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習政權色厲內荏 有權無威

鄧聿文 2020年01月22日 07:00:00

習近平的權是實在的,真切的,他的威則是虛的,孱弱的,因此要用權來遮掩威的不足,此即習政權色厲內荏的本質。(湯森路透)

先祝賀蔡英文成功蟬聯總統,這幾天臺灣的大小媒體都在討論這個事情,我就暫時不湊這個熱鬧。還是談談對岸的習近平,如何更好地認識習,認清習,有助於臺灣下一步做出正確的選擇。

 

最近,我曾供職的媒體發表了一篇肉麻吹捧習近平的採訪報導,該報導借福建某地一個曾在習手下為官人的口,稱習是一個有「平民情懷和貴族氣質」的人。需要注意的是,該報導是《習近平在福建》系列報導的一篇,也就是說,中國官媒繼續在為習的獨裁造勢,通過挖掘習所謂的早年政績,來說明習是一個有著雄才大略、高瞻遠矚之主,他成為中共的領導核心、人民的英明領袖不是沒有來由的。

 

與此同時,在中共政治局每年年末召開的民主生活會上,對習的捧殺豈止是「肉麻」,已經是「無恥」了,2019年的生活會頌揚習,面對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以及錯綜複雜的國內外風險挑戰,「高瞻遠矚、統攬全域、運籌帷幄、指揮若定,作出一系列重大科學判斷,提出一系列重大戰略策略,推動一系列重大工作,領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在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上取得新的重大成就,展現了共產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人民領袖深切的為民情懷、馬克思主義政治家高超的政治領導藝術」。這個吹捧唯有隔壁鄰居的「宇宙大元帥」可以媲美。

 

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已經打了近兩年,去年又遇到香港嚴重的抗爭,今次臺灣選舉蔡英文再次連任,種種於習不利的事情,難免使人疑惑,官方一年比一年加碼的吹捧,是不是有點反常,不太合情理?正因此,外界一再質疑習沒有這麼高的權威,官媒營造出的現象,不過是種語言泡沫。所以,直到現在,我們還不能說對習和習的權力有準確的認識。

 

遙遙領先的預言

 

當然,這不能怪人們。對中共高層的權力運作與政治鬥爭,外界基本是霧裡看花,原因不僅在於,中共高層的政治乃是標準的黑箱政治,不是黑箱中人,根本搞不清裡面的套數,也在於,中國的腐朽文化,悉數被中共吸引附體,增添了辨析難度。比如,為了營造團結一致的形象,中共的文宣,從來不公佈高層的政策分歧,除非某人在鬥爭中失利,被開除出黨,官方才會有限透露他所犯之錯誤,這還不一定是他被清除出黨的真實原因。

 

真相不到,謠傳自然漫天飛。中國民間對謠言有一個新的解釋——「遙遙領先的預言」,有些時候,謠言在流傳一陣後,真的兌現了。儘管如此,謠言作為八卦談資可以,用它來觀察和解釋中共政治,終究不靠譜。個中原因亦是在知道民間有此喜好後,官方會有意編造和釋放一些謠言來干擾真相,將事情引導到一個陰謀論的框架,用以滿足民眾對權鬥的好奇心。

 

習近平上臺後的七年裡,尤其最近兩年,我們就聽到很多圍繞他的謠言,多數謠言的中心意思,無非是在美國打擊下,其地位不行了,快被黨內的反對勢力架空或者靠邊站,官媒營造出的習的強勢,乃是假像,用來騙百姓的。很多人至今堅信,習撐不了多長。

 

但如果這樣來看習,就過於信謠了。在習是真強勢還是假強勢的問題上,可以有謠言,但不能盡信謠。道理很簡單,如果習的強勢是假的,那如何解釋官媒能夠編造七年,習依然不倒?

 

其實,對中共政治和人事的觀察,最好的工具還是官方文宣,雖然中共文宣玩的是的八股腔,簡直不是給人看的,但在假大空的背後,在字裡行間,不同的遣詞造句也會將高層政治的「密碼」透露出。但前提是,你得需要熟悉中共的這套話語體系,對它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和洞察力。

 

在我看來,習的強勢既真,但一定程度上也可說是假。說「真」指的是,習的權勢至少很堅固,中共內部沒有人可以挑戰和取代他,在最重大的事情上具有殺伐獨斷之權。不用舉很多例子,政治局五年生活會一年比一年高調頌習即體現這點。你可以講這都是表面文章,然表面文章作了五年,恰恰說明習在牢牢掌控大局,否則,在他弱勢下不可能對他的頌揚一年比一年肉麻。

 

權是實在的 威是虛的

 

既然習的權勢為真,「假」又如何說起?這就要講到中國政治中一個有趣的現象,即對官方一再強調的東西,要反著去理解。如果官方一再說某個事情重要,那肯定說明這個事情在現實中並沒有真正得到官場重視。這也可以用來解釋習近平的強勢現象。

 

自習被封為核心後,中共的大小會議和文件,都強調要維護習的核心地位和權威。這反襯出,對中共的那幫官場老油條而言,一方面,他們不得不接受慣用權力強加於他們的地位,另一方面,心理上對習的權威不以為然,不真正認同,不像毛時代的官員,對毛的權威那是真心實意接受。你可以把它歸咎于習沒有建立真正能讓官員們信服的功績,但我寧願認為這是時代不同之緣故,畢竟改革開放已經40年了,官員多少還是受到歐風美雨的滋潤,要他們在心理上認可和接受一個政治權威是很難的,縱使毛再世,也難以受到他曾經有的尊崇。從這個角度言,政治權威的時代隨著改革開放已經一去不返。因此我用了「一定程度」加以修飾。

 

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現象,但也是現實:習有「權」而無「威」,又或,他的「威」是由「權」帶來的,若沒有權,威即蕩然無存,而不像毛,甚至也不像鄧,即使離開了那個職位,沒有權,「威」還照舊。此乃習之「權威」和毛式「權威」的區別。從權來看,習不僅高於鄧,甚至也高於毛,他的權是實在的,真切的,他的威則是虛的,孱弱的,因此要用權來遮掩威的不足,此即習政權色厲內荏的本質。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