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楊蕙如事件衝擊藍綠選情

林青弘 2019年12月12日 00:00:00

作者認為,網軍殺人於無形,因為網路匿名性與放送威力強大,營利網軍的犯罪行為都應該特別加重處罰。(圖片摘自楊蕙如臉書)

台北地檢署於12月2日公告楊蕙如與蔡嫌依妨害公務等罪提起公訴,有鑑於太陽花之亂的妨害公務罪嫌雖遭受檢察官提起公訴,但最後由法院判決無罪確定之結果(請參照臺灣高等法院106年矚上訴字第1號刑事判決),楊蕙如被訴侮辱公署等罪嫌,如無金流證據證明侮辱惡意之存在與對價連結,楊蕙如等被告有可能獲得無罪判決結果。
 

營利網軍在網路上的惡言惡行,無分政治立場為何,均遭受社會輿論厭惡與排斥,無論庶民或權貴,對於「人言可畏」的恐怖與懼怕,實在同感同受。基此緣故,指控國家元首畜養網軍攻擊競爭者或政敵,這是非常嚴重的政治危機與挑戰,必須謹慎應對,務必遵守嚴格證據法則,有證據才能進行具體指控。
 

楊蕙如案至少有兩方向可供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偵辦作為,其一為WTA網球公開賽的贊助與核銷,是否牽涉不法貪瀆與圖利對價;其二就是楊蕙如的網軍供應鏈,如何與金流連結發生關聯,網軍的實害有那些事證可供證明等。檢察官既然已經深入偵辦,而且台北地檢署以12月5日新聞稿嚴正聲明「毋枉毋縱」的偵辦態度,在事證尚未明確之前,選民和輿論不妨保守謹慎對待相關質疑。
 

蔡總統倘若涉及以政府預算與公務資源直接或間接協助楊蕙如發揮網軍供應鏈的效能與作用,這樣的國家元首不僅應該受到刑事處罰,更應該以選票唾棄,教訓民進黨政府的違法妄為;但倘若蔡總統也是網軍供應鏈的受害者或無辜第三人,在選前事證不明的狀況下,選民是否要以選票教訓或支持民進黨政府?則將由「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原則決定投票行為與大選結果。
 

持平而論,黑韓與黑蔡的網路訊息皆有,但以媒體效應與社會輿論的綜合觀察,黑韓更勝一籌,以至於某些政論節目、政治人物或新聞編輯與放送,對於韓國瑜市長存在明顯的敵意與攻擊。錯假訊息的製造者不限於營利網軍,傷害最大以及最難管控者,尤以政府與國家機器使然。王立強的共諜案效應,已經造成國安公信力備受質疑,民進黨政府一意孤行,想要制定《反滲透法》的堅決立法意旨,在此時社會氛圍當下,更有欲蓋彌彰、掩耳盜鈴的負面觀感。大選後由新國會決定如何立法,有何不可?此時毫無緊急性,而且凸顯民進黨立院黨團利用一黨獨大的立法霸凌,這樣的強渡關山,對於蔡總統和綠營立委的選情,難道保證確有正面助益?該緩該急,蔡總統應該要有所判斷與作為。
 

韓市長對於打擊假民調出招,他認為蔡政府一手抹黑、一手製造民調,為避免選情遭受不可逆轉的影響,所以對其支持者喊出「民調唯一支持蔡英文」。這不是欺騙造假,畢竟策略性民調已經濫用浮泛,韓市長為了捍衛國民黨選情的正常預期,當然可以反制出招。這樣的戰略就是把真假民調全都打混,因為假民調現形困難,不會有民調公司自白製造假民調。真假民調混合一起,辨識成本很高,倒不如「蓋牌」干擾,讓所有民調都失真失準。這項戰略亦有險峻之處,就是測不準選情與民心的對應,區域立委對於選情的掌握,未必要多花費民調成本,但面對民調數據的難看,只能憑藉堅強信心與堅定意志加以克服。平面媒體企圖由訪題過濾出造假的韓粉比率,這樣的嘗試毫無科學檢證的先驗設計,方法論難以獲得公認與肯定。
 

網軍殺人於無形,因為網路匿名性與放送威力強大,營利網軍的犯罪行為都應該特別加重處罰。身為網路霸凌的受害者之一,絕對支持檢察官嚴厲查辦錯假訊息與網軍供應鏈的實害行為。蔡總統與民進黨如無做出愧心事,何必擔憂「楊蕙如效應」對大選的負面影響?只是民調領先的差距甚大,「告急牌」已經不適用於蔡總統,這是韓市長的相對優勢,也是真假民調的弦外之音。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楊蕙如 網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