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全球難民】流離失所落得一場空 飢荒戰爭摧毀更多家園

楊穎婷 2019年12月26日 07:01:00

在希臘一處的難民營裡,一名女性正在收衣服。(湯森路透)

2019年,從在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到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以及進入歐洲找尋棲身之處的人數未有下降的趨勢,各地要求難民「返家」的聲量逐漸增大。

 

但是《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指出,這些難民所源自的國家情況幾乎沒有任何改善,暴力與迫害仍對他們存在嚴重的威脅。

 

 

遙遙無期的歸途

 

2019年,擁有370萬名敘利亞難民的土耳其多次重申,希望這些人能夠離開並且回到敘利亞北部的安全區。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警告,若是戰火持續至今的敘利亞依然沒有停火,將會再掀難民潮。

 

7月,緬甸的官員訪問孟加拉東南部小城柯克斯巴札爾(Cox's Bazar),說服羅興亞人回到若開邦(Rakhine state)。但是緬甸若開邦的攻擊仍然尚未止歇。

 

一名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邊界的難民營推著嬰兒車。(湯森路透)

 

在南亞地區,巴基斯坦仍在設法讓140萬阿富汗難民離開,但是有許多人希望留在當地或到歐洲生活,因為他們認為回到阿富汗無法活命。

 

根據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United Nations Assistance Mission in Afghanistan)統計,阿富汗在2019年初至9月共計2563人身亡、5676人受傷,創下歷年第三季的歷史新高。

 

與此同時,利比亞政府管理的庇護所環境不斷惡化,傳出有難民遭受酷刑、性侵、謀殺、飢餓等指控。那些試著出逃的人卻又會遭到利比亞的海岸警衛隊送回,只有部分人順利逃到海外。

 

 

然而,根據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IOM)數據,2019年至少有1246名移民和難民在橫渡地中海欲逃往歐洲的過程中喪命。

 

即便IOM指出,命喪地中海的人數正逐年下降,但西半球的移民死亡人數卻在上升,「包括加勒比海的沉船事故在內,有數百名逃離委內瑞拉的人喪命。截至12月中旬,至少659名男性、女性和孩童在逃往美國途中喪命。去年同期則有583人喪命。」

 

 

全球難民被迫「返家」

 

國際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難民事務專家弗雷里克(Bill Frelick)認為,2019年是世界各地的難民被迫返國的一年。

 

 

如今寒冬已至,這些正瑟縮發抖的難民還活在困苦的生活之中,卻仍拒絕被迫回到他們原本那些仍在持續轟炸、囚禁和折磨人民的國家。

 

與此同時,在土耳其的敘利亞難民正在被非法驅逐出境返國。許多遭到緬甸軍政府迫害而逃到孟加拉羅興亞難民,已經在那過度擁擠的地方生活2年,但緬甸當局仍堅稱這些人只會在孟加拉短期居住。

 

生活在孟加拉柯克斯巴札爾(Cox's Bazar)的羅興亞人。(湯森路透)

 

目前沒有跡象顯示緬甸將會盡速讓羅興亞人安全歸來,因此這些羅興亞人依然被迫住在孟加拉那不勘風吹雨淋的竹棚和篷布棚屋裡,而他們的孩子沒辦法上學。

 

不僅如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羅興亞人被迫返回緬甸,或是面臨著可能會被重新安置在一個無人居住又容易發生洪水的偏遠地區。

 

除了敘利亞和羅興亞難民之外,在坦尚尼亞(Tanzania)的蒲隆地(Burundi)人民、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人,以及在肯亞的索馬利雅人,都面臨著被迫回到他們原本那些性命和自由存在高度風險的國家。

 

如今,美國政府則亟欲與墨西哥和中美洲國家合作,欲藉由像是歐盟與土耳其的移民協議、義大利與利比亞的海岸景衛隊合作,設法阻擋中南美洲的移民大舉入境美國。

 

 

回家又離家:阿富汗難民

 

一名住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哈比比(Naveed Habibi)說:「我出生在喀布爾(Kabul)北方的小村落,但是我們因為戰爭被迫離開。」

 

哈比比和他的家人在巴基斯坦住了18年,但他們仍然必須每半年就申請簽證才能繼續住在那裡,「我們住在巴基斯坦的主要問題,在於他們嚴格的簽證政策。部分阿富汗人每個月都必須跨越邊界重新入境巴基斯坦,這對我們而言是個大問題。」

 

因此,許多阿富汗難民如今考慮離開巴基斯坦,即便他們並不想要回到阿富汗。因為每個月都要攜家帶眷重新入境非常不易,他們都希望巴基斯坦能夠放寬簽證政策,或是讓他們能夠自由入境。

 

 

逃向歐洲生活依然困苦

 

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指出,他們對於2019年實施的各種阻止難民尋求庇護的殘酷政策感到震驚。

 

歐洲政府並未讓地中海和利比亞的難民情況有所改善,更將搜救行動定調為犯罪,並且支持利比亞海岸警衛隊將逃亡的人送回面臨戰爭的國家,讓他們暴露在暴力、人口販賣和拘留的危難之中。

 

4月,受困於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的卡斯爾賓加希爾(Kasr Bin Ghashir)拘留中心的人遭到開槍中傷;7月,塔朱拉(Tajoura)拘留中心有53人因為空襲喪命。

 

 

在巴爾幹半島的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osnia and Herzegovina),有數千人目前生活在低溫的非正式安置區。

 

另有超過數千人受困於希臘半島,他們的健康情況出現問題,擠在帳篷裡等待庇護申請通過。無國界醫生一直在為有自殘傾向的兒童進行治療,那些孩子放棄生活,甚至考慮自盡。

 

2019年的歐洲就如同往年一樣,沒能讓男性、女性和孩童過上相對不艱困的生活,在沒有政治理據(political justification)的措施下,有意識的對難民造成傷害。無國界醫生呼籲,歐洲領導人必須在2020年改變應對方式。

 

希臘萊斯博斯島(Lesbos)上的莫里亞(Moria)難民營。(湯森路透)

 

移民問題為美國大選關鍵

 

著有「暴力邊界」(Violent Borders)的美國作家瓊斯(Reece Jones)認為,2020年美國將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民主黨是否將學會如何在總統選舉中,適當的設定移民議題。

 

瓊斯指出,左派政治人物總是將競選政策放在熱門的經濟議題上,像是擴大醫療健保制度、提升工資;右派政治人物則是鎖定移民問題,以此作為他們會如何維護傳統價值觀、保護白人選民自我價值的象徵。而通常在選舉中,價值觀容易勝過政策。

 

一名來自委內瑞拉的媽媽帶著孩子在厄瓜多─秘魯邊界中心等待文件審核。(湯森路透)

 

因此,民主黨在2020年選舉的關建議提將是重新定義移民問題,這意味著要談論個人的道德與宗教責任、照顧不幸的人,以及提及同情心、包容性和熱情友好等美國的傳統價值觀。

 

瓊斯提到,這樣的方式將削弱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移民問題的主導地位,同時激勵選民支持符合他們價值觀的民主黨候選人。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