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左派天堂烏拉圭也變天

藍弋丰 2019年12月10日 07:00:00

現在的烏拉圭遠遠沒有二戰以前富有,所謂「經濟成長」,說穿了只不過是獨裁時代砸爛了,從零慢慢恢復到正常的過程而已,實在不值得特別稱道。(Gonzalo G. Useta@CC.BY 2.0)

在南美洲眾多左派執政發生嚴重挫敗的鄰國環伺下,烏拉圭可說是僅存的左派天堂,在左派廣泛陣線(Broad Front)15年長期執政下,全球包括《經濟學人》以及一眾歐美左派媒體歌頌烏拉圭經濟穩定成長,貧富差距低,還推動同婚、墮胎合法、解禁大麻等種種「進步價值」,簡直就是左派理論家中夢想中的應許之地,很不幸的是,那是歐美媒體透過粉紅色眼鏡看的結果,烏拉圭人民可不認同。

 

僅22%人民對經濟滿意

 

烏拉圭2019年底總統大選,二輪投票雙方差距極近,左翼聯盟廣泛陣線候選人馬丁尼茲(Daniel Martinez)承認重新計票不會改變選舉結果,主動承認敗選並恭賀對手右派聯盟拉卡耶(Luis Lacalle Pou),中止15年來左翼執政,消息傳出讓許多過去長期歌頌烏拉圭左派執政的歐美左派媒體不知如何是好,而民調則透露左派敗選的最大原因:僅22%人民對經濟滿意。

 

不是說烏拉圭經濟穩定成長?才怪,通貨膨脹率高達7.5%,失業率高達9%,導致犯罪率高漲,謀殺案大增45%,這是哪門子的穩定經濟呢?而政府預算赤字還高達9億美元,佔GDP的5%,新任總統接下燙手山芋,要是無法額外削減支出4億美元,他就面臨要不得加稅,要不得調漲公共服務價格的兩難境界。

 

烏拉圭現在的經濟窘境,說明了過去15年來的吹捧完全是歐美左派媒體藉著讀者不了解遙遠外國而展開的蓄意造神行動,事實上,烏拉圭的天然資源得天獨厚,就算什麼都不做,經濟本來就該很好,全國面積17.6萬平方公里,最高處僅海拔514公尺高,幾乎都是肥沃的平原,烏拉圭人口卻只有345萬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不到20人,相對來說台灣面積3.6萬平方公里,人口2,360萬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過655人,而台灣有大部分面積是山地。

 

烏拉圭得天獨厚的肥沃平坦國土,人口又不多,一切都能自給自足,譬如早年烏拉圭用電幾乎全數來自水力發電,根本也不擔心要進口能源,真是天生人間天堂,在這樣的優渥條件下,光是憑著農業與畜牧業就足以讓人民富到流油,這也是兩次大戰與之前的烏拉圭景象。

 

很不幸的是,什麼都天上掉下來的幸運國家,很容易就患上天真病,不是把資源換來的資金用以發展多元產業以備不時之需,而是覺得,反正錢來得容易,來發放福利吧!

 

烏拉圭現在的經濟窘境,說明了過去15年來的吹捧,完全是歐美左派媒體藉著讀者不了解遙遠外國而展開的蓄意造神行動。(烏拉圭國會/維基百科)

 

福利國主義者執政

 

1903年起間隔擔任兩任總統的巴特葉(José Batlle y Ordóñez)致力打造福利國家,結果在全球大蕭條中遭受重創,引發1933年政變,烏拉圭進入短暫獨裁,至1942年才恢復民主。之後烏拉圭因二戰以及後續韓戰越戰造成的糧食需求再度成為拉美最富國家,烏拉圭人不思記取先前教訓,又由巴特葉後人的福利國主義者執政,結果當越戰結束,全球糧食需求恢復正常,烏拉圭頓時好日子過完,進入超通貨膨脹與超高失業,通貨膨脹一度達到60%。

 

經濟崩潰使得社會動盪,左翼游擊隊趁機崛起,引來冷戰時期有「共匪敏感症」的美國中情局介入,1968年烏拉圭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從此進入獨裁時代,直到1985年才恢復民主,專制獨裁帶來的腐敗無能,以及與左翼游擊隊的內戰,大大破壞了烏拉圭的經濟。這樣一波三折的折騰,竟然把一個天生人間天堂搞成了一個貧困國家。

