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監察院防線的必要

倪國榮 2020年01月24日 00:00:00

在歪斜的司法城堡下,多少可憐的人民找不到真正的正義,而求助監委,由此突顯了監察院正義防線的必要。(資料照片)

相對於追求真理的哲學與科學而言,法律追求的是真相,執法者要在公正的心、是非的心,但心是否公正,是「無法處理」的,無法從背法條、考試得到最終判斷,換言之,有了職權後,有了「純粹審判空間」,外人不能干預,要為所欲為,微細狡詐地製造冤案,誰也拿他沒辦法,連監委也不能過問。

 

如此,陳師孟想過問一下,約詢一下,就撼動了法官城堡,八成連署抗議,司法院長帶頭批,問題是,司法院長批陳師孟此舉會造成寒蟬效應,也拿不出什麼辦法,解決司法判決普遍遭質疑的問題,他更沒有在批陳之前,找監察院長討論一下,等於製造兩院對立。

 

陳不得不「棄守」閃辭,唯丟出來的「炸彈」,還須要同仁高涌誠監委再接再厲,完成約詢任務。

 

如陳師孟所講的,監委不會在案審中干涉約詢,都是在定讞下予以救濟,因為再審條件極為不易,這就顯出監察院調查之必要,雖非必移改審判結果,但至少造成緊張與討論,使法院城堡強烈反應,引人深思。如前年十二月報載「民進黨前立委陳朝龍,11年前因賄選案遭判刑入獄,監察委員高涌誠為此展開調查,並指責法院證據調查未完備,疑違反無罪推定及罪疑唯輕原則,涉有違失」,高院罕見重砲反擊,甚至以吃相難看形容監院,真是「精彩」。

 

司法是一國存在之尊嚴象徵,其趨向完整性是人人所嚮,可是中華民國的司法在戒嚴時固然是獨裁者工具,解嚴後不少法檢仍然帶著戒嚴習性,濫用無限制的自由心證特權毀壞純粹審判空間,司法城堡內都是官,官加官的合議或官審官的職務法庭,或以官為主的評鑑,在城堡內官官相護習性下,你怎能不思考公平度與進步度是容易被擺在門外的?蔡總統推人民參審制的必要就是讓人民實際參審時,也發揮基本監察作用,以制衡官官相護問題,濫用自由心證問題。

 

陳師孟上任後,即展開調查不少政治案,雖說以調查綠營政治案為主,但既然調查出有理有據,也不能否認為何馬上任後,不少綠營高層都受司法追迫?除陳水扁在特偵組媒體公開一定限期調查終結 ── 非起訴不可外,還有郭清江、邱義仁、高英茂、謝清志等等,另一著名案件即前交通部長郭瑤琪涉收賄,雖有明顯證據瑕疵,仍一再請求再審被駁,可見司法救濟難免政治偏見,而監院調查與公佈, 在一方面正有清議之協助,高院若仍以叱監院吃相難看的態度,不寬然自省,則會給人以吃下了耍霸的感覺,更是難看。

 

此次唐姓法官被約詢,據陳講約詢日期竟然是唐捏造與選前透露的,若屬實,這樣的法官豈不嚇人?因為可以設計捏造日期,豈不該移送?如此其後八成司法人連署與司法院長抨擊,豈不是中其設計之網?以多人迫壓陳一人?

 

總之陳不是灰暗沈默的燈塔,他的短暫發光,照亮司法盲點,應有助突顯蔡總統的司法改革;陳先生不妨出版口述歷史,把他調查的案公佈,相信一定非常精彩,突顯監察院正義防線必要,在歪斜的司法城堡下,多少可憐的人民找不到真正的正義,而求助監委,所以司改未落實前,監委還是有存在的重責大任必要,民進黨政府應思考修法,使監察院至少有兩根牙齒,如監委調查後認案情確有明顯冤屈,公佈後,即可要求司法院一起研商後共識下共同提出再審,不再駁回,這樣,監院不就有真牙真齒,讓陳師孟的絕望引退反而成了有希望的動力?

 

司改火車,不要放棄啊,把監察院也帶動出發!讓陳師孟們的絕望發出有價值的光芒!

 

※作者為自由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