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陳凌】獸醫易爆憂鬱症 神貓斑斑教會她的「生死課」(下)

陳德愉 2019年12月31日 10:00:00

獸醫師陳凌自認適合這份工作,她表示,雖然工作現場情緒壓力很大,但她不會在工作的現場哭。(陳沛妤攝)

她看看我,酷酷地說:「我很適合當獸醫,因為——」

 

「雖然工作現場情緒壓力很大,可是我不會被身邊發生的事情影響。」

 

「我不會在工作的現場哭。」

 

她告訴我,書出版後自己接到一個讀者回饋,「他也是一個獸醫師,可是工作1、2年後就憂鬱症爆發。」

 

「(動物的)生命是很脆弱的,6、7歲就已經老了,要注意牠們的身體,有時半天、一天就走了。」

 

「我們的文化不鼓勵大家去思考(死亡)這件事情,(如果動物死亡)飼主都會很自責。人類比較脆弱,很多人無法承受這份工作。」

 

每天上班一打卡,陳凌便如同坐上雲霄飛車。

 

 

喵星人罹燒錢腎病 飼主哭著帶牠回家

 

她告訴我「斑斑」的故事。斑斑是一隻4、5歲的虎斑貓,因為腎指數過高而住院,貓咪一旦有腎臟病,很難恢復原本的功能,只能用點滴治療或是洗腎,讓貓咪度過最危險的時刻,等待腎臟逐漸恢復功能。

 

不過,貓咪洗腎很貴,斑斑的飼主雖非常關心牠,卻拿不出幾萬塊來賭一把(因為也不一定會好)。於是,陳凌只能看著斑斑越來越虛弱、越來越喘,最後醫院通知飼主,飼主趕來抱著斑斑不停流淚,但還是決定將貓咪留在醫院繼續打點滴。

 

第二天陳凌來上班時,籠子已經空了——

 

「斑斑呢?」她問。

 

夜班助理答:「喔!那隻虎斑貓嗎?半夜喘得很厲害,還癲癇,我們通知飼主,飼主來看牠啊!他們說不希望貓在醫院走掉,也不想讓牠急救受苦,所以就把貓帶回家了。」

 

陳凌說,她出書後接獲一個同是獸醫師的讀者回饋,他透露工作1、2年後就憂鬱症爆發,壓力甚巨。(陳沛妤攝)

 

「飼主離開醫院的時候,狀況還好嗎?」

 

「就哭得很厲害啊!」

 

不知斑斑走的時候是否很痛苦?想到這兒,陳凌覺得自己也好痛苦。

 

兩個星期後,陳凌接到斑斑主人的電話。

 

「請問陳醫師在嗎?我是斑斑的飼主,我想幫牠約結石手術。」

 

「斑斑?哪隻斑斑?」

 

「牠之前在你們那邊住院啊!還差點死掉耶!」

 

 

虎斑貓奇蹟似復活 深感生命無極限

 

斑斑!斑斑還活著?

 

「陳醫師,牠還活著耶!」飼主興高采烈地說:「我們把牠帶回家時,也以為牠一定死定了……,可是過了一兩天後,牠突然爬起來了,還吃東西,現在就很正常的樣子。」

 

更神奇的是,斑斑來醫院檢查,一切指數都恢復正常,連膀胱結石都消失了。牠沒有接受最積極、昂貴的治療,也沒有神醫降臨,卻從垂死掙扎中活過來了。

 

陳凌說,這是斑斑為我們上的生命課——醫學或有極限,但是生命是無極限的。

 

這個故事使我熱淚盈眶了,我相信,斑斑也不想要離開主人溫暖的懷抱吧!人與動物之間的神秘連結,沒有文字語言,永遠在最高的靈性層次。

 

一隻虎斑貓「斑斑」,讓陳凌深刻體悟到醫學或有極限,但生命卻是無極限的。(陳沛妤攝)

 

 

