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中共吏治七十年

裴毅然 2019年12月11日 00:01:00

中共吏治逆向淘汰,貪腐僅一側面。官吏臃腫,冗員日龐。(湯森路透)

赤潮禍華,赤難深重,赤毒全面滲透社會肌髓,中共吏治逆向淘汰,貪腐僅一側面。官吏臃腫,冗員日龐。十九世紀末,中國人口四億多,1500餘縣,清朝官員總共2.3萬——京官2622名、地方官13007名、武官7464名。 更多鄭也夫:《知識分子研究》,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2004年,頁136。如今,大陸五級政府(中央、省、地、縣、鄉),2018年公務員總數716.7萬,加上事業單位,財政供養人員達5000萬。 更多〈中國財政究竟養了多少公務員?〉(2018-7-9),原載《經濟周刊〉。http://www.sohu.com/a/240145938_557014

 

中組部長的看法

 

2006年,原中組部長張全景(1931~ )接受採訪:

 

現在許多問題,最關鍵的還是幹部問題。我有一個看法,現在中國政治上的一大弊端是「官多為患」。

 

一個省四五十名省官,幾百乃至近千廳官,一縣數十名縣處級。雖然一再壓縮文山會海、克服官僚主義,但這麼多官員,坐滿這麼多官椅,一個個還得「有所作為」、有所「負責」,不開會還能幹啥?不「官僚官僚」,豈非沒事幹了?如何體現「職務價值」?提高行政效率,畢竟看不見摸不著。

 

各地每次精簡裁員,那一聲聲殺豬般嗷嗷叫!真正得罪人的活儿,聰明一點的,當然一個個遷就即成事實。人浮於事、財政重負、文山會海、官僚主義……預卿何干? 更多于津濤:〈須防「官多為患」〉,《瞭望東方週刊》(上海)2006-8-11。1957年夏,安徽精簡超編幹部55306名(占超編人員94.76%),其中省級精簡34.84%,專區一級平均精簡40%以上,鄉級平均精簡28%。 更多 〈安徽省委整風辦公室「內部資料」〉1957-10-6。《情況簡報(整風專輯)彙編》(32),1957-10-29。《反右絕密文件》第6卷,頁215。文革前,北京中央政府六萬公務員,1970年周恩來裁併2/3部委,降至1萬。[v]文革後,中央政府再次膨脹,1998年朱鎔基大裁撤,3.3萬人裁去1.7萬。 更多孫立平:《轉型與斷裂》,清華大學出版社(北京)2004年,頁230。近年,中央政府再度「復腫」。

 

2011年5月9日《南方日報》:湖南石門縣官席嚴重超員——縣常委16名,正副縣長12名;四川巴中四個國家級貧困縣區,44位正副縣長,通江縣一正九副,南江縣一正十副,巴州區一正九副一助理,平昌縣一正11副,按規定每縣只能5~7名縣級幹部。 更多〈朱鎔基闖兩大雷區〉,http://www.sohu.com/a/285428415_120078003高校也是校級幹部一走廊、處級幹部一禮堂、科級幹部一操場。

   

20個活人守3個死人

 

山東縣鄉編制約18萬,「臨時工」一度達25萬,許多鄉鎮財政不堪重負,有的連工資都發不出,根本無力扶持農業生產。2006年9月,山東清退臨時人員23萬餘,僅占應清退分流76%。江西1822個鄉鎮,「吃皇糧」一度達15萬餘,村均負擔5名以上。江西分流6萬餘,占原有人員40%。除「十羊九牧」,不少地方還有吃空餉。2006年河南挖出「吃空餉」20773人,涉案金額1.53億,僅收繳2227.76萬元。寧夏同心縣烈士陵園(僅三座墓),居然養人20名,「20個活人守著3個死人」。 更多康泰克:〈診斷行政成本「肥胖症」〉,《檢察風雲》(上海)2006年19期,頁5~6。

 

1957年,長春電影製片廠員工千餘。 更多〈吉林省委文教部部长宋振庭汇报〉,《情況簡報(整風專輯)彙編》(18)1957-8-31。宋永毅主编:《反右絕密文件》第4卷,國史出版社(紐約)2015年,頁47。1990年代,「長影」員工竟達三千,每年拍片3~5部,瀕臨倒閉。1998年3月中旬,筆者參觀「長影」,主樓門聯:惟願一聲長嘯闖影壇,只盼三千職工俱飽暖;橫批:虎年大吉。 更多裴毅然:〈萧瑟「长影」〉,《长春晚报》1998-4-27。全球哪家影業公司,養得起如此一大坨人?此后,「長影」八年改制,重點當然是輕車減負,裁撤人員。

