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慶富詐貸手法曝光 母公司慶洋投資疑向高銀「假借款真洗錢」

楊毅 2020年01月05日 10:00:00

慶富獵雷艦詐貸案疑點重重,高雄銀行爆出當初常董會會議紀錄及授信審查不實,遭指為慶富詐貸案的最大「推手」。(合成照片/慶富提供、Google map)

慶富獵雷艦詐貸案疑點重重,當初扮演提供慶富17.46億元聯貸履約保證金關鍵角色的高雄銀行,不僅爆出當初常董會會議紀錄及授信審查不實,後續高銀繼續放貸給慶富「母公司」慶洋投資公司的8.3億元貸款,手法也同樣如出一轍,除了常董會尚未開會通過核貸前,高銀即早已「偷跑」與慶洋投資簽約外,慶洋提供給高銀的公司財報更疑似有「作假帳」之嫌,高銀卻仍「照貸不誤」。事後,高銀內部調查發現,慶洋在取得高銀貸款後,隨即將資金輾轉存入慶富帳戶,再透過慶富立即匯出1256萬美元轉到澳門的一家紙上公司「ANTAI ZUN CAPITAL LIMITED」,顯然是「假借款、真洗錢」的詐貸方式,高銀卻絲毫未察覺。

 

本報曾於2017年9月獨家披露,慶富透過英屬維京群島紙上公司「ANTAI ZUN CAPITAL LIMITED」公司(簡稱AZ公司)支付給負責獵雷艦戰鬥系統整合的美商洛克希德馬汀公司(Lockheed Martin)第一期餘款時,慶富匯出的是1256萬美元,但洛馬公司只收到856萬美元,其中的400萬美元、約新台幣1.2億元鉅款去向不明,被檢調列為清查的重點。而當時將856萬美元匯給洛馬公司的申請人,即是AZ公司董事、同時為慶富公司副董事長陳偉志本人,親自前往澳門國際銀行進行匯款。

 

 

高銀授信慶洋8.3億 竟出現兩次程序「偷跑」

 

根據《上報》進一步取得高雄銀行內部授信相關資料及高雄市議會慶富案專案調查報告,慶洋投資公司為一家資本額4.17億元、員工僅4人的公司,該公司董事長陳盧昭霞為慶富負責人陳慶男之妻。在高銀共計放貸給慶富集團41.76億元款項中,慶洋投資一共有兩筆貸款,包括2015年3月間取得的5.3億元營運週轉金3億元中期擔保放款,合計8.3億元。

 

離譜的是,高銀在對慶洋投資授信8.3億元過程中,竟出現兩次程序「偷跑」,包括前高銀營業經理張榮泰於2015年3月6日才在授信案件審核表批示「准貸放並陳總行核准」,但前一天、即3月5日,高銀授信管理處即接到徵授信公文。此外,高銀營業部與慶洋投資於3月10日就簽訂保證書及放款借據等授信契約,但負責審議授信案的常董會卻是於事隔兩天後、即3月12日才補開通過核貸,且當天常董會並未決議,內部會議紀錄卻仍記載「照案通過」,程序完全顛倒及違法。對此,高銀董事長朱潤逢坦承,常董會3月12日才開,但3月10日就簽約對保,「確實違反本行授信的程序規定」。

 

不僅如此,當時慶洋投資向高銀申請貸款時,提供給高銀的財報資料顯示,該公司2012年、2013年連續兩年的財報、均被會計師出具「保留意見」,2014年更是註明為「自編」且無會計師簽證,而這3年度的公司毛利率都是100%。至於會計師為何不敢簽證「背書」,原因則為慶洋轉投資的7家公司,包括: 偉日豐觀光發展科技、豐菖漁業、豐誠漁業、發洲造船及慶濠貿易的財務報表,皆未經會計師查核簽證,可見當時慶洋投資公司早已潛藏嚴重財務風險,高銀卻仍「照貸不誤」,令銀行界及會計界人士都不敢置信。

 

 

 

 

慶洋毛利率連3年100% 財報有「作假帳」嫌疑

 

有會計師私下指出,慶洋投資公司的毛利率連續3年都是100%,表示它是一家做「無本生意」的零成本公司,這在實務上根本就不可能,代表財報有「作假帳」之嫌,「這是一份比慶富更差、更可怕的公司財報,高銀竟未察覺還通過放貸?」

 

另外,慶洋財報上的「應收關係人帳款」,連續3年都是該公司營業額的好幾倍,會計師點出,這代表慶洋投資公司作「假交易」的可能性很高,恐有「買空賣空」問題,該公司根本就沒有實際收入。他認為,慶洋的財務會計師出具「保留意見」並不洽當,實際上應該要出否定或無法表示意見。

 

知情人士則直指,慶富因在對岸投資出現龐大資金缺口,因此靠著「借新還舊」手法及獵雷艦造艦合約,透過作假交易及美化財報給銀行申請貸款,讓他從高銀搬更多錢出來,「這麼爛的財報,高銀竟還無限制對慶富『輸血』,軍方還敢跟它合作,背後原因一定不單純!」

 

圖為重製原件。(讀者提供)

