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呂欣潔太太是獸醫! 陳凌與毛小孩的揪心羈絆(上)

陳德愉 2019年12月31日 10:00:00

當了獸醫才深刻體悟動物死別的情感衝擊,陳凌也坦言,「很多獸醫師會選擇轉行、考公職等。」(陳沛妤攝)

「動物醫師」,是一個夢幻的行業。

 

「對一個喜歡動物的人來說,在動物醫院工作真的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就像夢想樂園一樣。親切和藹的飼主,在路邊撿來好可愛的小狗,決定收編,帶來醫院做身體檢查、打預防針;小小的腳掌、茸茸的毛皮…無憂地在診台上打滾、翻肚……。」陳凌這樣述說著。

 

接下來,她說起樂園的陰暗面:總是歡樂少悲傷多,醫師的宿命是遇到生命的痛苦掙扎,這毛茸茸的樂園常常被愛動物的孩子們的眼淚淹沒了。

 

這是獸醫師陳凌記錄的日常:

 

室友(也是獸醫師)疲倦地走進家門,難過地對我說:「早上手術拔牙的動物死了……,牠本來都好好的……,但是……,唉,早知道就不要建議牠洗牙了,但我就擔心牠不處理牙齒,吃得不好,瘦得很快啊!」

 

「飼主還好嗎?」我問。

 

「一直哭啊,因為他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雖然是很相信我的飼主,並沒有責怪我,但是真的好痛苦唷!然後,下午又來了兩、三個case,都是奄奄一息,血檢X光都很可怕的那種,然後醫療費用太貴了,飼主想拚也沒有辦法,只好送牠走(安樂死)……。」

 

室友臉上滿滿的痛苦,停了一會兒,繼續說:「助理小光,下午的時候突然哭了,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看過她哭耶,她說,今天第一次看到這個品種,然後牠就死了……,我也好想哭啊!一天死這麼多動物,真的好煩啊!」

 

2010年英國正式的研究數據顯示,英國獸醫師的自殺率是一般人的4倍,醫師、牙醫師的2倍。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在2015年發表統計報告,有6.8%的男性獸醫師以及10.9%女性獸醫師有抑鬱的傾向,男女獸醫師更有高達14.4%與19.2%的比率曾經有過自殺的念頭。

 

 

會醫人不見得愛人 當獸醫絕對愛動物

 

上一分鐘,牠還用桂圓核兒般的黑眼珠望著你,熱呼呼舌頭舐著你的手背,下一分鐘,毛茸茸身體躺在冰冷的不銹鋼診台上一動也不動——於是,你的整顆心都碎了。

 

想當「人醫」的孩子,不見得對「人」特別有感情,但是,想當「獸醫」的孩子,百分百是愛動物的。只是,他們沒有想到,自己進入職場後,會遇到這麼大的情感衝擊,「所以很多獸醫師會選擇轉行、考公職等等。」陳凌告訴我。

 

陳凌是一位獸醫師,她表示,獸醫師的宿命是遇到生命的痛苦掙扎。(陳沛妤攝)

 

 

不只是呂欣潔太太 赴港救治動物寫成書

 

第一次聽說陳凌,是因為「呂欣潔的太太」的身分。2015年,她們公開宴客,是台北市開放同婚登記後,第一對去登記的同婚伴侶,接著,2018年陳凌到香港成為執業獸醫,親身經歷了反送中的激烈抗爭。她是個愛寫作的人,少年時甚至為了該投身寫作還是去當獸醫煩惱過,最後,她選擇當獸醫,繼續用筆記述自己的獸醫生涯,在今年底出版。

 

 

讀她寫的獸醫隨筆是個很大的挑戰,不是動物不可愛,只是文字裡面那個直視生命痛苦掙扎的眼神太悲傷,感受人類與動物之情的心臟勃勃跳動不停——我看到一半,想起我在天堂的毛孩子,忍不住掩卷流淚。

 

生命多麼奇妙,不同的物種竟能相互依靠心心相印,陳凌告訴我,「動物讓我感到很放鬆,透過這份工作(獸醫),我學到人類的溝通技巧。」

 

她是個酷酷的女生,剪著一頭短髮、中性打扮,自承「平常講話頗具攻擊性又神色冷淡」。過去講到陳凌,總是因為她活躍的同志伴侶,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呂欣潔,大家談呂欣潔多,談陳凌少,這是第一次陳凌為自己接受採訪。我請她分享心情,她侷促不安瞪眼看著我,這種「談心」式的題目讓她難以回答,尷尬了一陣子,陳凌說「用筆寫好了」,於是我們又掙扎了幾個小時,她還是「難以下筆」。最後,她說:「我們還是『問答題』吧!妳問一題我答一題。」

 

先說,成為一個獸醫師的過程吧。

 

 

桃園第一學霸棄醫科選獸醫 驚呆全校

 

「與動物交流相伴直接又安靜……,我一直都被那份乾淨、純粹的美好所吸引。」陳凌喜歡養狗,可是爸爸不喜歡,「不止一次發生愛犬被偷偷載去遠方丟棄的慘事。」,慘烈的寵物經驗,讓陳凌想要擁有一隻小狗或小貓的慾望更加強烈。童年媽媽帶她拜訪移民異鄉的阿姨,因為阿姨家養了「兩隻狗」,陳凌堅持「不出門遊覽」,在阿姨家跟狗玩了一個暑假。

 

從小,她對人生的想像就是:「有一間屋子,裡面來來去去都是毛茸茸、可愛奔跑的動物,醫師就是那間屋子的主人,每天在這樣的屋子工作,幫助痛苦的動物們免於疾病之苦。」

 

當獸醫,是小女孩從小的夢想。

 

陳凌童年時就想養寵物,但爸爸不准,只好窩在「養了兩隻狗」的阿姨家一個暑假,玩個夠本。(取自陳凌臉書)

 

大學聯考陳凌考上國立大學醫學系,是當年桃園縣的榜首,她堅持第一志願填台大獸醫,這個決定震驚全校,主任跟她懇談很久,勸她去當個「人醫」。主任諄諄善誘,舉自己的朋友為例,建議陳凌「先當上醫生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可是陳凌卻在心中想,「這個朋友為什麼那麼可憐。」,人生苦短,她堅持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大學畢業後,陳凌回到高中母校看老師,老師問她,「當獸醫跟妳想像的一樣嗎?」

 

陳凌說,那時候她已經不再是17歲的青少年,而是一個初入社會的青年了,剎時間,種種壓力一時湧現:長工時、待遇、以及工作現場的壓力……,陳凌沉默了幾分鐘,然後抬起頭來回答老師:「嗯!跟我想像的差不多。」接續下集

 

陳凌認為人生苦短,要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無須在意他人眼光。(陳沛妤攝)

 

【上報人物看更多】
●獸醫易爆憂鬱症 神貓斑斑教會陳凌的「生死課」(下)
●從「小燈泡媽」到時力王婉諭:從政比當受害者好(上)
●「神力阿嬤」勝過有個爸 鄧惠文的學霸女醫養成記(上)
關鍵字: 毛小孩 獸醫 陳凌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