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武漢肺炎引發的全球恐慌才剛開始

何清漣 2020年01月28日 10:19:00

美國《華盛頓時報》1月24日發表文章直指這次疫情與武漢病毒實驗室的關係,只差一個直接挑明的結論。(湯森路透)

武漢肺炎引發的全球恐慌剛剛開始。導致恐慌的原因來自兩方面:一是世界各國相繼發現本國已經有來自武漢的病人,正在陸續採取措施,能否有效遏制疫情蔓延,相關專家都持謹慎態度;二是對病毒來源的恐慌,從法國發現首例武漢肺炎開始,法國媒體開始揭露本國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專案合作,世界最權威的醫學雜誌柳葉刀於1月26日發表專業研究文章,指出並非中國陳述的那樣,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

 

疫情的嚴重性

 

鑒於除非洲之外的四大洲相繼出現確診的病人,病毒學家們非常憂慮。BBC於1月25日刊登一篇《武漢肺炎:無症狀傳播恐增加疫情控制難度》,記者引述相關專家後得出結論:新型冠狀病毒的特點是它可以在被感染者未出現任何症狀之前把病毒傳染給他人,SARS與伊波拉是在症狀出現後才具有傳染性。這意味著各國國際機場的現行檢測可能無法檢測出病人。

 

Voice of America同一天發表題為《專家:武漢病毒感染人數14天內將突破25萬》,引述英國蘭卡斯特大學、格拉斯哥大學病毒研究中心和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四位元傳染病生物學家 1月23日公佈的最新研究報告《2019新冠狀病毒:流行病學參數的早期估計和疫情預估》,該研究報告提到的三個資料值得關注:

 

1、模型預計未來14天內(2020年2月4日),武漢的病毒傳染人口將超過25萬人。

 

2、預計中國會出現最大規模的病毒爆發的其它城市是上海、北京、廣州、重慶和成都。

 

3、預計到2020年2月4日,最可能通過航空旅行而輸入病毒傳染的國家或特別行政區是泰國、日本、臺灣、香港與韓國。

 

香港大學醫學院於1月27日下午舉行記者會,院長梁卓偉說,武漢病情仍處於潛伏期,預料武漢已有4.4萬人感染。根據研究模型分析,病毒的基本繁殖率為2.13,相當於疫情每6.2日就會倍增。整體疫情會在4、5月「見頂」,至6、7月慢慢減退。

 

武漢肺炎正向世界擴散

 

目前,自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傳播途徑已至亞太地區、北美和歐洲,中國政府一直隱瞞武漢的相關疫情,從2019年12月31日發現第一例染病者以後,直到1月21日宣布封城,武漢居民流往全中國與世界各國。據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6日公開說明,因為春節和疫情的影響,在這20多天裡,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還有900萬人留在武漢城裡。

 

根據中國一財網《離開武漢的500多萬人都去了哪裡?大資料告訴你》一文的分析,從12月30日至1月22日這23天內,從武漢天河機場出發飛往港澳臺的人數如下:香港,7078人;澳門,6145人;臺北桃園,3696人;高雄,2698人;臺北松山,1121人。其餘的國際航班,武漢出港航班量最大的是泰國曼谷,最多有一萬多人從武漢飛往曼谷,出港量排名第二的是新加坡,排名第三的是日本東京(日本其他國際機場還有不少),排在Top20的第十位是美國舊金山,有3610名武漢乘客。

 

除中國大陸外,已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發現了確診患者,各國正在採取相應行動,努力阻止病毒的擴散。

 

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官網1月27日說,美國疾控中心還說,美國境內目前共有110人接受了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其中5人檢驗結果呈陽性,32人呈陰性,73人的檢驗結果尚未公佈。與此同時,紐約、紐澤西,維吉尼亞、洛杉磯不斷傳出發現新的確診病例的消息,經查核,這些病例不在CDC公佈的五個病例當中。英國衛生當局則在全國範圍內尋找這一時期來自武漢的2000乘客。

 

鑒於疫情嚴重,美國國務院於1月23日下令武漢總領館所有非緊急事務雇員及其家屬立即離開武漢,由政府包機接回,並宣佈暫時關閉此領事館,緊接著,日本、俄羅斯、韓國和法國在內的多個國家相繼宣佈撤僑計畫和意向。

