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民調蓋牌影響了什麼—關於韓國瑜開的這個惡例

武秦嶺 2020年01月14日 00:00:00

韓國瑜的「蓋牌」策略不真實地將韓的一部分支持率轉給蔡英文,造成了「蔡贏韓%」高達近30趴的虛假結果。不是別人,正是「蓋牌」策略造成了「假民調」。(湯森路透)

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於2019年11月28日呼籲支持者在接到民調電話時要拒絕回答。次日他改呼籲支持者在接到民調時要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此項策略被媒體稱為「民調蓋牌」。

 

關於這樣做的原因,韓國瑜表示,太多有心人與有心的機構一直用假民調來迷惑人心,打擊韓國瑜支持者的信心,更有粉絲怕被查水表與政治報復,因此不敢表態。他聲稱,2020年總統大選的民調已經無法測知真實民意,更成為所有民主國家的笑話,

 

韓國瑜這樣說的時候,沒有給出任何證據。到現在也沒有。始終都只是他的主觀論斷。當時台灣有近20個機構在做大選民調。韓國瑜對「太多有心人與有心的機構」提出指控,沒有豁免任何一家。這等於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對全部民調機構提出「假民調」指控。他手上連一份證據也沒有,就公然全盤性地否定全國的民調結果。不得不說這種態度非常主觀武斷,稱得上粗暴。

 

至於他「蓋牌」的目的,韓國瑜說:「讓所有假民調單位一口氣測不出真實答案,所有支持者在1月11日投下神聖一票,讓大家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民調。」

 

好。現在大選結束了。就讓我們用投票結果來檢驗韓國瑜所指控的「假民調」,看看這些民調到底有沒有「假」。

 

韓國瑜的「蓋牌」策略于2019年11月29日開始實施。不會影響到此前已經公佈的民調結果。因此我們可以用這些未受「蓋牌」影響的11月的民調來與大選投票結果進行對比分析。此時離最後投票只有一個多月,選情正進入最後的固化階段。如果沒有意外事件發生,選情大格局不會發生劇變。

 

正常情況下各家各次民調結果會有差異。我們可以計算整個月的民調結果的平均值來消除差異。再用這個平均值來和大選投票結果進行對比。對比的結果越接近,民調就越稱得上是「真正的民調」,「假民調」的指控就越站不住脚。

 

作者製表。

 

我們可以看到,11月民調平均值很好地吻合了最終投票結果。其中蔡韓支持率之比(45.04%比27.21%)和最終投票結果兩人得票率之比(57.13%比38.61%),都接近6比4。這點證明民調數字相當靠譜。據此算出的「蔡贏韓%」指標,從11月民調平均值的17.83%變成大選投票結果的18.52%,兩者僅差0.69個百分點。如此地接近,簡直可以說大選結果就是11月民調平均值的複製。如果精準到這麽小的範圍還不能算「真正的民調」,那要怎樣才能算?

 

蔡韓兩人最後得票率都比11月民調平均值高。這很正常。因爲民調時尚有近20趴的民衆未表態。他們到了大選投票時都表態了。蔡韓的支持率當然也因此獲得相應提升。近20趴「未表態」的人裏,約12趴投了蔡英文,8趴給了韓國瑜。剛好也是6比4!

 

韓國瑜最終得票率增加更多一些,這得益於棄保效應。有將近一半的宋楚瑜支持者在投票中改投給韓國瑜。韓的得票率因此多得近4趴。這樣韓國瑜最終的得票率比11月民調平均值增加了11趴多。

 

以上兩種情況是選舉過程中的正常現象。沒有人會因爲出現這兩種情況而指控民調不準確或是「假民調」。

 

因此我們完全可以說,未受「民調蓋牌」干擾的11月民調結果,就是「真正的民調」。韓國瑜所説的「太多有心人與有心的機構一直用假民調來迷惑人心」根本站不住脚,純屬無端指控。韓國瑜欠台灣民調機構一個道歉。

 

而韓國瑜號召韓粉以「唯一支持蔡英文」的不實回答來干擾民調的策略的確產生了效果。用同樣方法計算「蓋牌」后的民調平均值如下:

 

作者製表。

 

可以看出,韓國瑜的「蓋牌」策略不真實地將韓的一部分支持率轉給蔡英文,造成了「蔡贏韓%」高達近30趴的虛假結果。不是別人,正是「蓋牌」策略造成了「假民調」。

 

人為扭曲干擾民調,才真正是「民主國家的笑話」。從來沒有聽説哪個民主國家的候選人公然號召支持者講假話干擾民調。韓國瑜是首例。他開創了一個惡劣且危險的先例。

 

民調是民主制度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是一項社會公器。民調幫助人民、團體和政府瞭解民意,從而制定或調整自己的政策。民主國家如果不能正常地瞭解民意,民主政治就失去了基礎。

 

用虛假回答干擾民調,首先剝奪了大衆的知情權。民主國家裏人民要參與國家事務,不能沒有適當的知情權。大選關係全體國民的利益,人民有權在第一時間瞭解選情動態和趨勢。而韓國瑜的「蓋牌」策略,讓大衆無法及時瞭解選情動態和趨勢。侵犯了台灣人民的知情權。

 

民主國家的治理,高度依賴民意調查。干擾民意調查,就是干擾民主政治。民調如同某種氣象預報。而氣象預報要依靠成千上萬的地面、海洋、空中和太空的觀測點提供觀測數據。假如有三分之一的觀測點突然不正常工作,而是「唯一報告要下雨」,那會造成什麽樣的混亂和損失?同樣地,製造虛假民調也會給全社會造成混亂和損失。比如說,當一個政府做得不好的時候,民調卻因爲很多受訪民衆被操控而聲稱「唯一支持現政府」,從而形成政府的高擁護率,那會怎樣?肯定會推動政府繼續朝錯誤方向執政。

 

通過「民調蓋牌」策略,韓國瑜展示出一種令人不安的政治特質:他對民意缺乏謙卑之心,反而有扭曲民調的意圖。當民調結果對自己不利時,他不去認真檢討自己的缺失以求改進,卻號召支持者講騙話干擾民調,通過製造假象來解脫困境。衆所周知,這是共產黨獨裁政權的統治手段。用在民主國家裏必然會傷害國家的政治運作。

 

如果他當選總統,會不會因爲某項社會公器對自己不利而出手打壓或操控?別説是擁有總統大權,就是在市長的位置上,為一己之私而操控社會公器的行爲也是不可容忍的。

 

雖然韓國瑜這次「民調蓋牌」沒有在台灣社會造成很嚴重後果。但台灣各界不可忽視其長遠後果。「民調蓋牌」百害而無一利,如果任其存在並發展,將來一定會給社會造成嚴重後果。因此此風不可長,台灣應該及時采取措施堵住這個民主政治的漏洞。最好的方法當然是修訂現有法規,明文禁止任何政黨團體教唆民衆向民調機構提供違背自己真實想法的答案。

 

民調數據來源

投票結果數據來源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民調 蓋牌 韓國瑜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