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韓國瑜不懂的海外年輕台派「庶民有感」

李濠仲 2020年01月11日 21:50:00

本次海外年輕台派返鄉投票,動力並不亞於幾乎採包機方式為韓國瑜讚聲的歸國華僑。(資料照片)

2018年11月24日台灣地方首長選舉,民進黨慘敗,揭示的意義之一,是蔡英文執政的期中考被當,因素很多,但多被概括為對她政策路線的否定。也就是這一「否定」,讓震波外擴衝擊至在美留學、工作的年輕人,甚而還餘波盪漾,促使他們這次一個個集結返鄉投票,背後動機形成有異,但動力原來並不亞於幾乎採包機方式為韓國瑜讚聲的歸國華僑。

 

不容否認,台灣內部關於國家認同的分歧,因一時半刻未能得出真正解決之道,進而在應該把時間拿來關心其他重要民生議題的推導下,有人倡議乾脆以省略以下三萬字的方式,用「統獨是假議題」稱之帶過,或以為這樣做,是為了不要自陷泥淖。惟一旦置身異鄉,當你必須和其他國家不同背景、條件的人交流,甚或競爭,無論是工作上、學業上,自我認同就是一個每天睜開眼就會遇到的事。它會發生在你的課堂上,或是新進公司在跟大家自我介紹時,很多時候的首先一句,不是「大家好,我是台灣人」,就是「大家好,我來自台灣」。

 

對其他國家人來說,那就是個稀鬆平常的起頭,唯獨台灣特殊國家處境,使得這樣的開場內容,一直別具深意,那意義尤其在當現場另有中國學生、中國同事時又更加凸顯,就是我來自台灣,和來自中國不一樣,而我來自的台灣,並不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他們在校園裡,和中國學生仍可以同組做報告,可以是好同學,在工作上可以是好同事,卻不會以此就說「我們都是中國人」、「我來自中國台灣」,儘管他們的中國朋友其實並不比任何人少,只是就像他們和西班牙人、墨西哥人、英國人、美國人、法國人的互動一樣。

 

這樣的區隔本身即是客觀存在,近年中國卻又加大力度壓迫台灣的外在環境,不僅政治上的外交領域,連日常生活中,包括飯店租房、汽車租賃、購物表格填寫、考托福、辦簽證等等諸如此類民生活動,無一不被以經濟手段運作政治目的,一個個逕自將台灣歸之於中國之下。邦交國斷交,中國打壓的外在表現是明顯的,但當生活上遭對方強勢歸類,感受則就比斷交還要強烈,這叫認同上的「庶民有感」。

 

這也是為什麼當柯文哲幕僚黃瀞瑩在電視節目上說:「我們只關心能有什麼工作,統獨是假議題」時,較之國內,海外的年輕人會心有波瀾,因為他們更多的情況,就是在上班的時候、在上學的時候,直接面對了統獨的日常角力,不少情況,還是被直接無禮地「統一」了,於是他們必須自我再確認,去凸顯那個不同於對方的「我」的真實存在。

 

至於他們強調我是台灣人和我來自台灣,儘管和所謂早年海外台派台僑在國家認同上並無二致,就是以台灣為一個國家,台灣人是一國的國民自稱;但仍有些許差異,就老一輩台派台僑而言,國家認同或許必須植基在獨立建國的偉業工程,對在海外工作、念書的年輕一輩「台派」來說,眼前國家認同,卻也同時建構在國家精神、價值和形象之上。

 

 

回過頭來看,過去這幾年下來,台灣軟的一面,因「同婚」過關,讓這些年輕人在外得以自我標舉亞洲最進步國家的旗幟;硬的一面,台灣在美國政界的能見度提升,實質為海外台灣人帶來了認同增值,這顯著的兩件事,即是自蔡英文而來,給予這一輩「台派」在外的光榮所在。他們無須叩關聯合國,也不擅長透過僑界募款餐會集資轉換政治動員,台灣認同卻在他們的價值觀和政治信仰中一點一滴地積累並擴散開來。去年選民否定了蔡英文路線,而在海外,她的路線卻恰恰在年輕台派中得到截然不同的評價。

 

加以去年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進一步想挾著高人氣爭取總統大位,尤其大挫蔡英文的銳氣,的確讓海外傳統華僑心情為之一振,以為終於等到天降神兵,有人可以扳倒民進黨,扳倒台獨。這群傳統華僑也在這次總統大選表現了高度動員,很早就把同一時間的航班訂下,在空中營造了最溫暖的同溫層,他們熱愛中華民國,只是,他們腦海中國家的圖像,本質始終停滯在過去,更別說還有太多今天可以參加中華民國晚會,明天可以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餐敘的兩岸一家親派。

 

但這群年輕一輩台派對於國家的追尋,明顯還走在路上,尤其仍在試圖創造一個更有意義的國家意識,而無論韓國瑜還是李佳芬的訪美之行,基本上不只和他口中台獨即梅毒的台派不相往來,也根本地放棄了差不多就韓冰年紀大小的新一輩台派,僅僅選擇只圖重溫舊夢的傳統華僑取暖,韓國瑜在傳統華僑的餐會上得到很大鼓勵,結果沒想到他的橫空出世,也激起了年輕海外台灣人內心的企圖,要一起讓這個國家繼續往可能的方向前進。

 

直到去年七月,一群旅居紐約的台灣年輕人,呼朋引伴,邀集各方專業,有參與奧斯卡得獎作品的動畫設計師、有知名影片剪輯師,以及在不同專業領域有所成績的朋友,他們用短短50天左右的時間,跑遍大紐約地區許多地方,採訪、拍攝、剪輯,透過一支支影片,一面談自我認同,一面鼓勵大家回台灣投票,且當然是支持蔡英文(官方網站海外鮮台派)。此間,香港反送中的畫面一幕幕登上各自的社群平台,愈發催使他們的行動儘管低調(如他們自己所說,起初不知在這浩瀚網路空間,露出名字後的結果會是如何),卻又轉趨積極。

 

在這次大選之中,他們的實質影響力多少尚不得知,至少就過程和結果,他們確實表現了一定的價值取向,某種程度,還回過頭感染了傳統台派,以為台派台僑後繼有人。只是,他們有他們自己的方式,民進黨、蔡英文並沒有壟斷他們,他們的自主性,對海外中國人也會是一種感染。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