 

1月24日,美國參議院就中國爆發的新型肺炎病毒情況及美國如何應對等問題,聽取衛生官員的閉門簡報。來自佛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在簡報會後,呼籲川普政府把這一病毒宣佈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防止新型冠狀病毒在美國蔓延。

 

香港、臺灣、澳門都相繼採取措施,暫時停止大陸人進入本地。但對已經來的,還沒有明確的辦法,不如學習日本於1月27日宣佈的辦法,將武漢肺炎列入政府傳染病名單,不分國籍、簽證類別,由政府免費強制收制,既人道也降低本國的傳染風險。

 

除中國大陸外,已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發現了確診患者,各國正在採取相應行動,努力阻止病毒的擴散。(湯森路透)

 

武漢病毒實驗室成為國際關注焦點

 

武漢有個國家級病毒實驗室,在成立之時,新華網就就公開報導過《中國內地首個最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落戶武漢》(2003年07月25日),文章提到按照實驗室密封程度的不同,分為P1、P2、P3和P4四個安全等級,武漢這個P4實驗室是最高等級的生物安全實驗室,預計2006年建成後投入使用。2018年11月,中科院高致病性病原及生物安全重點實驗室主任石正麗發表的一篇《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被譽為重大成果。石正麗女士曾在武漢大學,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及法國蒙彼利埃第二大學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她擁有的人脈,可能成了中法合作建立病毒研究所的契機。

 

據法廣今年1月25日報導,自2019年12月源起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在海外迅速擴散以來,法國的挑戰網站刊登了《法國 -中國之間的危險關係》一書中有關中法合作建設P4病毒實驗室的內容。該專案是按照法國梅裡埃在里昂的P4實驗室「盒中盒」的範本説明中國建設的。

 

文章指出,法國是全球病毒研究領域的領先國家, 2003年,中國科學院就向法國政府提出協助中國開設同類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武漢病毒實驗室被認可從事伊波拉,剛果-克裡米亞出血熱以及尼帕病毒這三類病毒的研究。但有法國專家擔心中方會使用法國提供的技術來研製化學武器,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向政府提出嚴正警告。有政府官員向記者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比如說,中方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後來發現,中方已經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但更專業的研究來自於世界權威的醫學雜誌英國《柳葉刀》(Lancet)。中國方面堅持最初的病毒來自於華南海鮮市場,《柳葉刀》於1月26日發表一篇論文《武漢海產品市場可能不是新型病毒在全球傳播的來源》(Wuhan seafood market may not be source of novel virus spreading globally)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研究報告列舉了最初入院的41個病人的狀況。研究人員稱,最初一個病例12月1日患病,據報導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研究人員表示,「第一個病人與後續病人之間未發現流行病學關聯。」他們的資料還顯示,41個病例中的13個都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對此,美國喬治城大學傳染病專家Daniel Lucey說:「13個無關聯,比例相當高。」

 

聖達戈市斯克裡普斯研究所進化生物學家Kristian Anderson在《柳葉刀》文章中分析了2019-nCoV的序列,試圖弄清該病毒的起源。結論是:「有人在市場外被感染,然後把病毒帶到市場,這是我們考慮過的三種情況之一,我們的資料與此一致。」另外兩種情況是,其源頭是一群受感染的動物,或者是進入市場的一隻動物。

 

Anderson於1月25日在病毒學研究網站上發表了他對2019-nCoV的27個可用基因組的分析。研究表明它們早在10月1日就有一個「最近的共同祖先」,即一個共同的來源。

 

基於最近相關資訊來源,美國《華盛頓時報》1月24日發表了一篇《受病毒打擊的武漢有兩個與中國生化戰有關的實驗室》(Virus-hit Wuhan has two laboratories linked to Chinese bio-warfare program),直指武漢肺炎與這兩個實驗室的關係,只差一個直接挑明的結論了。

 

2019年,中國國際形象因香港反送中、以及在中美貿易戰過程中牽出的間諜問題、紅色滲透問題等,早已嚴重受損,經濟上也遇到嚴重困難。武漢肺炎這只巨大的「黑天鵝」的出現,對中國形象與經濟形成的雙重打擊非常嚴重,滿心想充當「世界領導者」的中國可能又得「韜光養晦」一段了。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