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作為選戰主帥的基本格調

陳嘉宏 2019年12月23日 07:02:00

隨著民調沒有起色,韓國瑜憂憤、焦慮、孤軍深入,身陷重圍、看不到友軍,只好自己提槍上陣、到處砍殺。(攝影:張哲偉)

高雄藍綠大動員的這兩場遊行之後才幾小時,韓國瑜在臉書貼出一張WE CARE遊行裡的照片,照片裡的帆布下只有寥寥數人,韓國瑜得意地說,這是「台灣民主史上最大的一塊遮羞布」,還酸說這麼長一塊布號稱50萬人,是不是有48萬人躲在下面,只剩下2萬人在街頭?而且還動員到外國人,這種演出完全是荒腔走板。

 

民主國家選舉有個不成文的慣例,就是不同陣營之間儘管政見不同,彼此攻訐,但選戰的主帥(通常是候選人本身),絕不能出言攻擊或辱罵對方的支持者;就算非不得已必須回應時,通常會委由競選陣營的其他人出手。正常的候選人會把對手與對方陣營的支持者區分開來,因為哪一天你變成當選人,就必須面對對方的支持者。主帥親征辱罵對方支持者,雖然能在短時間聚焦媒體,但激化選民,撕裂彼此,後遺症極大。

 

另個慣例是,你可以努力動員自己的支持者,但通常不要嘲笑對手的動員與群眾人數,因為這形同在幫對手動員。韓國瑜自己去年的選舉就是在一連串的不可能與唱衰中崛起,三山造勢一次比一次人夠多,終而衝垮民進黨30年的執政江山。如今韓國瑜本人親自在臉書PO文嘲笑對手,這其實是觸犯選戰大忌,犯了跟去年民進黨人一樣錯誤。

 

韓國瑜這樣嘲諷辱罵對手陣營的支持者並不是第一次,例如他在今年5月2日接受網路媒體訪問時表示:「那些在網路上攻擊的人,我不是用肉眼在看你們,我是用屁眼在看你們!這些人是小癟三、非常窩囊、你們連去尿尿都應該要小心一點,不知道你們爸爸媽媽怎麼生你們的?」他把在網路上攻擊批評他的人,全稱式稱他們是「癟三」、「窩囊」、「尿尿要小心」、「屁眼看你們」,這些人怎麼可能回過頭來支持他?

 

又例如韓國瑜在今年9月3日的三重造勢大會裡宣稱:「凡是看到拿黑錢的電視名嘴,凡是看到假民調,所有的抹黑的新聞,韓國瑜吸毒的,韓國瑜包小三的,韓國瑜亂七八糟的,大家學一下康熙皇帝那句話『他奶奶的』。」之後又開直播說:「現在台灣有9成媒體,包括電視、報紙、網路媒體,都在監督在野黨,不監督總統,世界各國民主有這樣子搞的嗎?」冤有頭、債有主,誰罵你「吸毒」、「養小三」,去找他就好,為何罵盡所有媒體與名嘴?「只監督」你的九成媒體是哪些,只剩一成的「正常媒體」又是哪幾個?

 

這種主帥潑婦罵街式的選法,在台灣過去七次的總統大選裡可謂絕無僅有,也相當程度反映了韓國瑜現在的心理狀態:隨著選舉民調凝滯,他孤軍深入,身陷重圍、看不到友軍,只好自己提槍上陣、到處砍殺;對比去年還是台灣政壇第一人,他不相信高雄有這麼多的人上街反他(其實還是有不少上街挺他),所以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不想再與帆布內外的罷韓支持者對話。面對這些反對者,他捨不得說句「謝謝指教」、「敬謹聆聽」的客套話,看到一張真假難辨的照片,竟如獲至寶,迫不急待與他的支持者分享,其實反映他內心的焦躁不安。

 

聲嘶力竭的選戰操作固然讓支持者血脈賁張,但其實不利於選票的開拓;因為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維,不僅切割藍綠,也活生生將國民黨內切割成「韓粉國民黨」與「非韓粉國民黨」。韓國瑜在選戰過程數次質疑國民黨不團結、黨中央資源沒挹注他,其實就因為他這種「假韓粉以令天下」的作法不僅撕裂了台灣社會,也撕裂了國民黨,藍營有識者根本不願再為他抬轎。

 

身為一個選戰主帥,嘲諷對手陣營的上街人數與動員能力,已經是觸犯兵家大忌;但他毫不思索高雄民情不到一年為何變化如此巨大,甚至將反對他的人以全稱式的方法一概視為「黑韓產業鍊」、「民主遮羞布」、「癟三窩囊」,更是鼓動仇恨、撕裂社會,毫無格調,敗壞台灣政治文化。遺憾的是,一場選舉選成這樣,台灣社會已注定要為這一切付出代價。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