 

恢復民主後的烏拉圭雖然經濟重新有了生機,卻仍然一波三折,國營企業私有化改革相當不順利,又因出口太過倚賴巴西,在1988~1989年巴西經濟危機受創慘重,1999年瀕臨國家破產,三分之一的國民生活低於貧窮線,雪上加霜的是口蹄疫重創烏拉圭,危及牛肉出口。

 

當時執政的是來自巴特葉家族的巴特葉總統,與祖先不同,他站在右派陣營,力主自由貿易,反對保護主義,力抗政治壓力也要維持國家信用,因而得到美國融資15億美元,避免了破產危機,但撙節政策則讓他在國內極不受歡迎,口蹄疫在他的努力下,到任期尾聲恢復非疫區資格,但是為時已晚。巴特葉生不逢時,雖然為國家解決問題,這些問題卻解決了他。於是,烏拉圭迎來首次左派執政。

 

左派聯盟可說運氣相當好,執政期剛好遇上全球大宗物資上漲潮,主要出口品畜牧產品與大豆,在中國需求飆高下,獲利滾滾,其實什麼都不用做,農產出口就帶動了經濟高速成長,結果成為歐美左派媒體吹捧的左派天堂。

 

其實,烏拉圭本來就應該是人間天堂,廣大肥沃土地不僅農牧豐收,在可再生能源時代更是得天獨厚,過去烏拉圭曾經靠水力發電就滿足電力需求,如今雖然經濟成長到不可能完全靠水力,但是充足的日照,平坦的地形,適於發展太陽能與風能。

 

在這樣絕佳的「靠天吃飯」條件下,烏拉圭2015年就達到95%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2017年竟達98%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三分之一電力來自風能,再加上太陽能則達42%,其他的則為水力,全都是「靠天吃飯」,完全不用考慮進口燃料的成本問題。不僅不用花錢買能源,烏拉圭滿足自己的用電之餘,還能出口23%電力給鄰國

 

穆西卡總統醉心於全面強化「勞權」,給了工會最大的自由,幾乎全球最高的談判權,以及最自由的罷工權。(維基百科)

 

幫左派擦屁股

 

這樣一個「躺著賺」的國家,不要太亂搞,本來就應該富裕到不行,現在的烏拉圭還遠遠沒有二戰以前富有,所謂「經濟成長」,說穿了只不過是獨裁時代砸爛了,從零慢慢恢復到正常的過程而已,實在不值得特別稱道。

 

倒是值得一提的是,烏拉圭一樣有奇怪的高經濟成長伴隨高失業率的情況,左翼執政時期,最高經濟成長率來到7.5%,但是失業率最低只來到7%,常常觀察同樣狀況的讀者們,此時一定會去檢查烏拉圭的最低工資政策,賓果!2010到2019年執政的何塞·穆西卡總統(José Mujica),任內把最低薪資提高了250%。

 

不僅如此,穆西卡總統醉心於全面強化「勞權」,給了工會最大的自由,幾乎全球最高的談判權,以及最自由的罷工權。嗯,完全可以想像,烏拉圭的雇主對雇用勞工會是多麼戒慎恐懼,一個雇主把雇用當洪水猛獸的國家,如何會有就業?

 

穆西卡總統努力開發綠能,算是有累積了一些國家資源,但除此之外,執政十年來,完全沒有利用大宗物資難得的高檔,投資於國家經濟的多元化,而是醉心於推動各種左派價值,到頭來,烏拉圭主力事業仍然是畜牧與大豆。很自然的,當中國過熱的亂買狂潮收縮,使得全球大宗物資價格反轉,烏拉圭就要倒大楣,經濟成長率突然掉到最低剩下0.4%,而本來就已經偏高的失業率繼續上升到超過9%。

 

於是,左翼政權只好下台一鞠躬了,又輪到了右派上台,來幫左派擦屁股,歐美媒體這時也忙著落井下石,說:右派上台別得意,財政赤字拖垮你,超高失業看你怎麼辦!真的,剛上任的拉卡耶總統必須面對與解決這些問題,也的確很可能被這些問題解決,但是,追根究柢,這些問題到底是誰留下來的呢?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