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國民黨要從「自己是什麼」檢討起—2020大選系列之二

主筆室 2020年01月13日 00:02:00

蔡英文執政下的民進黨政府攻佔了「現狀」,國民黨與對岸之間的臍帶,以及許多國民黨政治人物日益親中紅統化的言行,反成為一個挑戰「現狀」的不穩定因素。(湯森路透)

連續兩次總統選舉大敗,昨天又有人問到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有關國民黨改名的問題,洪秀柱對此表示,中國國民黨的名字絕對不能改的,除非你要重新創一個新的黨。中國國民黨的意義很重大,這是代表全中國的一個政黨,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政黨。

 

追著一個人要他改名改姓,這是在貶抑他的過去,也否定他的未來;所以,除非國民黨自己動心起念,這是一項極不尊重對方的建議。況且,以中國之名的政黨未必就不認同台灣,以台灣之名也可能與對岸暗通款曲,改名之議,無關宏旨。倒是洪秀柱說中國國民黨是個「代表全中國的政黨」,這句話有極大的斟酌餘地,而這種思考邏輯正是國民黨在台灣進退維谷,難以轉型改造的根本原因。

 

國家的四要素是:人民、土地、政府及主權,一個國家的民主要開展,一定必須預設一個有邊界、有名字且具備集體認同的歷史積累過程,一個漫無邊際的民主是不可能存在的。一如學者吳叡人所言,台灣主權獨立是台灣民主的前提,台灣民主的邏輯後果,也是維護台灣民主的必要條件。中國國民黨與民進黨在台灣競逐民意,希望能選出一個可以代表台灣的總統,但洪秀柱卻說中國國民黨是個「代表全中國的政黨」,這是把台灣民主置於何地?又要如何說服選民認同?

 

不要以為這只是深藍洪秀柱的一家之言,去翻翻國民黨的黨綱,問問韓國瑜、馬英九,乃至於朱立倫,有哪個國民黨人敢否定洪秀柱這樣的說法?國民黨要2300萬台灣人投票支持它,卻又對外宣稱不是代表台灣,而是代表全中國,將來還要尋求兩岸的統一,這種自我否定的邏輯通嗎?說這話的人不會覺得心虛嗎?

 

這就是國民黨的法統說,它固然有悖於民主邏輯,但從早年的國際冷戰結構到後來的中美共榮階段,因為國民黨的執政代表了穩定與現狀,法統說最少還呼應了這套國際秩序。不過,從四年前蔡英文以「維持現狀」當選總統以來,國民黨的穩健保守形象卻悄然位移,加上過去兩年的中美貿易大戰以及國際戰略格局的轉換,這套法統論述更徹底被邊緣化。簡單講,「現狀」已經被蔡英文執政下的民進黨政府攻佔了,對多數台灣人而言,國民黨與對岸之間的臍帶,以及許多國民黨政治人物日益親中紅統化的言行,反成為一個挑戰「現狀」的不穩定因素。

 

韓國瑜之所以能橫空出世,成為泛藍救世主,關鍵就在於昔日的泛藍領導人根本無力反制蔡英文這套「現狀」論述,讓支持者感到極為憋屈。於是,韓透過極其民粹又煽動的言行,加上傳統地方派系的大力挹注,成為支持者情緒的出口,造就過去一年的「韓流」。問題在於,韓國瑜自己根本沒能力再建構一套新的現狀論述與民進黨匹敵,加上美國對他充滿疑懼,國民黨內權力山頭又看不起他,導致整個黨選到最後已經分崩離析,在總統大選這種大兵團作戰裡,根本不堪一擊。

 

選舉大敗後,一群所謂國民黨的青壯派又開始集結,要吳敦義辭主席、吳斯懷辭不分區,讓青壯派全面接班。這樣的戲碼每次敗選都上演,又有哪一次改變了國民黨的權力結構?事實上,國民黨真正的核心問題絕不在於「世代交替」,甚而也不是在總統大選裡推出韓國瑜這等不適任的候選人,而在於它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中國、迎向台灣?

 

洪秀柱說,國民黨幾乎失去整個年輕世代,原因是過二、三十年的教育出了問題,課綱扭曲了歷史,抹煞了過去,讓現在的年輕人迷失了。這就是典型的國民黨思維:輸了是別人的錯,是課綱教壞小孩,扭曲歷史,未來要靠國民黨來「撥亂反正」。但這樣的政黨從來不檢討:一個在爭取台灣人民意支持的政治人物,宣稱未來還要統一中國,是有多荒謬?一個號稱要保衛中華民國的政黨,卻撇下自己主權尊嚴,遮遮掩掩地跑到對岸,拜會謁見那個要消滅中華民國的領導人,是有多離譜?

 

「現狀」早就已經變了,只剩國民黨還抱殘守缺,拿著28年前的九二共識自欺欺人。國民黨要談轉型,先從自己到底是什麼開始談起吧!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