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白宮選戰】民主黨沒想到的非典型票源 台裔楊安澤意外累積「楊幫」

麥浩禮 2019年12月09日 13:26:00

楊安澤作為政治素人打總統初選的非傳統作法,吸引了不少年輕人的眼球。(湯森路透)

2020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黨內初選眾多候選人之中,原先沒沒無聞的台裔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無疑是最有趣的一位人選。

 

當民主黨各個候選人正馬不停諦到各大州分拉票,希望在初選中能代表黨對撼共和黨,尋求連任的川普(Donald Trump)。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一直領先民調之中,而富商彭博(Michael Bloomberg)也宣布加入選戰,再度攪亂各陣營的布局。

 

《美聯社》(AP)分析認為,在眾多候選人當中,楊安澤雖然一直處於落後狀態,但他主打「快樂選戰」策略,一改政治肅殺氛圍,對傳統民主黨來說是一個極需深思的情況。

 


根據「Real Clear Politics」民調數據顯示,楊安澤的支持度僅2.6%,相對拜登的27.8%相距甚遠,不過楊安澤親民且非傳統政治人物作風,吸引了不少人眼球,8日出席加州科斯塔梅薩(Costa Mesa)一場論壇時,竟起哄支持者抬起他大玩「人體衝浪」,場面氣氛熱鬧。

 

而在新罕布什爾州成立競選總部時,又對支持者噴奶油。楊安澤12月底還會到拉斯維加斯,找來世界撲克錦標賽籌募選舉經費。而楊一直以來的提倡的「全民基本收入」,以及「成人月領1000元」的超狂政見,對討厭傳統傳統政治的人士、以及年輕人來說耳目一新。

 

 

《美聯社》認為,這位科技企業家本來不受社會所期望,但也因為如此,作為政治素人的他不受傳統政治的制約,經歷數個月在各大州拉票,形成了他獨有一套競選風格。縱使楊贏得民主黨提名的機會甚微,但或會為傳統的民主黨人發出一個警號:他們正在遠離一些非傳統的票源。


打一場快樂又嚴肅的選戰

 

楊12月初到芝加哥的大學演講時曾說,「如你愛跟別人咬牙切齒(辯論),那我很樂意和你說話」。近月次競選集會中,更吸引了大約1500參與,成績算是相當不錯。

 

楊安澤打出「快樂選戰」的同時,他也不忘指出「如果大家深入研究了解我的競選活動,他們會看到這是非常嚴肅的訊息,我們正在經歷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經濟轉型,需要重新撰寫本是為我們服務的經濟規則。我相信人們很是聰明,知道我正傳達一個非常嚴肅的訊息,同時讓我傳遞當中享受打選戰的過程」。

 

楊安澤經歷幾個月的民主黨競選,過程之中也累積了自己一票被稱為「楊幫」的支持者。(湯森路透)

 

父母是來自台灣的移民,擁有一副亞洲人面孔,楊打從一開2月宣布參選時,社會對他的關注度可以低落為形容。他的支持群眾絕大多數為有專業資格的男性。

 

相比其他沒法籌得足夠競選經費而放棄的民主黨人,楊卻在2019年第3季成功累積籌得1000萬美元,這與其他候選人對照來看ㄝ是不錯的成績,因為競選經費的多寡,是取決企業及人民對他投下的信心一票。楊發下豪語,指出在2019年最後三個月,「我們將遠遠超過目前這個數目」。


大學生共和黨人化身「楊幫」

 

楊安澤擁有一群名叫「楊幫」(Yang Gang)的粉絲,當中以年輕人為主。這些年輕人成「粉」的原因,是覺得其他民主黨候選人沒有關顧他的擔心及議題。有支持者更直指,如果楊沒法取得黨提名,或許在2020年的投票日,待在家中不出去。


本身支持共和黨的23歲的丹尼爾斯(Ethan Daniels)在2016年支持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出戰,但由於桑德斯在初選中敗於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最後在投票投給小黨「自由意志黨」的強森(Gary Johnson),如同投廢票。

 

他說,「我認為這就是川普贏得大選的原因,很多人厭倦那些從政多年的政治人物,卻對他們的生活沒有帶來任何改變」。

 

丹尼爾斯擁有社會學及刑事司法學位,但仍然在待業當中。他表示自己首次認識楊安澤,是在喜劇演員和前電視節羅根(Joe Rogan)主持的網上直播節目。這個透過YouTube平台播出的節目,觀看次數達450萬。

 

他說:「我喜歡楊安澤討論關於人工智慧,全民基本收入以及電子遊戲成癮的言論,反之其他候選人根本不著邊際」。

 


楊安澤在電視台的選舉論壇中發言。(湯森路透)

 

自此丹尼爾斯成為「楊幫」之一,更出席了楊的競選集會,並戴上寫上「MATH」字樣的藍色帽子。

 

「MATH」是由楊及其團隊所構思,利用美國人對華人數學厲害的刻板印象,笑言「正有一個喜歡數學的人反對川普」外,「MATH」為「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讓美國再次深思)的縮寫,諷刺美國總統川普在這次競選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次偉大)。

 

楊安澤曾表示,希望社會不是將人民失業歸咎在移民身上,而是聚焦在多變的經濟環境。「美國人需要認為思考解決的方案」。

 


全民基本收入 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共和黨人福音派人士麥金尼(Joy McKinney)表示,在自己加入「楊幫」前,曾仔細研究全民基本收入想法以及楊的其他政策。已屆50歲的理財規劃師的她在2016年沒有去投票,稱「我不喜歡川普也不喜歡希拉蕊。但是當我看到有人收到楊給予一些人1000元支票的宣傳影片時,使她感動得熱淚盈眶。你能想像是否人人也關顧美國嗎?他就是能吸引到我」。

 


楊安澤一直大打「全民基本收入」的議題,即不問條件,向每個成年美國派發每月1千元的政策,認為這筆錢可以讓不少美國人得到喘息的空間,例如償還債務,照顧生病家人或購買東西,從而改善人民的經濟情況所帶來心理壓力。

 

而他在打選戰,倡議的過程中更「身體力行」以競選基金,為10多人派發1000元支票,以檢視政策的可行性。當楊公布時,很多人也質疑這個「發錢」的承諾,不過楊確實做到。

 

專門研究美國總統歷史學家珀迪(Mike Purdy)認為,總統競選一直都是帶起新人物或一些新想法的舞台。但他亦對楊的行銷手法感到驚訝,認為可能是他精通市場營銷所帶來的結果。

 

珀迪表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是一個少數,但對楊來說,這個總統初選所獲得的東西,比獲得提名的還要多」。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歡迎發樓「上報國際圈」臉書頻道   與  INSTAGRAM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