠本人知道,令人遺憾的是,恐怕永遠不會有答案了。

 

請注意,檢察官是以「侮辱公署及公務員罪」起訴楊蕙如,但現在對她扔石頭的人,對於公署或公務員受到什麼傷害?誰又是始作俑者?根本沒在介意,反而對柯文哲口中的「政治蟑螂」同仇敵愾,紛紛抓起拖鞋,恨不得一把拍死牠而贖清自身的罪孽。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以為撿到了槍,下令全黨發起總攻擊,指望能搶救低迷的選情,於是當初開記者會撻伐外交官失職要求懲處的立委,現在正氣懍然的抬棺向外交部討公道,而一票政黨附隨的名嘴政客,言笑宴宴相招到地檢署按鈴申告,當做是上教堂接受洗禮可以,但無法由此證明別人都有罪,至於柯文哲拋出一句「政治蟑螂」,的確能為憤怒的民意找到發洩的出口,但無法撇清在他執政下的市府,為何多次給予蟑螂優渥的活動補助。

 

按照已知的起訴資訊,楊蕙如支付報酬給下線網軍,對外館及公務員展開輿論審判是事實,若要成罪,檢察官仍須向法院證明這與蘇啓誠之死有因果關係;至於謝長廷,凡走過必留痕跡,大概很難切割他與楊蕙如的長期夥伴關係,除非有事證證明資金和指令來自於他,最多也只需承擔政治和道義上的責任,個人造業個人擔,國民黨指望能收割政治紅利,恐怕有點太貪心。

 

蟑螂噁心,人人生厭,但牠在地球上存活超過一億年,比人類還資深,一定有牠的優勢條件,第一,牠的生存需求很低,不像胃口超大的恐龍,競爭優劣非常懸殊;第二,牠們壽命很短,但卻以超強的繁殖力補足了弱點;第三,牠很擅於隱藏,而且不介意生存在陰暗污穖的環境。

 

人類的政治生態與此相仿,權力慾求強烈又胃口奇大的職業政客像恐龍,只有不斷擴展獵食地盤才能存活,而依附在牠周遭的蟑螂老鼠或蒼蠅,不必那麼挑剔就可以豐衣足食了。

 

我無意擴大柯文哲「政治蟑螂」的適用對象,但不能否認政治生態圈真的很複雜,首惡當然是那些肉食性的政治恐龍,但我們也不必太氣忿,達爾文的天擇說已經證明,大自然會收拾牠。至於依附這個生態圈而生的各類物種,都必須自行找到生命的出口,比如說為了幾文通告費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名嘴,造口業該當何罪?世間法沒有明文,也許可以在宗教經文裡找到答案,約翰福音第八章7節記載,耶蘇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聖經上說,最後只留下了耶蘇和犯淫的婦人。

 

現在圍著楊蕙如而義憤填膺的人群,又會有幾人留下來呢?拖鞋可以拍死一隻蟑螂,但不能藉以贖罪。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