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大勝是靠年輕人的怒吼

邱師儀 2020年01月11日 23:32:00

:以「芒果乾」與「討厭韓國瑜」為號召成功動員年輕人返鄉投票。讓年輕人返鄉投票成為蔡勝選的最大關鍵。(楊約翰攝)

過去幾次大選,廿至四十歲的年輕選民都較五、六十歲以上的選民投票率低了許多。2016年四十歲以下的選民投票率不到六成,隨著年齡越長投票率越高,到了七十歲甚至攀升至八成。正因如此,2020年選前民進黨做對了一件事情:以「芒果乾」與「討厭韓國瑜」為號召成功動員年輕人返鄉投票。讓年輕人返鄉投票成為蔡勝選的最大關鍵。

 

事實上,選前高鐵運量多出十一萬,往南的運輸量是歷年最多的一次,比春節還多。選前一天從雙北坐高鐵南下的人都一定會有一個感覺:從南港開始,到桃園、新竹多是40歲以下年輕人下車,還有更多年輕人一路坐到台南高雄。過新竹之後開始有一些中老年人上車南下,但數目遠不及雙北南下的年輕人。光從高鐵動員來看,對蔡或對韓有利不言而喻,更不用說台鐵與客運的部分。這些在2018年曾被韓國瑜說中「設籍在中南部的北漂青年」,大概都要南下用選票反韓。

 

這次大選民進黨大有斬獲,蔡得票率超過一六年的六八九萬,達到八一六萬的高水位。韓國瑜儘管敗選,卻已超過朱立倫在一六年拿下的三百八十一萬,來到了五五一萬票。立委席次的部分,預計民進黨總共可以拿下六十一席,國民黨三十八席,民眾黨五席,時力三席。如果從第九屆民進黨有六十八席來看,民進黨的席次是下降的,而就算加上這次選上的側翼包括3Q陳柏維、林昶佐、蘇震清應該可以到六十四席,其實下降了四席。而且民進黨也不是沒有現任者輸的選區,包括淡水呂孫綾、花蓮蕭美琴、桃園鄭寶清等。跟第九屆比起來,泛綠席次可以說微幅下降。國民黨則從第九屆的三十五席略增到三十八席,主要是從不分區席次補起來。不分區的部分國民黨可上十三席、民進黨十三席,民眾黨五席與時力三席。國民黨不分區比第九屆多上兩席,民進黨不分區比第九屆少上五席。親民黨則沒有因為老宋五度參選帶起氣勢,確定在第十屆國會完全泡沫化。

 

芒果乾外加厭韓

 

整體說來。綠降幾席,藍升幾席,第三勢力仍在十席左右(包括做為綠營側翼的無黨籍),但還不到左右政局的能力。也可以說韓所帶領的大選格局,沒有比四年前慘,贏過了換柱重傷的朱立倫得票數,但還不到馬英九的得票數。另一方面,韓所誘發的民粹風潮與各種爭議無法讓絕大多數選民放心,慘輸是事實。蔡贏韓輸立院平盤的結果,可從以下幾點觀察:

 

第一、 這是芒果乾外加厭韓vs.反蔡與庶民勢力的對抗。儘管前者勝出,但別忘了單一選區的特徵,就是還有數百萬的輸家支持者,這些人也不是少數,在一八年也怒吼過一次,蔡總統對於整合另一半的同胞責無旁貸。

 

第二、 競選期間蔡與年輕網紅如鍾明軒的互動,再加上之前波特王的事件,讓蔡的年輕選民支持更加深化,民進黨在同婚的種種作為更是牢牢聯繫了進步青年的心。又選舉日風和日麗提高了投票率也對蔡有利。

 

第三、 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的社會觀感仍舊很差,儘管這部分並沒有讓國民黨上榜的不分區席次比民進黨少,但的確影響了整體藍營形象,儘管一開始邱毅退出這份名單,但還有吳斯懷等人,主事的吳敦義絕對是頭號戰犯。選戰後期「正毅兄弟」的負面競選打法也沒有替韓加到分。另國民黨中央對於九二共識的癡迷與台灣社會漸行漸遠。而這場大選也顯示出:民主台灣的民眾也與習治理下的威權中國漸行漸遠。

