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合法不是請客吃飯 就承認吧

盧斯達 2016年11月23日 07:00:00

有一班人張牙舞爪地反對同性婚姻,但這是真實的一部份,對抗是理解的起步。(湯森路透)

同性戀婚姻,在任何一個社會都是要激烈討論的事情。很多宗教團體、維護「家庭制度」、傳統文化的人會撲出來反對。有人會說,華人對同性戀的態度,相對歐美泛基督教社會寬鬆。的確,我們很輕易就能引述前朝的故事,證明東方人為家族後留、克盡人夫人子的責任之後,同性戀作為某種「嗜好」,一直以支流的狀態存在,而未受獵巫式打壓。

 

李安拍《斷背山》最觸目驚心的一幕,是同性戀者被發現身分,在牛仔社會中的代價乃是死,會被人用一條汽車輪胎撬棍毆打至死。納粹德國的集中營,同性戀者也是猶太人之外的另一個受迫害的族群。

 

看起來,東方人對同性戀真的比較優容—這種議論,其實是以文化討論,拖延面對「同性婚姻」的本質以及背後的絕對對立。我們可以不視同性戀為異物,但同性婚姻是對社會體制的改造。如果要修改原來婚姻中「一男一女」的內容,而不是取中庸而二奶味濃的「民事結合」,這便是一場革命。

 

當然這場革命已經席捲世界,在很多地方取得與異性戀婚姻一樣的權力。這就像要在周行無始的王權之下,引入民選議會克制絕對君權一樣,改變觀念,就改變了權力的結構,就像羅伯斯比爾口中,路易十六的頭斬不斬,關係到共和國的合法性。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人會諸訴普世人權、受打壓歧視的弱者身姿、涉及醫療或葬禮的實際需要等等,也許在策略上,他們必須避開「更改婚姻定義」的戰場,畢竟在爭取更大支持的時候,不能來勢洶洶,這是公關;但「反同婚」的人似乎在無意識中感受到威脅,而這威脅卻似乎經得起論理的—社會的革命,不是童話故事;有人贏,就有人輸。

 

「一男一女」的正統瓦解了,另一種形式的婚姻才能成立。在無形中,「一男一女」這個形式就失去專利,會使很多人的感情受傷害。同性戀及其婚姻議程,就和黑人、難民一樣,作為近代一種越來越主流的政治正確,因為為了得到世界的同情和認同,一向是收起獨角和長矛,使得任何同性戀的社會議程,都蒙上一陣粉紅色糖果的香氣和柔軟,好像一個皆大歡喜的嘉年華,同性戀得到展示和一時的武裝,而異性戀置身其中又可以得到包容和開放的臉上有光。

 

但其實我們雙方都逐漸不再面對真相:爭取任何權利,都會得罪人。你不是我,我異於你。對於你的情況,我永遠不會了解。就承認吧,我們何必時時假裝自己懂得?面對異己,我們不會覺得舒服,但正視和面對這衝突面,或許比起視而不見為好。

 

如果我們在任何場合都要維持君子之風,我們便會在不記名投票的時候,選出更多的川普(Donald Trump),好像氣候異變一樣,爆發會一波比一波強。川普是政治正確、充滿言論禁忌的歐美社會的產物。因為政治正確文化、白人負罪的自我封禁,令川普顯得勇敢和特殊。只要政治正確的氣候不再極端,川普才會失去市場。

 

有一班人張牙舞爪地反對同性婚姻,但這是真實的一部份,對抗是理解的起步。由真實的人去反對,好過由另一個川普去代理。改變不是請客吃飯,正反雙方都應該承認,這是一場戰爭,新世界就在前面,我們要還是不要?這是一個問題。

 

對彼方保持肅穆的敵意,比起臉上永遠掛著「我很包容進步」的人,複雜一點,人性一點,對世界其實健康一點。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