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香港明年再現灰犀牛的可能性不大

鄧聿文 2019年12月19日 07:00:00

香港局勢未來不排除會再次惡化,但明年再出現灰犀牛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主要是現在各方有了預期。(湯森路透)

在即將過去的2019年,要說中國出現的最大灰犀牛事件,非香港莫屬。

 

按照習近平今年初在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演修班的講話,關於對黑天鵝和灰犀牛的警告,顯示北京對灰犀牛事件的出現是有預感的,只是沒有想到它會在香港冒出。儘管香港回歸以來,陸港兩地的關係磕磕碰碰,特別在2014年占中運動爆發後,兩者基本不在同一平行線上,但在北京的考量裡,香港雖然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可有了占中教訓,一時半回也不會再折騰,掀起大波瀾。

 

事實上,不僅北京,港府和香港反對派,也未料到《逃犯條例》的修訂會引出長達半年的全港大抗議,至今沒有停止。

 

探討香港灰犀牛事件的成因和後果不是本文目的,預測它何時結束也非重點。我想說的是,香港事態會如何演化,以及北京接下來對香港的抗議運動會採取何種態度。

 

在以前文章裡,我幾次表達過對香港事態比較悲觀,認為最後會以悲劇形式結束。我說的「悲劇」,指的是流血衝突,但現在我修正這一看法。我依然對未來持悲觀態度,不過,流血衝突的悲劇結局,或是可以避免的。

 

有彈性的硬極權

 

上週六在紐約的講座中,我將中共政權稱之為「有彈性的硬極權」,「有彈性」指的是它對外並不常常炫耀武力,以武力達成目的,相反,它常高唱和平;對內在不涉及政治和統治權力的問題上,對民眾的要求會做適當讓步和妥協。但極權統治的本質以及在統治手段上,它是硬核的,是毫不含糊以暴力作為底色,並以暴力來維持政權安全的。在香港問題上,中共政權的某種程度的「彈性」展現得尤其明顯。

 

以北京自己對香港抗議的定性——「顏色革命」——來看,這是危及中共政權安全和國家安危的,是屬於中共傳統上劃定的「敵我矛盾」,何況香港抗議還出現了勇武派的激進暴力,用攻擊性武器對抗員警,這都為北京武力介入,武力處理香港抗議提供了理由。中共強硬派以及內地的主流民意也要求北京對香港的暴力抗議採取強硬手段,外界也據此認為北京很可能這樣做,還設定了10月這個時間點。但北京終究沒有蠻幹,而是用香港員警衝在第一線。人們可以對北京的「克制」找出諸多原因,如美國的干預,北京顧忌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等等。然而「顧忌」本身,恰恰說明北京在處理香港事態上,展示了一定的彈性。

 

在我看來,北京沒有像外界預期那樣武力鎮壓,最根本的原因,香港畢竟不是內地,它有「一國兩制」罩著,有羅湖關擋著,儘管香港抗議具有顛覆中共政權的「顏色革命」性質,但它的溢出效應還沒有越過羅湖關,並不會直接和現實地威脅中共政權,且這場抗議在北京輿論的管控下,成功地被內地民眾抵制,這使得北京對香港的抗議可以姿態放高點。如果此事換個地點,如廣州或上海,恐怕在事發之初,就被壓制下去了。

 

那麼,香港的抗議若無休無止,北京的忍耐、克制和彈性還能持續多久?不妨從特首林鄭去北京述職再來管窺一二。

 

此次林鄭去北京,受到主管港澳事務的副總理韓正、總理李克強和總書記習近平的接見。這當然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是一次正常的述職活動,但由於香港經歷了這樣一個大變故,使得林鄭的是次述職,也就看起來不一樣。

 

由於香港經歷了反送中這樣一個大變故,使得林鄭的是次述職,也就看起來不一樣。(湯森路透)

 

關注習李的表態

 

先看官方報導。習近平在會見林鄭時有一長段講話,重點有二,肯定和支持特首的工作,重申中央對香港局勢的基本立場和態度。前者用習的話說,2019年「是香港回歸祖國以來局面最為嚴峻複雜的一年。面對各種困難和壓力,你堅守『一國兩制』原則底線,依法施政,恪盡職守,做了大量艱苦工作。你還帶領特別行政區政府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對你在香港非常時期顯示出的勇氣和擔當,中央是充分肯定的。」後者即「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李克強對林鄭的會見也表達了相似意見,指香港當前還沒有走出困境,要港府繼續努力,依法止暴制亂、恢復秩序。

 

從習李表態看,有三點值得注意:

 

第一,對香港的現狀,北京並非不清楚。有一種說法認為,香港11月的區議院選舉,北京原本期待建制派會大勝,因此在泛民大勝後,北京對治港系統的謊報軍情非常惱火,傳說要撤中聯辦主任等一眾官員。我對這個說法存疑,認為治港系統沒有估計到反對派在區議院選舉會勝,應該是小看了他們,不存在在這個事情上有意誤導習近平的問題。

 

第二,撐特首和港警。外界在這個問題上,也多是一廂情願。反修例後,多次出現北京對林鄭不滿,要拋棄林鄭的傳聞。林鄭為北京惹下大亂子,習對她有不滿是無疑的,但不滿不等於要中途換將。習是否動過這個念頭,無從判斷,但即使有過此念頭,也不表示他真會換掉林鄭。一來因為這會動搖官場忠誠者的忠心,二來這會進一步鼓勵反對派,讓反對派乘勝追擊。所以,北京在這個時候,一定要讓林鄭苦撐危局,到期後再退下,即使要換,亦要等局勢明朗後才考慮。

 

第三,北京對香港局勢的基本立場和態度,已經表現在習近平的上述三個「堅定不移」以及反制美國出臺的香港人權法上。習的三個「堅定不移」是在11月14日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拋出的,如今在會見林鄭時再強調,表明儘管香港目前的局勢相對有所緩和,北京亦不打算改變1個月前形勢非常緊張時定下的政策基調。故對反對派堅守的五大訴求特別是雙普選,北京註定不會答應。

 

這樣來看,香港局勢未來不排除會再次惡化,但明年再出現灰犀牛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主要是現在各方有了預期。在經過大半年的觀察和研判後,北京大概率認為,指望香港反對派的抗議在短期結束不現實,但在區議院選舉反對派大勝後,受其鼓舞,反對派有可能把鬥爭重點轉向議會,暴力抗爭的烈度比前階段會下降,週末抗議將成為香港一段時期的常態。但對北京而言,無論是和理非的遊行示威還是暴力抗議,只要香港員警可以對付,不導致局勢失控,就不會出動駐軍武力鎮壓。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