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總習總折煞國民黨青壯世代

卓然 2020年01月03日 00:00:00

經過韓流這一番折騰,一路捨命陪君子助選助講的國民黨中青世代,個個內傷都不輕。(攝影:王侑聖)

除了荒唐古怪,很難找到更妥適的字眼來形容這場大選,總統一局應該已無懸念,剩下來的就看立委席次如何消長,因為這將決定國民黨選後重建的權力分配。

 

韓國瑜喜歡用代表字概括複雜事物,三位總統參選人中,蔡英文尋求連任過程先苦後甜,獲得提名後當得一個「逸」字,以逸待勞,安步當車;宋楚瑜臨時起意,但由於經驗豐富,不求有功,稱得上一個「澹」字,唯獨雄心勃勃的韓國瑜,半年之內從意氣風發轉而意志消沉,他大概刷新了總統候選人公開行程最少的紀錄,堪當一個「閒」字。

 

有媒體工作者費心整理他的行程,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打從去年十二月以來,韓國瑜的競選行程少得可憐,除了可能因經費考量而減少的造勢場子外,他替同黨小雞站台也顯得意興闌珊,三場政見發表會和一場辯論會,不僅需要事先閉關,會後還要充電,就以月底最後一周扣除政見辯論之外的四天而言,韓國瑜總共才排了5個行程,平均一天亮相不到一小時,韓國瑜的競選策略到底怎麼回事?他到底在忙些什麼?

 

一個請假參選總統的現任高雄市長,號召了海內外號稱三十萬人來壓制罷韓氣燄,他自己卻只應付二十分鐘就走人,相對於國民黨內的其他幾位重量級抬轎人,比如說馬英九或朱立倫就忙得不可開交,老馬四天排了39個行程,是韓國瑜的7倍多,朱立倫也南北奔波,為立委拉抬聲勢。套句韓國瑜最喜歡的順口溜,這叫做「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韓國瑜也許不是不急,而是他心裡別有輕重緩急,相對於挑戰總統大位,他眼前的挑戰應該是如何保住剩餘的三年市長任期,再徐圖國民黨主席大位,進而取得和習總書記平起平坐的地位。

 

朱立倫想的應該也是同一碼事,未來四年蹲點待東風,沒有比黨主席更適當的位子,半推半就出任韓的競總主委,已經夠為難他了,太賣力,衝破自己得票381萬的樓地板,恐有損挑戰主席的正當性,選得太難看,又不知如何收拾滿目瘡痍的災後重建。

 

相對而言,馬英九顯得純情可愛許多,他吞下韓粉的霸凌羞辱,也不介意韓國瑜把他看「軟」,足證他對國民黨情深義長不是蓋的。選後檢討戰犯,吳敦義絕對逃不掉首惡罪名,至於韓國瑜,最多就像偷吃了蟠桃的孫悟空,砸爛天宮,最壞的結果,也只是被壓在五行山繼續修行。韓國瑜對國民黨危害,還不在於斷送一次重返執政的機會,而是戳破了國民黨人才濟濟的神話,他讓選民徹底看穿了一個百年大黨,居然沒有任何自我糾錯機制,經過韓流這一番折騰,一路捨命陪君子助選助講的中青世代,個個內傷都不輕。

 

陳文茜說這一役之後,民進黨可能執政十二甚至二十年,果真如此,民進黨該感謝的其實不只韓國瑜,習近平的功勞或許還大一些。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