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台灣拒絕了右翼民粹

黎蝸藤 2020年01月17日 07:00:00

川普和韓國瑜都高度依賴相對簡單的象徵品,去凝固核心選民,台灣人民這次則用選票拒絕了一個主打「右翼民粹」的候選人。(合成照片/蔣銀珊攝/湯森路透)

台灣總統選舉,蔡英文大勝。沒有人否認,這是台灣民主的勝利。說這次選舉結果是民主的勝利,可以有兩方面的含義。第一,台灣人民通過選票,拒絕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至少在頗長一段時間内能保住台灣的民主制度。第二,台灣人民同樣用選票拒絕了一個主打「右翼民粹」的候選人——「台灣版的川普」韓國瑜,這同樣是民主制度的勝利。

 

大部分評論聚焦在第一點。但筆者認爲,在一個右翼民粹主義思潮席捲全球的年代,台灣人民對民粹說「不」,捍衛了進步價值,同樣是全球政治中重要的成就,是全球政治中的一環。或許以後看來,其在全球歷史中的意義並不亞於第一點。

 

沒有人能否認,韓國瑜的選戰一直是川普的翻版。

 

首先,在選民基礎上,川普說自己代表美國普通人(「the people」,或the common man),韓國瑜說自己代表「庶民」。

 

庶民或庶人的概念都在春秋戰國時代已經出現。《論語》、《禮記》、《孟子》等典籍都大量使用。最出名的莫過於《禮記·曲禮》中的「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庶民是一個與「大夫」相對的概念。用現在的術語來説,「大夫」是「建制派」,而庶民則是沒有權力的普羅大衆。

 

這和川普所言的「反建制」口號如出一轍。這類選舉的論述邏輯無非是:「建制派」高高在上,把持國家政權,卻忘記了普羅大衆;只有「我」(候選人)才真正代表普羅大衆,要為「沉默的大多數」重奪政權。

 

其次,爲了打造「代表庶民」的形象,無論川普還是韓國瑜都不惜攻擊或貶低自己黨派的前領袖,以表示與整個「建制派」的決裂。川普攻擊小布希,韓國瑜貶低馬英九。

 

再次,與吸引庶民相對應,川普和韓國瑜都主打「反智主義」。反智主義懷疑甚至反對知識和理性,認為知識和理性思維有害無益。當然,與此同時也蔑視知識分子,認爲他們不是建制派的一員,就是建制派的幫兇。

 

川普有「川粉」,狂熱程度到了「川普在街上開槍殺人,也會支持」。韓國瑜則有狂熱的「韓粉」,對「韓總」誓死追隨。(資料照片/王良博攝)

 

川普主張以治國靠「常識」,嘲弄主流知識分子,拒絕理性思維對複雜問題的分析。韓國瑜同樣蔑視精英,拒絕「知識藍」,最後才拉出張善政平衡一下。

 

兩人同時也對具體政策一竅不通。川普最煩看文件和報告。韓國瑜在幾場政見會上只會喊口號。

 

再次,爲了迎合低級趣味,川普和韓國瑜都喜歡用簡單、粗鄙的語言,以嘲弄弱者為樂。川普侮辱人的次數是天文數字。韓國瑜的「屁股毛」等言論的粗俗程度比川普有過之而無不及。至於國民黨黨主席,為韓國瑜助選時更多次侮辱女性,「大肥豬」言論驚世駭俗。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主打「反媒體」,把媒體界渲染為「建制派精英」操控的機器。對所有不利于自己的新聞報道,川普一概斥之爲「假新聞」,怒懟記者和新聞主持人。而韓國瑜也學得十足,民調通通是「假民調」,辯論會上更大肆嘲弄幾乎在場的所有新聞機構。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主打保守主義價值。川普反對LGBT,反對平權。韓國瑜聲稱,如果當選,會把剛通過的同婚法案廢除掉。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主打宗教牌。川普努力抓住福音派的票,貶斥穆斯林。韓國瑜則主打「神明」,在辯論會上以自己是「有神論者」為傲,質問對手是否信神。他也利用台灣的宗教勢力網絡為自己拉票。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善於組織死忠的核心支持者。川普有「川粉」,狂熱程度到了「川普在街上開槍殺人,也會支持」。韓國瑜則有狂熱的「韓粉」,對「韓總」誓死追隨。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喜歡使用龐大的「群衆運動模式」,熱衷在各地開展造勢大會,以「同輩壓力」強化核心選民的認同感。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高度依賴相對簡單的象徵品,去凝固核心選民。川普是「讓美國再次偉大」這句口號,韓國瑜是《夜襲》這首歌。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製造仇恨情緒,同樣是固化核心選民的「萬靈藥」。川普集會必稱「lock her up」(把希拉蕊關起來),韓國瑜則煽動階級仇恨。

 

再次,川普和韓國瑜都喜歡打「經濟牌」。川普說美國像個「第三世界」,只有他才能「重建美國」。韓國瑜說高雄「又破又舊」,只有他才能「發大財」。

 

最後,川普和韓國瑜競選背後都有「外國勢力」的參與。川普當選,得益於俄羅斯在背後的鼎力支持,而韓國瑜的競選,則是中共在背後「發功」。

 

可以說,除了在少數方面(主要是移民政策上),韓國瑜沒有緊跟川普之外,其他方面都「抄到十足」。把韓國瑜稱爲「台灣的川普」,或者「A貨川普」並不為過。

 

不同的是,台灣沒有重蹈美國的覆轍,讓一個右翼的民粹主義者通過選舉上台。這可以說是台灣之福。

 

民粹不是民主。民主的本質是團結,是理性,是説服,是尊重;民粹的本質是分裂,是反智,是謾駡,是仇恨。但民粹能通過民主的方式顛覆民主,比專制危害更大。

 

最近幾年,在川普獲勝的引領和推動下,全球陷入右翼民粹主義風潮,「XX國川普」在選舉中攻城拔寨,對進步價值「反攻倒算」,大有民主和自由開倒車之虞。在2020年全球第一場選舉中,台灣捍衛了民主和進步價值,這也在全球政治上也是光榮的榜樣。

 

蔡英文政府在過去四年,處於全球「向右轉」的風潮中,在台灣也面對重重保守勢力,但依然堅持推進進步價值。台灣「逆世界潮流」,在性別平權,轉型正義,勞動正義等問題上都取得重大進展,尤其是成爲亞洲第一個同婚地區,令人刮目相看。台灣成爲國際上推動進步價值事業不可或缺的力量,獲得國際上進步價值支持者的認同,也令世界上更多人支持台灣。

 

蔡英文對進步價值的推進不是沒有代價的。平心而論,其方向是正確的,但手法則有很多不完美之處,這導致社會爭議不斷。前年九合一選舉慘敗一度令人懷疑,台灣的進步價值是否能繼續向前走。難得的是,蔡英文沒有被嚇到,依然推進同婚法律,其勇氣相當值得稱道。台灣成爲亞洲的驕傲,蔡英文當記頭功。

 

進步價值是「進步」的,但進步價值運動不會永遠順風順水地一直「進步」。在進步主義在世界「退步」的時候,台灣選舉的結果無疑為進步運動打上強心針。台灣也因此成爲國際上,為民主政體抵抗民粹政治的打響第一槍。這正是這次選舉的重要之處。

 

※作者為旅美學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