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人權問責立法  「反華」國際戰線成形

何清漣 2020年01月10日 00:01:00

美國2019年11月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針對參與香港人權迫害的香港及中國政府官員進行個人問責。(湯森路透)

五眼聯盟(Five Eyes)成員之一的紐西蘭曾因中國在該國大舉購買影響力而親中,外界一度認為該聯盟趨近瓦解。但現在因為其他四國公開狙擊中國滲透,並有其他國家加入,而再度形成一條讓中國頗為在意的國際戰線。公開狙擊由兩類法案組成:一是人權問責法案紛紛成行;二是各國紛紛通過反間諜法,防滲透法、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實施《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國家逐漸增多

 

2019年最讓中國當局憤怒的是美國2019年11月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一法案的要害是針對參與香港人權迫害的香港及中國政府官員進行個人問責,其內容與美國2016年通過的《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基本相同。

 

《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是一項美國國內法。2009年,俄羅斯稅務律師謝爾蓋·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因致力於反貪腐在拘留期間遭受酷刑死亡。

 

2012年,美國國會通過以他命名的法律,制裁據信參與重大人權侵害的俄羅斯官員,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禁止他們入境美國。2016年,美國國會以此法為基礎,制定《全球馬格尼茨基法》,允許行政機關對世界任何地方犯下人權侵害或重大貪腐的人員實施簽證禁令和個別制裁。被認定的肇事人將由美國政府公開宣佈為人權侵害者,將被拒絕進入美國,其在美國境內的所有資產都不能動用,所有在美國的企業和銀行都會被禁止與他們或他們的企業進行商業交易。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發佈13818號行政命令,擴大了符合制裁條件的侵犯人權者的標準,降低了嚴重侵犯人權的責任人或同謀者的門檻。一旦被美國列名在制裁名單上,隨之而來可以啟動其它問責機制,美國和國際執法部門可以對有關刑事指控展開調查。

 

據《澳大利亞人報》消息,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要求議會外交、國防和貿易聯合常務委員會對引入以美國的《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為藍本的立法進行研究,以便制定澳洲版的人權問責法。該法允許為侵犯人權行為負有責任以及對「重大貪污進行實質性協助,贊助或提供資源」的外國個人施加簽證,以及與財產有關的制裁。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湯森路透)

 

如果澳大利亞通過類似立法,它將成為五眼情報網絡國家中繼美國、英國和加拿大之後第四個通過此類法律的國家。至今為止,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或者在原在法律中相關內容的國家計有愛沙尼亞(2016年)、英國(2017年)、加拿大(2017年10月一致通過《外國腐敗官員受害者正義法》),立陶宛、拉脫維亞2018年2月通過立法,是波羅地海三國最後一個立法的。歐盟現在也要求成員國實施這一法律。

 

人權問責的作用在於阻嚇

 

《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實施以來,美國政府已經依照此法對一些國家的官員實施了制裁,2017年,美國總統認定了制裁中國警官高岩,因其在監禁維權人士曹順利、並造成她死亡於警方監管之下扮演了角色。 迄今為止,他是唯一根據這部法案而被點名制裁的中國官員。比如2018年11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公告凍結參與殺害沙烏地阿拉伯異議人士、《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賈邁勒·卡舒吉的17名沙烏地阿拉伯官員的在美資產,禁止美國人與他們交易。

 

2018年8月17日美國財政部對緬甸軍隊和邊防員警的6名指揮官加以制裁,原因是他們指揮、參與了緬甸若開邦的種族清洗以及克欽邦和撣邦的廣泛侵犯人權的行為。

 

據不完全統計,自馬格尼茨基法實施以來,已經有一百多名嚴重侵犯人權的外國官員受到了制裁。鑒於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以及中國有數以百萬計的「裸官」(家屬子女都在海外定居),這部法律被認為主要針對中國官員侵犯人權的行徑。

 

反間諜、反滲透與外國干預立法陸續成行

 

近20年,中國挾崛起之勢,對外滲透公開行之,美國因為擁抱熊貓派長其主導對華政策,對此視而不見。由於美國是領頭羊,世界各國也都保持沉默。自從美國開展清查中國間諜在美活動以來,西方各國也開始行動。

 

美國並沒有新的立法,而是啟動了一部塵封多年的舊法——《外國代理人登記法》。2018年9月,美國司法部命令新華社駐美分支機搆和中央電視臺海外平臺中國環球電視網,依據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註冊為外國代理人。根據美國這部法律規定,凡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的媒體,必須要披露他們每年的預算和開支,以及所有權構成等資訊,而且這些媒體還必須要在廣播和出版物中包括他們作為外國代理人的“免責聲明”。中國政府對此反應強烈,認為這是美國“冷戰思維”作怪。美國國會在1938年通過《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意在遏止納粹德國在美國的影響,二戰結束後,美國很少使用這條法律。據美國司法部2016年的數字顯示,在1966至2015年間,美國只有七宗與這部法律有關的案件。

 

美國此舉開啟了西方國家相關立法。澳大利亞於2018年6月通過《間諜與外國干預法》(Espionage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 Act 2018),同年12月通過《外國影響力透明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根據ABC的相關報導,到2018年9月為止,澳大利亞政府共通知500個機構與個人,要求根據反滲透法主動到政府部門登記。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網站,僅64家機構與個人登記,由礦業公司占大宗。至目前為止,澳洲政府並未起訴任何未登記者。因此,立法之初,有關這些法律可能侵犯人權的說法,並沒有案例佐證。

 

過去20多年當中,中國在西方各國肆無忌憚地滲透,澳大利亞是重災區。(湯森路透)

 

2020年是臺灣大選之年,執政的民進黨完成了反滲透法立法,此舉引發在野黨國民黨的強烈不滿,認為民進黨只想從立法過程中謀取政治利益,並給國民黨的立委參選人扣上紅帽子。民進黨方面則認為,中國對臺灣的各種滲透日益嚴重,反滲透法是針對具體犯罪行為,不會任意羅織罪名。臺灣民間智庫的調查顯示,60%以上的民眾表示支持。

 

中國擔憂「反華」國際戰線成形

 

2019年12月英國提前大選,保守黨大勝,新政府提出了數十項立法計畫,其中包括嚴厲處置間諜和外國代理人專案的立法計畫。中國認為這是詹森政府是在效仿美國,試圖打造英國版的反間諜法和外國代理人法。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於近日宣佈,由於中國官媒央視旗下的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有關香港“反送中”的報導內容普遍與其它中國官媒口徑一致,涉嫌違背「公正報導」原則,將針對該電視臺展開四項新的調查。

 

中國方面很在意西方國家的相關立法。《環球時報》於12月21日發表《英反諜法案背後的「國際戰線」》,該文認為,「近期紛紛出臺反間諜法案和強化管控所謂外國代理人措施的這些國家,都是五眼聯盟成員……如今,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制定系列所謂反間諜法案,一方面越來越有指向性,另一方面法案將進一步加強這個聯盟間的機制化情報合作。而這些法案,將會給這種充滿冷戰色彩的反間諜國際戰線披上合法的外衣。」

 

過去20多年當中,中國在西方各國肆無忌憚地滲透,澳大利亞是重災區。目前各國紛紛針對中國進行相關立法,僅僅只是狙擊的開始。(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