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入境前往美國 墨西哥軍警與2500宏都拉斯移民爆衝突

高詣軒 2020年01月20日 07:01:00

墨西哥南方邊境的「伊達爾戈」(Ciudad Hidalgo)18日上演移民衝突。(湯森路透)

在墨西哥與瓜地馬拉的交界,橫跨蘇恰特河(Suchiate River)的橋梁是許多中南美移民前往美國的必經之路,然而18日卻傳出墨西哥官方硬是將南境入口關閉的消息,移民與墨方人員也爆發衝突。瓜地馬拉當局估計,當天橋上、周圍有約2500名移民因遭阻擋而未能前進。

 

 

《美聯社》(AP)報導,當日隨著移民聚集,陸續傳出小孩子的哭聲,群眾的情緒也逐漸沸騰。雖然墨西哥方面最後容許少部分的移民以20人為單位零星入境,超過150名移民當日得以入境以申請庇護留在墨西哥,但許多移民的目的地卻是墨國彼端的美國,他們的「美國夢」恐難以實現。

 

 

 

「家鄉就是沒有工作」 移民心感無奈

 

隨著近年許多中南美國家人民渴望「北漂」赴美追求新生活,墨西哥面臨最大貿易夥伴美國的施壓,要求抑制移民過境赴美的浪潮,讓墨國形同夾心餅乾。墨國移民單位18日推文表示,已加強國境之南多處的重點,以確保「安全、有秩序、規律的移民」,也表示已經起用無人機監控當地情勢。

 

面對成千移民希望過橋進入墨國,數百名維安人員鎮守河岸,防止移民偷渡入境。墨方人員也透過擴音器向群眾放話提醒,試圖通過墨西哥前往美國的移民,即使成功到達美國牆下,仍不會獲美國許可庇護資格。

 

墨方人員與移民爆發對立。(湯森路透)

 

18日隨氣溫升高,許多移民漸漸散去,到傍晚時只剩約百人留在橋上。

 

33歲的阿奎爾(Marvin Aguirre)就是留在橋上沒有離去的移民之一。他在橋上的金屬柱間掛起一層遮蔽物,好讓家人不受下午的豔陽曝曬,一邊想著未來該何去何從。阿奎爾向《AP》坦言,他們一家人希望能在墨西哥開始新生活,但很擔心墨方會將他們遣返回國。

 

移民帶著宏都拉斯國旗盼能入境。(湯森路透)

 

《AP》引述阿奎爾表示,他和妻子與3名子女、以及一名仍在襁褓中的孫女,14日從宏都拉斯北部的「汕埠」(San Pedro Sula)出發。帶著妻小踏上的路途相當艱辛,但阿奎爾說,要是一直留在宏都拉斯,也什麼事都做不了,「就是沒有工作」。

 

墨西哥政府表示,尋求難民庇護等保護的人士可望在墨國申請取得合法地位,但不會容許未經登記的移民通過邊境。瓜地馬拉官員指出,近日約有3000名移民在邊境登記要入境,另外有約1300名未登記的移民。瓜國政府也正提供車輛,可以將群眾載回原本的國家。

 

現場的移民子女面露驚恐。(湯森路透)

 

墨國稱提供就業 遭批遣返移民回國

 

墨國邊境維安主管耶南德茲(Vicente Hernández)18日向移民群眾喊話,墨國的機會是給每一個人的,「你們只需要登記」,之後墨國官員會協助移民在墨西哥就業。但《AP》指出,墨國的就業機會方案將把移民限制在墨西哥南部,恐面臨當地較低的薪資、較少工作機會。

 

一名要求匿名的墨國官員則表示,向墨西哥尋求庇護的移民將受送往南部恰帕斯州(Chiapas)的2處移民站,之後移民可以申請臨時工作許可,在墨西哥居留。然而近幾個月,許多非營利團體卻批評,有許多移民其實時常又被送回原本的國家。

 

許多移民攜家帶眷尋求出路。(湯森路透)

 

就算墨國確有提供庇護,但許多移民心目中的目標仍是前往美國。《AP》引述23歲、一手牽著小女孩的岡薩雷斯(Jazmín González)表示:「我們會一路走上去(美國)。」但她表示已在18日向墨西哥方面接洽,很擔心自己、女兒已以及其他3名家人會遭遣返回國。

 

部分移民是出自經濟因素,有些則是為了躲避生命危險。來自宏都拉斯的吉門尼斯(Lourdes Geraldina Jiménez)就表示,之所以會遠走他鄉,是因為故鄉那裡的黑道分子有意謀害她14歲的兒子。「我不能回去宏都拉斯」,吉門尼斯站在兒子的身旁表示。

 

墨方人員對移民嚴陣以待。(湯森路透)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