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告訴韓總 新潮流是怎麼養成的

陳嘉宏 2020年01月01日 00:02:00

陳菊是新潮流系大姊大,吳怡農父親吳乃德則是新系的創流「十八飛鷹」。(攝影:張哲偉)

很多人不懂韓國瑜以及柯文哲為什麼一直抓著新潮流與陳菊打?其實這事並不難理解:新潮流是執政黨的最大派系,陳菊曾是民進黨最大的地方諸侯,攻擊他們,不但有機會挑起民進黨內的矛盾,也想要挑起基層民眾的相對剝奪感:這個從基層一路打拼終至拿到政權的政黨,執政後分官鬻爵、吃香喝辣,根本忘了苦哈哈的老百姓。韓國瑜這種操作在去年的高雄市長選舉曾經成功過一次,這次不過想如法炮製罷了。

 

民進黨執政後有沒有只分封派系、忘了自己的支持者?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不過,韓國瑜所舉的例證與說法,有許多明顯錯誤;諸如說:「新潮流借雞生蛋,控制民進黨吃香喝辣,白天總統蔡英文,晚上總統邱義仁。」是把邱義仁的帳掛到新潮流頭上,卻對「喇叭」(邱義仁)已超過十多年與新系不相往來毫無所知,顯示他對民進黨的派系生態與人事更迭非常外行。連基本事實都無力掌握,後續說法當然也跟著荒腔走板。

 

外界對於新潮流總有不少傳說,原因在於新潮流的確名人(能人)輩出,不僅陳菊、賴清德、鄭文燦、潘孟安是新潮流,立法院還有約15名立委可被明確歸屬於新系,就連這次立委選舉備受矚目的新人吳怡農父親吳乃德,都曾是30多年前新潮流創流時的「十八飛鷹」。不過,要進入新潮流有他們自訂的「審核過程」與一定程序,況且有「入流」就會有「退流」,把「一日新潮流」當成「終身新潮流」,就是韓總所發生的基本謬誤之一。

 

其實,不只邱義仁早已不是新潮流,黃偉哲也早在十多年前就因台南立委佈局問題與新系拆夥(雖然現在雙方在台南維持結盟狀態),被點名的李文忠更是在扁執政末期就與新系漸行漸遠。陳菊、賴清德、鄭文燦等人雖然有新潮流身份,但他們同時是民進黨的從政黨員,把新潮流當成鐵板一塊,把他們用的人全歸到新系頭上,又是偏離事實。

 

民進黨二次執政後,大量進用陳菊市府的政務官,不是因為陳菊或新潮流,而是因為陳菊執政高雄的11年間,民進黨多數時候處於在野的狀態,高雄市府成為民進黨培養政務人才的最重要基地。事實上,新潮流系對於外界頻頻把「菊系人馬」全部算到新系頭上一直感到非常不滿,所謂「南流」與「北流」的說法也不脛而走,而「南流」的這些高雄政務官絕大多數根本沒有「入流」,韓國瑜在辯論會場上違規秀出的手板,錯誤率就達八成以上。

 

新潮流能發展成當今台灣政壇第一派系,不是來自於它「搶位子」的功力,而是它綿密的人才培養系統。十幾年前的蔡其昌、吳思瑤及邱志偉,分別只是邱太三、李文忠以及洪奇昌的助理,之後蔡其昌被派到廖永來主政下的台中縣府當民政局長,邱志偉同樣在楊秋興與陳菊手下擔任民政局長,吳思瑤則在新系支持下投入北市士林區的市議員選舉,有了這些歷練,他們才得以更上層樓選上立委。不過十多年前,蔡其昌還是立法院的小助理,而如今他已貴為國會副議長,極可能在下屆台中市長選舉挑戰盧秀燕,你能想像這種事可以在國民黨內發生嗎?

 

新潮流先是挑選出有潛力的國會助理,將他們「外放」到新潮流系縣市長執政地方政府歷練,或者投入縣市議員選舉,再伺機投入立委選舉,知名度較高的派系領袖或立委則負責募款或為他們站台助選,這種獨一無二的人才甄拔模式,才讓新系人才源源不絕。老一輩的吳乃仁、洪奇昌、陳菊拉拔出賴清德、鄭文燦、潘孟安等中生代,中生代再支持現在台面上的新系立委。而如果再仔細觀察新系如何佈局現在所謂的「太陽花世代」,安排他們到地方歷練或選舉,幾乎可以預見未來一、二十年台灣的地方政治生態會如何演變。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新潮流被視為「民進黨的防腐劑」。原因不僅在於早期美麗島系與新潮流系兩大派系抗衡時,新系始終堅持相對較高的理想性;也因為新系這套人才甄拔模式,比起一般政治人物多了一層內控機制。

 

無論是韓國瑜或柯文哲都是台灣政壇一夕爆紅的政治人物,要讓他們理解如何按部就班、善待人才,建立自己的團隊,實在如夏虫語冰;更別說他們所舉的例證,多數根本背離事實,胡扯八道。新潮流系發展迄今當然已經浮現諸多問題,但如果國民黨或韓國瑜身邊也有個「類新潮流系」,豈會選到今天進退維谷、荒腔走板的局面。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