狗寶貝焦慮惹事 「寵物溝通」揪出原因

 

在醫療現場,陳凌常遇到「相信寵物溝通師超過獸醫師」的飼主。

 

「比如說,我告訴飼主,寵物很危險要開刀,他們可能會回答我,找過寵物溝通師,溝通師告訴他們,寵物只是肚子痛,不想要開刀。」

 

陳凌笑著告訴我,自詡受過科學訓練,過去是完全不相信寵物溝通的,但是太太呂欣潔改變了她。

 

那時,她與與呂欣潔剛剛收養阿竹(狗狗),只要她們不在家,阿竹就把家裡搞得天下大亂,呂欣潔買了許多教養幼犬的書,還送阿竹去上犬隻訓練班,用盡手段想要教好阿竹,沒想到最後最有效果的,竟然是「那次很有意思的寵物溝通經驗。」陳凌說。

 

知道陳凌不喜歡,呂欣潔是偷偷瞞著她去的,但是,當陳凌看到溝通師的信,卻對溝通師的叮嚀印象深刻。

 

溝通師說,她的太太(那時是女友)可能因為生活工作緊湊比較容易焦慮。「動物的狀況都OK,妳(呂欣潔)的狀況反而比較大。」

 

呂欣潔瞞著陳凌找「寵物溝通師」,順利收服愛搗亂的狗寶貝「阿竹」。(陳凌提供)

 

飼主的焦慮會透過動物的行為問題逐漸蔓延,讓動物無法安心的生活。

 

溝通師給她們的建議是,「嘗試著每天出門、回家、睡覺前都深呼吸幾次,確定『我現在人在這裡,一切都如我所願的進行』,狗貓應對著人類的氣場,也會連帶地趨於平靜和諧。」

 

在穩定和諧的情況下,大多數的飼主都有能力與寵物溝通的,陳凌說。

 

這,不就是家嗎?提供每個成員穩定的情感支持。

 

現在阿竹很好了,陳凌說;後來,主人們結婚,後來,新的貓咪成員加入這個家庭,他們成為3隻貓1隻狗的6口之家。

 

 

 

同婚給了她「夢想家」 港漂2年就回台

 

我問陳凌,同婚合法後,生活有什麼改變?

 

她說,「上個星期,我拿著我的身分證去郵局幫太太領信。」抿著嘴微笑:「感覺很好。」

 

結婚後養家很重要,香港的大學沒有獸醫系,台大獸醫系畢業生在香港炙手可熱,薪水是台灣的2、3倍。2018年,陳凌飄洋過海去香港執業,我問她這一年在香港的情況,陳凌說,這一年反送中的激烈抗爭,讓她想要回家。

 

「每個周末都有抗爭,我曾在馬路上遇到放催淚彈。」

 

「我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下安心工作,這幾個月來壓力非常大。」

 

她告訴我,太太、狗狗、貓貓,都在這裡等她回家,「我只是去2年,很快就回台灣!」陳凌說。

 

赴香港執業分擔家計的陳凌說,目擊過反送中抗爭後,著實讓她非常掛心台灣的妻子跟毛小孩們。(陳沛妤攝)

 

因為,這裡才是陳凌工作能量的來源——一間屋子,裡面來來去去都是毛茸茸、快樂奔跑的動物,陳凌是這個屋子的主人,照顧大家——這夢中的樂園,就是她和呂欣潔共築的家。是這個家給了陳凌滿滿的豐沛正能量,讓她出門面對那些帶著病痛來到醫院的毛孩子們。

 

那些孩子們都是陳凌的動物老師,她說,他們每天都在提醒她,永遠莫忘初衷。

 

莫忘初衷。回顧上篇

 

 

【上報人物看更多】

●呂欣潔太太是獸醫! 陳凌與毛小孩的揪心羈絆(上)

●從「小燈泡媽」到時力王婉諭:從政比當受害者好(上)

張作驥出獄變暖男 最怕放母親守家孤獨死(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