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杏《國際橋牌社》挑戰飾演招待所小姐 周孝安片場裸身被當「行走的豬肉」

黃衍方 2020年01月17日 14:00:00

《國際橋牌社》演員:周孝安(左)、李杏(楊約翰攝)

國際橋牌社》將於近日播出,周孝安在劇中飾演的「沈建宇」與李杏飾演的「許芷伶」過去是一對青梅竹馬,但因為家庭背景不同而分開,十年後,沈建宇成為總統府侍衛,在陪長官前往招待所時,與當上招待所經理的許芷伶重逢。許芷伶來招待所上班並不是巧合,她的爸爸在白色恐怖時期失蹤,她為了取得相關線索而來到這裡。

 

問到有沒有為了演出招待所小姐而練酒量,李杏豪邁地說:「是沒有練酒量,我酒量天生就在!」不過,劇組真的有安排一些八大行業的從業人員跟她碰面,李杏因此學到很多這一行的「眉角」,比如不可以隨便接客人的話,只能面帶微笑專心聽,還有不可以越過桌子幫客人倒酒等。

 

除此之外,因為角色的設定,李杏也看了很多關於白色恐怖的史料,她形容這是「一趟很痛苦的做功課的過程」,因為那些都是讓人很難受的東西,「所以我很難一直去看,連著看是很痛苦的,(只能)看一下就休息一下這樣。」

 

李杏(楊約翰攝)

 

劇中,周孝安有一場「變金莎」的戲,周孝安先是對李杏說「你耳朵後面有東西」,然後伸手抓出一顆金莎,再將金莎放入她手中。這段戲還是由周孝安本人提出來的,當時是導演汪怡昕向大家徵求「撩妹」的爛哏,周孝安說:「我就是故意講一個我想說大家都不會接受的哏,結果大家都認真了!」

 

汪怡昕進一步說明,「變金莎」出現在兩人重逢的第二場戲,因為下一場他們就在沙發上「滾」了,所以需要一個動作去觸動情緒。汪怡昕笑道:「可是大家都說那個招現在那麼老梗,三十年前的戲欸!那時候是超新哏好不好?」又說:「我年輕的時候用那一招很有用,真的,三十年前是好哏,然後在現場被嫌到一蹋糊塗。」

 

問到周孝安在現實生活有沒有什麼「撩妹」的招數,他說:「我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招數,就是好好聊天、好好相處而已啊,生活中我不可能會做出變出金莎這種事情。」汪怡昕吐槽道:「除了很帥之外,他其實不太會撩妹,我要長這樣的話,那真是……。」

 

周孝安(楊約翰攝)

 

因為在劇中有床戲,為了讓身材更好看,周孝安還就地取材的把電風扇與化妝師的行李箱當啞鈴來舉。問李杏看到周孝安裸體有什麼感覺?她輕描淡寫道:「我沒有特別感覺,而且他在現場走動就沒穿上衣了啊。」周孝安則說:「她就把我當成一塊豬肉在看待,行走的豬肉。」周孝安也透露,剛接戲的時候他不知道要裸露,幸好平時就有運動的習慣。

 

問到這次演出最有挑戰性的部分是什麼?周孝安表示是調整說話方式:「我覺得那個年代,像我們父親那個年代,他們可能說話會(比現代)再更字正腔圓一些,尤其我演的角色又是很外省的軍人世家,那他一定是會被矯正過發音的。」剛開始他很不習慣,努力要把每個字咬清楚,後來習慣就好了。

 

汪怡昕透露,周孝安在片場有一個「塑膠人」的外號,他們在搭出來的總統府內景拍戲的時候,因為有很多高官角色出入,所以每一場都有他,可是裡面很多場他的台詞都只有:長官好!周孝安笑道:「我會演到懷疑:我真的是主演嗎?」

 

周孝安(左)和李杏在《國際橋牌社》飾演一對久別重逢的青梅竹馬(圖片取自國際橋牌社臉書)

 

李杏認為最有挑戰性的部分,則是要將真實的白色恐怖歷史「種」進她的角色裡,在種的過程中相當難受跟不舒服,會有各種想要抗拒的反應,她坦言:「謝謝我的家庭,我其實是一個被保護的蠻好的成長的一個人,所以我很難去體會這麼深刻的仇恨跟悲傷。」

 

監製馮賢賢表示,第一季的故事背景是剛解嚴的90年代初,為了拉開回應戒嚴時代的歷史縱深,所以設計了周孝安和李杏的角色。李杏在內心懷抱激烈情緒的同時,表面又要裝作沒事,周孝安則從一開始的不理解,漸漸產生自我認同的轉變,「這一部分的詮釋,其實給了他們很重的一個功課,我覺得他們都掌握得非常好。」

 

《國際橋牌社》預計1月20日晚間8點於friDay影音全球獨家上架。

 

《國際橋牌社》演員:李杏(左)、周孝安(楊約翰攝)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