 

第四、 社會上對於韓「望不似人君」的憂慮以選票進行了確認。儘管討厭蔡的選民還是很多,但畢竟韓國瑜不是郭台銘,不但氣場不夠,方方面面條件也無法到位,中間選民最後還是不放心讓韓成為反蔡的集結出口。

 

第五、 韓的賠率本來就比較高,這無疑是一場能不能追上的選舉,而不是五五波的選舉。儘管韓在選戰後期宣佈民調蓋牌後成功擾亂選情,但別忘了蓋牌前韓本來就是大幅落後的,要到了博恩夜夜秀之後才急起直追。

 

第六、 台灣選舉的「鐘擺效應」已然形成,贏的一方通常會得意忘形。一六年民進黨大勝,一八年國民黨大勝,但一八年後國民黨無法痛定思痛,從黨中央到初選問題一堆,中南部推出的候選人服膺派系邏輯,但即使是鄉下選民也會成長,因此二零年民進黨又大勝。如果蔡不願意改變改革的手段與說法,二二年是否國民黨又可能贏回來?

 

第七、 在選舉技術上,韓國瑜癡迷於打個人戰,跟黨部聯繫薄弱,放任團隊「自由射擊」,事後證明這種打法是行不通的。而這次選舉也證明一件事情:選前場子再熱都只能反映出同溫層的凝聚度高,不必然反映最後結果。

 

第八、 知識藍似乎未完全歸隊,中間選民很顯然也沒買單。趙少康出來的有點太晚,發酵時間不夠長。相較於蔡英文成功整合賴清德等深綠勢力,最後中間選民的確覺得芒果乾比較重要。

 

不敢再輕忽年輕人的焦慮與訴求​

 

特別值得深究的是,此次選舉就是決戰中台灣,中台灣贏韓就贏,但台中、彰化人難取悅,縣市長藍綠換來換去。3Q陳柏惟竟然可以擊敗縱橫地方卅年的顏家班,跌破許多地方人士的眼鏡。就連深藍的北屯區也都讓形象好的奇兵莊競程拿了下來,終結沈智慧的極端右翼路線。整體來說國民黨在台中從四席降至兩席,不能再更慘了,只剩下江啟臣與只有險勝的楊瓊瓔。現在吳敦義下台了,年輕世代的國民黨人只能望向江啟臣、蔣萬安挑起參選黨主席的責任,不敢挑戰老人政治的國民黨中生代,就很有可能像黨內人士所憂心的「再不挑重擔,就等著被殲滅!」

 

以台中為核心的彰化、南投、苗栗藍營在一八年韓流發威時都受到被澤,這次完全失靈,原因有二:第一、中部孩子都回家投票了。第二、台中有許多中產階級移入人口,不見得再吃地方派系那一套。同樣情形也發生在雲林張嘉郡,而且雲林還是李佳芬的故鄉。現在除了國民黨不轉型就要面臨逐漸式微的窘境,而且比一六年更嚴峻。除此之外,就是韓國瑜面臨被憤怒的高雄人罷免的問題,與他是否可能挾五百萬民意改造國民黨為國瑜黨的問題。國民黨可以說內外交迫,就算選上立委做起來也不會痛快。

 

總之,與韓國瑜和鳴的庶民與中南部派系這些人不是不存在,人數也很可觀,但畢竟韓如果要往民粹方向走,則台灣就會步川普與強森後塵,所幸台灣年輕人教育程度普遍提升,他們用選票擋下了韓的政治野心。對許多四、五、六級生來說,李登輝、阿扁或馬英九這種辯才無礙的魅力型領袖似乎比較對味,但口才與口條都不是太好的小英總統卻能夠牢牢地抓住七、八年級的心,此次的大選讓老一輩的台灣人不敢再輕忽年輕人的焦慮與訴求,也應該讓年輕人了解到選後彌合世代裂痕的重要性。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