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議會召開「與台灣建交」聽證會 提案人:提交全會表決的希望渺茫

尚國強 2019年12月11日 10:57:00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帶領的政府所持的「一中政策」,9日在公開聽證會面臨質疑。(湯森路透)

因應民眾聯署超過門檻,德國議會9日針對「德國是否應當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召開公開聽證會。

 

《德國之聲》(DW)此份請願書的主要訴求是「要求聯邦政府建立與台灣的全面外交關係」。發起人是退休海洋生物學家克羅伊茨貝格(Michael Kreuzberg),他認為德國政府從1972年起就恪守的「一中政策」已經不合時宜,「不管全球各國的官方立場是什麼,事實上現在中國和台灣就是兩個國家,前者還對後者存續構成了威脅。」

 

 

德國官方堅守一中政策

 

出席聽證會的世界台灣同鄉會會長傅佩芬強調,「一中一台」在台灣民主化後就已經成為事實,呼籲西方國家應當在台灣問題上更加團結地面對中國,「北京可以各個擊破,但是多個大國聯合起來,中國就會有所忌憚。」

 

德國外交部亞太司司長西格蒙(Petra Sigmund)認為,德國政府應避免單方面改變現狀,作為德中雙邊關係的重要基石,「一個中國政策」不允許柏林與台北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但台灣與德國的非官方、非正式雙邊往來十分豐富、全面,台灣也是德國非常重要的經貿、科技等領域的夥伴。

 

報導指出,作為台灣民間代表的傅佩芬對這類外交辭令表示不滿,認為現在最需要改變的就是「一中政策」,這個所謂的「現狀」已經顯得過時。她強調,中國不能代表台灣,因為「專制沒有資格代表民主」。

 

 

「到底是在怕什麼?」

 

請願委員會成員、自由民主黨(FDP)議員托特豪森(Manfred Todtenhausen)以及社民黨議員莫勒(Siemtje Moller)質問西格蒙:「德國政府不願正式承認台灣,到底是在怕什麼?」

 

對此,西格蒙回應說,中國是德國的全方位戰略合作伙伴,動搖作為雙邊關係基石的「一個中國政策」、不再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將「極大損害德國的國家利益」。中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非常敏感,「北京在地圖出版物等問題上的激烈反應我們都見識過。」

 

基民盟議員施托約翰(Gero Storjohann)則表示,他能夠理解聯邦政府恪守「一中政策」的動機,「但是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民航組織等處屢遭北京排擠的時候,德國政府沒能為台灣說幾句話?」

 

西格蒙回應,參與這些國際組織都需要聯合國會員身分,因此「十分複雜」,但是德國政府正在「積極地斡旋,促進台灣參與更多的國際合作。」

 

自民黨議員托特豪森隨後同時向請願發起人以及外交部代表發問:「德國的對台政策,今後到底應該有哪些改變?」發起人克羅伊茨貝格回答說,希望德國官方能夠在公開層面上至少承認「一中政策」已經不再符合現狀。外交部亞太司司長西格蒙則說,目前德國與台灣的非官方層面合作已經很豐富了,將在此基礎上繼續發展。

 

請願委員會擇日決定

 

綠黨議員厄茲德米爾(Cem Özdemir)則表示,德國政府至少應該在不突破「一中政策」的前提下,更積極地尋求擴大與台灣的合作。他建議,德國2020年出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期間,至少應該稍微提及「德國與台灣是價值觀共同體」。

 

對此,西格蒙回應說,任何觸及「一中政策」的企圖都有引發中方強烈反彈的風險,但是外交部會「謹慎考慮這些建議」,尤其是擴大與台灣的非官方合作。

 

請願委員會並沒有在9日的聽證會上決定是否將此提案提交聯邦議會全會,而是「擇日決定」。發起人克羅伊茨貝格對《德國之聲》表示,他估計「希望非常渺茫」,但是「我半輩子的東德經歷,讓我堅信經濟利益不能淩駕於自由民主價值觀之上,可惜我們德國在處理國際關係時,往往不能遵守這一點。」

 

克羅伊茨貝格年輕時積極投身於環保運動,遭東德當局找了不少麻煩。「我嘗過專制政權的滋味,可是實現民主統一的德國,其聯邦政府怎麼能夠處處討好中共專制政權,同時卻不願外交承認民主台灣?」

 

他認為,柏林牆倒塌30年後的今天,許多德國人已經忘記了民主是一項需要不斷爭取、不斷為之奮鬥的事業,「而仍然在為民主而堅持的台灣,卻被德國有意無意地忽視。」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