   

盡棄前人經驗

 

中共自許「特殊材料制成」,盡棄前朝歷代吏治經驗。都說晚清吏治如何弛敗,捐錢買官,但至少還須考得功名,才有資格進入「第三梯隊」;候補官員捐錢搶缺(「遇缺先」),仍有一條:不得原籍為官。所謂「指省」(候補官員捐錢挑選就職省份),必須回避原籍。無錢「遇缺先」的候補官員,則由吏部抽簽分發,也必須回避原籍。 更多《馮友蘭自述》,河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頁4~5。,《长春晚报》1998-4-27。

 

1949年后,中共為讓部屬「榮歸故里」、「光宗耀祖」(體現革命價值),特意按籍派任,美其名曰:「熟悉當地情況」。

 

1949年前,中共為奪取全國政權,不得不講究一點效率;1949年後沒了顧忌,很快形成逆淘汰。(湯森路透)

 

逆淘汰

 

1949年前,中共為奪取全國政權,不得不講究一點效率;1949年後沒了顧忌,很快形成逆淘汰。1950年代前期,中共每年選送1000~2000名學生留蘇,從頭到腳公費,每月生活費500盧布(與美元時率1∶1.1),相當250名中國農民年收入。[xii]教育部特邀錢偉長等專家協助選拔,不久專家紛紛求饒告退,實在抵擋不住各路高幹壓力,為塞送親屬留蘇,一個個神通廣大呵!

 

協和醫院黨委書記之妻程西筠,1948年參軍,嫁高級軍官,隨夫進京,中學生直入人民大學馬列研究生,五年生三孩,選送列寧格勒大學歷史系研究生。1956年初,程西筠回國探親,拜訪北大史學教授楊人楩,楊教授忠告其應從本科一年級補讀,「當然這個意見她是不能接受的」。高幹親屬自己學不好,受蘇方責難,遷怒優秀生,設法使優生政治上倒楣,「逆淘汰」動能之一。 更多張軼東:《從列寧格勒大學生到新肇監獄》,勞改基金會黑色文庫編輯部(華盛頓)2007年,頁73~74。

 

1956年中共「八大」1073萬黨員,農民絕對主體:工人14%、農民69.1%、知識分子11.7%、其他5.2%。 更多鄧小平:〈關於修改黨的單程的報告〉(1956-9-16),中共中央辦公廳編:《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文獻》,人民出版社(北京)1957年,頁98。文革更形成龐大工農官吏隊伍,中共11屆中委一大批勞模,省級以下工農官吏比重更大。

 

1982年李銳進入中組部,發現官吏隊伍呈「倒金字塔」:文化低的在上面,文化高在下面。1983年全國2200萬幹部,大學文化21%,高中(中專)42%,初中以下37%(包括文盲)。機關及企事業81萬領導人中,大專以上只占6%,高中(中專)22%,初中以下72%。地委一級,大學程度不超過5%。 更多《李銳論說文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1998年,頁601、553。

 

文化低的當頭頭,文化高的當部屬,老粗管老細。工農幹部只懂「革命」,一談建設便斥為偏離革命大方向,不屑一顧,他們根本不懂建設,只能「政治高於經濟」、「革命壓倒建設」。無知者管理社會,只能按其低下的理解能力設計社會秩序、制訂價值標準。也因為無知,面對種種現實問題想不出更多辦法,只能搬用教條,只能奉行教條主義。

 

1985年底,4200余萬中共黨員——

 

全國黨員的文化程度,大學、中專和高中合計僅占黨員總數的五分之一;初中、小學和文盲合計接近黨員總數的五分之四!必須說明,這還是在中共中央的督促下,各單位近年狠抓了發展優秀知識分子入黨的工作之後的統計數字。 更多章蘊:〈全面提高黨員素質是黨風根本好轉的堅實基礎〉,《紅旗》(北京)1986年第10期,頁7。

 

結語

 

如今中南海雖然一個個碩士博士,畢竟仍是逆淘汰態勢下形成的班子,所得學位且多為秘書代讀,否則習近平也不會老出洋相(如「寬衣」)。至于習的「前后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基本邏輯都不顧,鄧時代路走回頭,恢復私有制,老毛最痛恨的「復辟資本主義」,毛時代與鄧時代如何對接?如何互不否定?如今國人文化水平多少有點上來了,不太好蒙了,再想回到「激情燃燒」的毛時代,不可能矣!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關鍵字: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