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國瑜罵媒體「黑韓產業鏈」也逃避不了問題

冼翰宇 2020年01月01日 00:00:00

韓國瑜在辯論會上罵提問媒體沒水準的荒腔走板演出,只是再次證明這個人對民主制度的蔑視。(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2020年總統大選進入最後倒數,隨著唯一的一場電視辯論會在12月29日落幕,多數公民對於見到候選人們就政見進行理性攻防的期待,可以確定在這次大選中缺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主要候選人漫天無的放矢,另一個則迫於回應無中生有的陰謀論。

 

相較於錯失一次難得的公民機會教育,更讓人感到痛心的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竟然當著全國,乃至於海外所有關心這場選戰的民眾,做了最壞的示範。

 

面對擔任辯論會提問人的《蘋果日報》副總編輯蔡日雲發問,攸關外界關注的候選人「金錢往來」爭議,韓國瑜不回答也就罷了,他卻以尋仇式的語氣批評《蘋果日報》「沒水準」;而當《中央社》總編輯陳正杰希望韓國瑜能向民眾闡述,如何在中國的壓力下堅守台灣主權及自由民主,則被他以長輩的口吻指責把台灣「狹窄化」。

 

這也早已不是韓國瑜第一次以近乎公審的方式,攻擊那些沒有百分之百擁護他的媒體及其員工。不論是演藝人員還是政治人物,難免會在聯訪時被問到不喜歡的問題,但多數因為具備身為公眾人物的自覺,經常為了避免直接對撞而選擇「四兩撥千金」。

 

然而韓國瑜卻一次次把自己的格局做小,先是例行性地問對方「哪家媒體」,待第一線的採訪記者——《三立》和《新唐人》的記者都遇過——回答後,不是直接跳過問題,就是語帶諷刺地酸一句「喔,難怪!」

 

人們常說新聞是「第四權」,也就是獨立於「三權」(行政、立法、司法)以外的獨立制衡力量,如果今天一個新聞從業者只會巴結受訪人、處處阿諛奉承,只講那些應該受到監督的對象愛聽的話,那才真的是怠忽職守,同時愧對社會賦予的期待與責任。

 

然而越來越多不入流的政客,當被問到不討喜的提問時,試圖把基層從業人員跟所屬公司相互連結、貼上標籤並視之為敵——例如川普對CNN、MSNBC、《紐約時報》等媒體的手法,韓國瑜則是一再想把認真工作的新聞人貼上「黑韓產業鏈」的標籤,藉此逃離核心的問題風暴。

 

韓國瑜在29日辯論會上荒腔走板的演出,只是再次證明這個人對民主制度的蔑視。然而事件背後更令人憂心的是,一個理當接受監督的政客如此敵視社會的檢驗,一旦讓他掌握更多的權力,公民是否還有表達異議的權利?

 

民主時代,媒體與掌權者的關係,對雙方而言都是新的挑戰。事到如今,掌權的被檢驗者若仍期待媒體來為其上妝,這樣的舊思維是不足以領導新時代的人民的;同理,媒體機構若仍不放棄為手握權力的政客們擦脂抹粉,下場自然就是在收視浪潮中被淘汰。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