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廖萬堅:原來「老大哥」盯過我

張廖萬堅 2019年12月10日 07:00:00

張廖萬堅到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調閱自己的「政治檔案」,才發現「老大哥盯著你」瞬間成真。(圖片擷取自促轉會youtube)

上個月底,在台大社會系林國明教授的邀請下,我到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調閱自己的「政治檔案」。30多年前,解嚴前夕的校園依舊壓抑,當時我參與學生運動、政治抗議、籌組讀書會,甚至主筆編纂輔大地下刊物《野聲》,心裡猜想情治單位將會對我「身家調查」,多年後證實,當時並未多慮。

 

促轉會安排了一個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台電腦,電腦裡就是那塵封的政治檔案。在促轉會職員的指導下點開了檔案,我的寒毛直豎,雖然很清楚自己並沒有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但「老大哥盯著你」成真的瞬間,仍然讓人毛骨悚然。

 

我所被記錄下的,包括歷次讀書會的書目、參與人員、發言紀錄等等都鉅細靡遺,而地下刊物的籌備工作、資金來源當然也沒錯過,甚至成員間的人際關係、人格評價、生活作息亦被詳細登載。正當我懷疑為何能如此精細地監控我們的一舉一動時,赫然看到「本(調查)站指導『張X』參加該組織」、「每月簽核張X5000元調查金」的文字,原來是「職業學生」啊。

 

我並不記得有「張X」這麼一號人物,但記載中他甚至要接班社團負責人,想必這只是他的代號吧。威權體制下的學生運動,面對的是無孔不入的監控與滲透,即使我們手中的武器只有紙筆,但政府仍然願意花費時間與金錢來調查我們的一舉一動。

 

今天是世界人權日,面對威權時代的傷痕,有些人總是高舉著「原諒」與「放下」,但要原諒什麼、放下什麼?我並沒有因為職業學生而受到傷害,但當年有多少人因為政府的監控而提心吊膽呢?我們並非要揪出每一個「張X」,而是要面對、理解威權體制所造成的傷害,才能確保未來不會有人再犯下同樣的錯。

 

回顧歷史,我們走過極為艱苦的歷程,在前輩們的血淚之上爭取到今天的民主制度,看看今天香港仍然在爭取我們習以為常的言論自由與民主選舉,很難想像有人願意放棄這一切,只為了換取毫無根據的「發大財」承諾。

 

願台灣民主長存,不再有人為了爭取自由而受傷。

 

※作者為立法委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