 

 

慶富半年內增資24.7億 高銀是主要「推手」

 

據了解,高銀於事後曾對慶富案進行內部調查,有關貸款給慶洋投資8.3億元部分,授信契約簽訂日早於常董會授信核准日2天,的確與高銀授信作業程序不符,且慶富集團轄下關係企業往來密切,營運資金經常相互挹注,導致有放款資金流向關係企業使用,造成實際資金用途與申貸用途不符。

 

高銀內部查出,高銀於2015年1月22日核貸慶洋投資公司短期放款3億元,資金用途原本是要作為集團企業慶富造船公司強化資本結構辦理增資之用,該案於1月27日動撥3億元,當天慶洋取得貸款後,即全數轉帳存入慶峯水產公司,再轉入慶富造船公司,並由慶富轉帳支出新台幣3.93億元、結購1256萬美元匯款至澳門收款人帳號「10821─0015316」,收款人為「ANTAI ZUN CAPITAL LIMITED」帳戶 ,結匯性質則為「尚未進口之預付貨款」,顯然與當初借款用途作為慶富造船公司辦理增貸使用不符。

 

此外,高銀內部調查指出,2015年3月19日,慶洋投資公司動撥中放及中擔放合計8.3億元,其中貸放資金3億元用於收回慶富造船於前一年12月17日撥貸之資金用途不符的放款。經查,因慶富造船該筆短期擔保放款3億元,資金用途為船舶建造的營運週轉金,但貸後資金卻流向慶洋投資公司並用於慶富造船增貸款,同樣是申貸用途與實際資金用途不符。

 

對此,高雄市議會慶富案調查小組也在專案報告中直指,慶富從2014年7月到2015年2月,短短半年內資本額從5.3億元增資到30億元,成就了聯貸案的基本門檻,高雄銀行就是最主要的「推手」。

 

慶洋投資公司為一家資本額4.17億元、員工僅4人的公司,該公司董事長陳盧昭霞(左)為慶富負責人陳慶男(右)之妻。(取自TVBS新聞台)

 

 

慶富資本額暴增5倍多 關鍵是母子公司交叉增資

 

而慶富住要用了「兩面手法」,一是短期週轉金變成增資,慶富去借錢轉給慶洋,慶洋再回來增資慶富,後面把所有借款要慶洋去承接;二是「借新還舊」,當短期週轉金到期了,慶洋再去借錢幫慶富還債,所以慶富所有的資金來源都是來自高雄銀行,這樣來回交互運用的手法,成為成就了慶富在半年內從資本額5.3億元變成30億元公司的關鍵。

 

例如,2014年8月15日慶富向高銀申請一筆短期週轉金3億元,高銀於12月4日放款,結果過沒幾天,在12月19日慶富就把這筆3億元轉給了慶洋,轉給慶洋後隔了3天,慶洋再轉回去慶富幫它做增資,當高銀驗資完後,這筆錢又轉走了,此為慶富的增資手法。再來是2015年1月22日,慶洋投資向高銀貸款3億元要增資慶富,一部分做為短期放款,結果1月27日高銀轉給慶洋後,當天慶洋馬上就轉給慶峯,藉由慶峯又轉到慶富,慶富再把這筆錢轉去澳門。

 

 

高銀董座朱潤逢坦承:徵授信沒有確實查核

 

被問到上述問題時,前高銀總經理王進安竟向調查小組表示,當時的調整不是基於這樣的目的,「是後來在查的時候,這些事情才出來,在那之前是不知道」。對於慶富案高銀自認為最大的瑕疵為何?高銀董座朱潤逢則坦言,當初資金用途、徵授信沒有確實查核,也沒有做好貸後管理。

 

調查小組則認為,高銀於2015年核貸慶洋投資8.3億元,導致高銀到2017年12月底,受有5.95億元本金債權損失。其中,僅有3億元貸款是以2筆福民段土地為中期擔保放款,另5.3億元中期放款,除了以前面土地餘值1.3億元加強擔保外,其餘即無擔保,而是以陳慶男、陳盧昭霞2人信用擔保,明顯違反財政部函示中期授信以擔保授信為原則之規定。

 

除此之外,高銀未詳查會計師函已揭露,慶洋轉投資的各公司財務報表均未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並對慶洋的長期投資及損益,採保留意見。而高銀常董會在慶洋公司僅就部分中期貸款提供擔保的情形下,未有足額擔保的借款部分,竟同意以陳慶男夫婦信用擔保方式,批評高銀常董會顯然就治理監督、維持適當有效內部控制制度最終責任、風險管理能力及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等法定義務,顯有未盡之處。

 

對於慶富案高銀自認為最大的瑕疵為何?高銀董座朱潤逢(左1)坦言,當初資金用途、徵授信沒有確實查核,也沒有做好貸後管理。(翻攝自新竹市政府)

 

【延伸閱讀】
●【獨家】慶富案選前再爆重大弊端 高銀常董放貸會議紀錄遭疑不實偽造
●【獨家】再踢爆!高銀早知慶富「負債比977%」竟放貸 會計師連3年拒背書

 

關鍵字: 慶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