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中國爲何淡化「厄齊爾辱華事件」

黎蝸藤 2020年01月02日 07:00:00

厄齊爾指責中國對「東突厥斯坦人」(即中國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維吾爾人)進行人身、宗教、文化壓迫。(湯森路透)

世界範圍内的「辱華」事件不斷。繼「NBA火箭隊總經理莫雷辱華事件」之後,又發生「厄齊爾辱華」事件。事緣德國的土耳其裔足球球星,目前效力於英超阿森納(阿仙奴)的厄齊爾(奧斯爾)在社交媒體Instagram和推特上發表「辱華」言論,「傷害了中國人民感情」,引發軒然大波。中央電視臺立即停播一場阿森納的比賽;環球時報等中央媒體對厄齊爾的「錯誤行爲」口誅筆伐;百度貼吧徹底關閉了「厄齊爾吧」;著名的體育社區虎撲,厄齊爾的粉絲紛紛改名以表示「祖國利益最大」。

 

然而,正當人們預期「莫雷辱華事件」重演的時候,中國卻驟然「軟了」下來。

 

在莫雷事件中,莫雷第一時間刪帖,火箭隊聲明莫雷的言行不代表自己,NBA總經理施華向中國表示歉意,但中國不依不饒,非要火箭隊和NBA把莫雷炒了不可。中國央視和騰訊網不但封殺火箭隊,還停止轉播整個NBA的比賽。NBA在大陸的季前賽,其商業活動紛紛被取消,直到美國群情洶湧,才在取消直播的情況下,允許季前賽照常舉行。NBA在中文微博上的道歉和澄清,中國媒體高呼「不算數」,認爲這是「敷衍中國人」;非要在海外媒體,一般中國人看不到的臉書和推特上用英文道歉才「算數」。

 

相反,在厄齊爾事件中,厄齊爾沒有刪帖。阿森納(Arsenal Football Club/兵工廠足球俱樂部)在中國微博上發表官方聲明:「其所發表的内容均為厄齊爾的個人觀點。阿森納作爲一家足球俱樂部一貫堅持不涉及政治的原則」。除了撇清與厄齊爾言論的關係之外,沒有「向中國人民道歉」,也沒有譴責厄齊爾的言論,更沒有在臉書推特上道歉。英超也沒有表態。

 

中國居然就輕輕放過阿森納,不進一步封殺,更自始至終沒有提封殺英超。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硬」了兩天之後,就出現大逆轉。中國外交部居然出面替厄齊爾說好話,發言人耿爽說「但他(厄齊爾)似乎被一些假新聞蒙蔽了雙眼,被一些不實之詞影響了判斷」。之前還相當氣憤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則建議球迷「不能為這些事件太生氣」。之後,整件事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阿森納也解禁了。

 

是厄齊爾的言論對中國的「冒犯」不如莫雷大嗎?當然不是。

 

新疆的「再教育營」雖然有中國「反恐」理由爲此辯護,但大規模的「預防教育挽救」,無論如何很難打贏對西方國家的輿論戰。(湯森路透)

 

對厄齊爾的態度簡直天淵之別

 

莫雷所謂「冒犯中國」,只是在推特上轉發了一張「與香港人站在一起」的圖片而已。厄齊爾在Instagram上,寫了原創的長篇大論,指責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政策。

 

厄齊爾用土耳其文發言,中國媒體雖然在第一時間發動網絡大批判,但都沒有進行全文翻譯。絕大部分中國人也不懂土耳其文,因此雖然中國球迷很憤概,真正了解的厄齊爾發言内容的人其實並不多。

 

厄齊爾的發言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指責中國對「東突厥斯坦人」(即中國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維吾爾人)進行人身、宗教、文化壓迫。第二部分的發言更多地針對穆斯林國家,指責這些穆斯林國家對同為穆斯林的遭遇卻不發聲。

 

第一部分的發言主要指國際媒體報導的中國在新疆建立規模龐大的「再教育營」。中國方面的名詞是「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或稱之爲「轉化所」、「去極端化培訓班」或「教育轉化培訓中心」等等。根據中國國務院發表的《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的説法,中國「依法設立教培中心,教育挽救有輕微犯罪行為或違法行為人員,消除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影響,避免其成為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的犧牲品,努力將恐怖活動消滅在未發之前、萌芽狀態。」

 

顯而易見,厄齊爾對中國的指責遠比莫雷對中國的「指責」嚴重得多,而且也有主動意識得多。環球時報在厄齊爾事件之初也認爲「(厄齊爾事件)性質嚴重多了」。可是,此後中國對莫雷和對厄齊爾的態度,簡直是天淵之別,判若雲泥。

 

這種反差令人疑惑。然而,也並非沒有線索。

 

美國最近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和《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根據中國的説法,兩者都「嚴重侵犯了中國的主權」。但中國對兩者的反應也大有不同。

 

在制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的過程中,中國一直表達不滿和施壓,用盡全力企圖阻止法案通過。在媒體上也一早展開批判,早早提出了香港的事件是美國發動的「顔色革命」。

 

在事後,中國不但出動各對口單位(外交部、港澳吧、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公署、香港政府、人大外事委員會、政協外事委員會)提出抗議,還兩次召見美國駐中大使抗議。

 

在口頭抗議之餘,中國還採取措施,包括暫停審批美軍艦機赴港休整的申請,同時對四家「在反修例風波中『表現惡劣』的非政府組織(NGO)」(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人權觀察、自由之家)實施制裁。還盛傳中國考慮將參與制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美國議員列入不准入境黑名單,包括中國內地、香港和澳門。這些措施當然無法對美國造成太大的打擊,但確實比口頭上的反駁進了一步。

