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一國兩制」新解之「鮟鱇魚理論」

阿將伊崮喜瀾 2020年01月04日 00:00:00

作者認為,台灣就是那一整條鮟鱇魚,具有實權的「原住民自治政府」便是它頭上的「那盞燈」。(資料照片)

乍看這標題,可能有人誤以為我跟鮟鱇魚很熟或是我長得像鮟鱇魚也不一定…

 

都不是,會使用這名詞乃是因為它所呈現的「符號」(Saussure, 1916)和「象徵」(Petocz,1999)。

 

它們是…「當你認為它像什麼,它非但不如你想的,甚至可能反其道,出乎你的意料」

 

不過,我必須強調「鮟鱇魚理論」是站在鮟鱇魚的生理結構和習性比喻「一國兩制」,絕對沒有一點對「鮟鱇魚」大哥不敬或是對它「抹紅」(傾中)或「美白」(親美)之意,所以,假使你現在已漲紅臉,準備調動「婉君」(網軍)或扛出你身後的「意識形態」有色大旗朝我揮舞時…拜託,先讀完它!…

 

因故,我會發想這論點,首先是根據以下描述:

 

第一、鮟鱇魚是底棲魚類,它的眼睛基本沒太大作用(Anglerfish, 2013, Oct. 9);這種情況就像台灣的國際處境艱難,無法拓展視野,即便有時能發聲或出現國際媒體或節目中,也只是杯水車薪。

 

第二、鮟鱇魚不善游泳,經常需要靠腹鰭爬行;比喻台灣與國際關係開展困難 ,舉步維艱,感覺如同鮟鱇魚不善游泳一樣。

 

第三、鮟鱇魚的嘴巴有銳利內傾的長牙,被咬的獵物通常不容易逃脫;暗喻台灣雖然受限當今國內外情勢,只要抓住機會,必定有能力應付。

 

第四、鮟鱇魚的胃部極富彈性,能吞下比自己體型還要更大的魚類;長期以來,無論台灣面臨多少國際金融丕變,大多能化險為夷,將損失降到最低(于宗先 & 王金利,2005; 2010),因此,這是比喻台灣默默蓄積的各方實力,早已具備相當的應變基礎。

 

沒錯!既然台灣「現階段」無法獨立, 但是,你們卻可以讓原住民優先自治。如此,在不違背當前兩岸的現狀,充分讓「原住民自治區」在國際發聲,甚至,讓它有權利參加國際會議。因為這些都在不違背對岸利益的前提之下,不是嗎?當然,所有細節依然有待商討(施正鋒,2010),不過,我仍要提醒有疑問的朋友,不妨去了解立法院已三讀通過的原住民自治相關法律(章忠信,2005,Jan.25; 范正祥,2019,Nov.5),應該更容易判斷它可行!

 

另外,我還有一個更重要理由支持具有實權的「原住民自治」-它不但是適應當前環境變遷的必走途徑,也是重大趨勢,更是各國政府和學者們所積極鼓吹「建立政治實權的環保組織」(Reed, Godmaire, Abernethy & Guertin, 2014; George & Reed, 2016),這種情況也早已反應在當今國際原住民保留區及其所屬國家的關係上(Franklin, 1977; Batisse, 1982; Reed, Pressey, Cabeza, Watts, Cowling, & Wilson, 2007; McDermott, L., Enns, E., Reed, M. & Mendis-Millard, 2015; McDermott, Enns, Reed, & Mendis-Millard, 2015),因此,所謂的「原住民自治」不再只是夢想或是政治問題,它更是極重要、能適應全球環境變遷的重大解藥。

 

長期以來,台灣的意識形態之爭愈演愈烈,從過去在媒體對罵,到各自調動擁護者在街頭抗爭,幾乎到達短兵相接地步!即便,連一個和睦家庭只因為政治立場不同,也能演變成相互視如寇讎的地步(網路溫度計,2018,Nov.23),試問各位,你們於心何忍?

 

為此,我會用這一個理論乃鑒於以下的理由:

 

首先,就代表性而言;只要「台灣原住民自治政府」有權能代表中華民國台灣,我們可以協調加入正式的國際環保組織,藉此跟大陸交涉,相信只要在不違背雙方堅持的前提下,中國大陸應該不容易排斥我們,因他們必須考慮這個組織也是一個具備法權依據的環保政府,而且是一個原住民政府。

 

其次,就環境變遷的角色來說;未來「台灣原住民自治區」不只代表台灣政府,它更是國際社會環境保護組織一員,透過國際組織,跟中國大陸環保單位共同合作,就其所擁有的主權性及跟對岸的共同意識,相信比起現在的臺海兩岸情況,絕對還要緩和。

 

畢竟,跟同樣能代表中華民國台灣政府的另一個政治實體的「原住民自治政府」對談,對他們來說,除了能贏得美名,也能宣傳中國大陸推展環保、彌補其動輒被歐美指責迫害少數民族的污名。跟當今的美國執政者所背負不積極從事環保的現況相比(傅莎、柴麒敏 & 徐華清,2017),絕對有明顯區隔。另外,「台灣原住民自治政府」比起時下那些動輒被譏諷為「媚中」(陳冠穎,2019)的個人或團體也更具實質效益,不是嗎。

 

總而言之,台灣就是那一整條鮟鱇魚,具有實權的「原住民自治政府」便是它頭上的「那盞燈」,如此 一來,具有敏感身分的台灣便可以「不直接」出面,而憑藉頭頂的「那盞燈」,去吸引無數的大魚或小魚前來,進而大小通吃。

 

至此,相信可能有人會疑慮,如果未來當所謂的「原住民自治政府」的權力變得愈來愈大時,會不會影響台灣「另一個」政治實體,甚至壓倒它?

 

我倒是很樂觀認為:「絕對不會!」

 

「因為…無論鮟鱇魚頭上的『那盞燈』變得愈來愈大或是愈來愈有吸引力和影響力時… 你相信它有能力取代整條鮟鱇魚嗎?」   

 

因此,我所說「一國兩制」指的不是海峽兩岸,而是台灣島上所存在的、共同「管理」一個中華民國政府的兩個政治實體,他們不但是兩個不具分裂的政治實體,而且,還是互補又能互惠的「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民國台灣原住民自治政府」。

 

※作者為國立台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 博士候選人/文化、影像工作者和「出神入化」 專書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