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隻黑天鵝

顏純鈎 2020年01月23日 00:00:00

武漢疫癥偏偏在普天同慶的新春佳節不期而至,在中國經濟普遍下行,失業率攀升,內憂外患纏身的關頭來攪事,真不是什麼好兆頭。(湯森路透)

2020年第一隻黑天鵝果真飛來了,牠就是武漢疫癥。

 

本來,如果大陸有新聞自由,事件發生初期就暴露,政府掩蓋不住,緊張嚴控,疫情未必蔓延。本來,若不是定於一尊,地方官員勇於面對,採取及時措施,也能避免大規模爆發。

  

中共習慣報喜不報憂,似乎一報憂,就顯示不出自己的英明偉大。但世上哪裡有永遠的好消息,能坦然面對壞消息,把壞消息轉化成好消息,那才是真本事。相反的,掩蓋小小壞消息,把它延宕成大大壞消息,那只能歸之於庸政怠政。

  

這隻來意不善的黑天鵝,偏偏又在普天同慶的新春佳節不期而至,在中國經濟普遍下行,失業率攀升,內憂外患纏身的關頭來攪事,真不是什麼好兆頭。

  

這波冠狀病毒瘟疫,與沙士(SARS)有一個很重要的分別,便是染病初期體溫不高,這是最陰險的病毒。因為體溫不高,普通人不覺得身體有事,不會及時求醫,等到體溫高起來,那時已病入膏肓。到目前為止,這種病毒仍沒有特效藥對付,也就是說,等到體溫升高才求醫的患者,恐怕都凶多吉少了。

 

更恐怖的是,在體溫未升高前,這個沒有表面病癥的帶毒者,已經成了播毒者多時,不知已經傳染給多少人?而那些二級傳播者,又不知該傳給多少人?這種傳染強度,用習慣的說法,已經遠遠超過幾何級數增長,不是一個傳兩個,兩個傳四個,而是一個傳十個八個。

 

更糟糕的是,一旦病毒變種,變成更加凶惡的致命病毒,那就只能求老天爺保佑了。

  

新春佳節是傳統的消費旺季,疫癥最先打擊的便是消費市場。疫癥傳播造成的恐慌,必然打擊春節期間的消費意慾,人人不敢外出吃飯,不敢逛商場市集,不敢互相拜年,日日困守家中,那誰去消費?

  

春節前南方農民工千辛萬苦回北方過年,春節後,這批農民工又擠車從北方南下,幾乎不設防的交通工具上,將是病毒肆虐的大好機會。如此一波上一波下,春節後的消費市場也好不起來。

  

消費市場差,很多小廠小店都支撐不下去,那時又不可避免夾雜了裁員潮。裁員多,到處找不到工,那支流落在街頭的失業大軍,又將成為社會治安的隱患。失業大軍不斷擴大,民眾收入萎縮,城市小市民揹著房貸車貸,更加要撳住口袋,消費市場又再受打擊。如此惡性循環,正不知伊於胡底。

  

本來,大陸經濟普遍下行,李克強已經很頭痛,又要穩就業,又要穩金融,又要穩這個那個,現在消費一低沉,什麼都穩不住,那這隻黑天鵝,就真的飄然而至,跟隨主旋律翩翩起舞了。

  

為什麼從去年年初開始,對中共來說,壞消息就接踵而至,不絕如縷?這中間有必然的因素,也有偶然的因素。必然的因素是高速增長到頂了,不可避免要往下跌;中共對外擴張去得太盡,戰線拉得太長,顧此失彼,心雄力絀;因為對美歐各國咄咄逼人,引起西方陣營警覺,全面還擊,這些都是自己種的惡果。

  

偶然因素包括香港反送中運動、台灣總統大選,再加上這一波武漢瘟疫。偶然中有必然,必然中有偶然,互相影響造就,連鎖反應,看不到盡頭。

  

用《紅樓夢》一句話形容,就是「如今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内囊却也盡上来了。」

 

這一隻黑天鵝舞起來,能有什麼樣的蝴蝶效應,不妨靜觀其變。中共日子不好過,可能面臨兩種極端選擇,一是放鬆對香港的控制,二是更強暴鎮壓香港人的抗爭,前者是知機讓步,後者是垂死掙扎。

  

香港人也要做好兩手準備,緩和有緩和的做法,強暴有強暴的對策,總之要咬緊牙關,堅持下去,破斧沉舟,在此一舉。(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