 

相反,在美國制定《維吾爾人權政策法》的過程中,基本上沒有聽説中國採取什麽措施施壓阻止。事後,雖然對口單位也紛紛抗議(外交部、人大外事委員會、政協外事委員會、民族事務委員會、反恐辦、新疆人大常委、新疆政府、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中國伊斯蘭教協會、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新疆伊斯蘭教協會、中國人權研究會),而且與新疆有關的對口單位也比香港的更多,更顯得聲勢浩大,但除了口頭抗議之外,並無進一步的行動。

 

可見,在香港和新疆的問題上,中國採用了兩種不同的應對方法。在香港問題上,中國不怕打一場「國際輿論戰」,把事件搞大。

 

中國在新疆建立規模龐大的「再教育營」,引起國際媒體指責。(林瑞珠提供)

 

新疆不會發生顏色革命

 

但在新疆問題上,中國卻希望把事件淡化。中國雖然推出英文版的《中国新疆 反恐前沿》,但重點依然放在「反恐」(素材都是發生在2009-2014年間的涉及維吾爾人發動的恐怖襲擊事件),為中國的新疆政策辯護,而不是指責「別有用心的國外勢力」上,這屬於「防禦」,而不是報復和反擊。在美國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之後,中國還宣佈,所有的「教育轉化培訓中心」的學員都已畢業。

 

對這種反差的解釋可能有以下幾個。

 

第一,新疆雖然名為「自治區」,實際被中國政府牢牢控制。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對新疆的發聲,很難實質性地影響中國對新疆的政策。

 

相反,香港的自治雖然近年來一直被侵蝕,但與新疆對比,香港的「高度自治」畢竟是實質性的,中國不能繞過香港政府直接對香港治理。這樣做除了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外,還會嚴重打擊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因此,中國始終有一種「失去香港」的心病,擔心美國等「西方勢力」對香港反政府力量的支持,會實質性地損害中國對香港的控制權。

 

換言之,在中國看來,顔色革命有可能在香港上演,卻不大可能在新疆發生。所以中國必須高調在香港問題上反擊。

 

第二,新疆的「再教育營」,雖然中國有「反恐」理由爲此辯護,但大規模的「預防教育挽救」無論如何很難打贏對西方國家的輿論戰。因此,中國寧願在這個問題上低調處理。

 

相反,在香港問題上,中國其實感到自己是理直氣壯的。畢竟,中國沒有出兵香港,重演六四,而香港警察在此六個月的表現,雖然飽受詬病,但至少沒有發生可以確認的警察直接導致的人命損失。這和過去一年國際多個地區的類似事件相比(包括法國、印尼、印度等民主國家),仍然算是有節制的。事實上,有不少外國人,包括在香港居住的英美日等國人士,在公開發言中站在香港警察這一邊。因此,中國認爲自己並非站在無理的一方,不怕打這場輿論戰。

 

第三,也是更重要的。香港問題上,中國面對的是老牌對手美國人。但在新疆問題上,除了西方國家之外,中國還面對需要拉攏的穆斯林國家。

 

指責穆斯林國家不發聲,正是厄齊爾發言的第二部分。有趣的是,不但中國傳媒基本沒有提及這第二部分,不少西方媒體也沒有翻譯第二部分,或者至少不強調第二部分。

 

穆斯林國家政府與人民態度未必一致

 

事實上,厄齊爾對這些穆斯林國家還是輕描淡寫了。穆斯林國家豈止不發聲,就在西方22國聯合聲明譴責中國的新疆政策的同時,中國組織了37國支持中國的聲明,其中大部分國家都是穆斯林國家。之後,在聯合國聯合國專責社會、人道和文化問題的第三委員會,中國又組織了一個54國支持新疆政策的共同聲明,支持國家也包含了大量穆斯林國家。

 

即便是厄齊爾的本家,與維吾爾人同一種族的土耳其,本來最應該對新疆問題發聲,但除了沒有簽署以上兩個聲明之外,對維吾爾人的問題上也不見得有多積極。

 

厄齊爾的好朋友,土耳其總統厄爾多萬,在今年7月訪問中國時,還說讚揚中國在新疆的政策,令新疆各族人民「生活愉快」,又說有人故意濫用新疆的形勢,試圖破壞中土之間的關係。

 

這些穆斯林國家的支持,有力地在國際上抵禦了西方政府的壓力。這是中國無論如何不能失去的。

 

穆斯林國家的政府爲什麽多支持中國政府一方,這有很多的因素。雖然很多人很自然地歸咎於中國的經濟上「收買」了這些國家,但這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因素。在類似問題上,皇帝(穆斯林國家)不急太監(西方國家)急的情況,並非只有維吾爾人的個案。比如在緬甸的羅興亞人問題上,西方國家比穆斯林國家發聲更積極的情況同樣存在。

 

值得指出的是,大部分穆斯林國家都不是民主自由的政體,因此,穆斯林國家政府的態度與人民的態度,未必一致。實際上,穆斯林對被歧視相當敏感。如果在西方國家發生穆斯林「受歧視」的情況,不但民間群情洶湧,這一堆穆斯林國家也會相當積極地發聲。因此,中國在處理這個問題時顯得非常謹慎,以免過分刺激同樣是以「敏感」著稱的穆斯林人民,導致民情逆轉。故中國寧願讓這個問題淡化,而不願意這個問題擴大。

 

相反,中國對西方政府、西方公司、西方人民知根知底,能預測對方的底線,也有一套管控策略,因此中國並不太害怕在香港問題上對美國強硬一點。

 

※作者為旅美學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