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堵人 顯現鬥爭集權

林青弘 2020年01月30日 07:00:00

有沒有民主素養,有沒有人道關懷的基本意識,從公共衛生的防疫措施來看,中國與台灣確實明顯不同。(湯森路透)

武漢肺炎是中國共產黨的劫數,但不等同於中共統治的結束。全世界唯有集權國家,才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封城。處理武漢人若是複製防治中國豬瘟的不人道經驗,這是反人權的統治意識,也是中共防疫的最低廉手段。

 

生物學有個基本法則,愈容易變異的病毒或細菌,若是對於植物、動物甚至人類擁有致病性,這種病毒或細菌,永遠是防疫學研究與對付的課題。中共統治的法則更容易懂,攔阻不了的人就地封鎖,無法對治的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機制尚不完全透徹的緊急狀況下,封城就是最低廉與最簡便的措施。

 

封城之後,演發出來的歧視,就是排斥武漢人甚至連湖北人也汙名化的社會集體現象。實施一國兩制的港澳,對於武漢人的入境也併同封城手段宣告禁止;台灣為了防堵疫情擴散,兩岸旅遊已經中斷,對於來自武漢的台商、台生等返台人士,莫不提高防疫警覺。來自於地名的恐懼與歧視,在中國與台灣的防疫手段之間,到底有何差別?中國是封城,台灣是堵人,對於武漢的集體戒心與防疫措施,共產集權與民主國家,終究還是有不同的意識形態。

 

中國人的公共衛生水準,在國際間的印象普遍不佳。隨地吐痰甚至大小便,時有新聞報導而引起喧譁效果,甚至歧視中國人的輿論甚囂塵上。自從SARS之後,武漢肺炎成為世界級公衛議題,為何都是中國人引起如此恐懼的防疫話題?中國老祖宗曾云「病從口入」,以食為天的中國人,是否曾經想想人類與動物的共通病毒是否因此傳染病發?對動物沒有致病性的病毒,一旦能透過飲食或接觸而傳播至人體上甚至誘發病症,改變飲食習慣,是不是中共封城以外,應該進一步思考的民生與公衛政策?

 

台灣進步的公衛水準,能讓眾人知曉主動防疫的重要性,戴口罩總比封城好多了。前者是民主素養的展現,後者是集權統治的最低廉手段。為何疫情總是在民間迅速蔓延?如果中國解放軍的飲食也是毫不忌憚,任由野味滿足而普遍接觸野生動植物,百萬雄軍也不堪病毒變異後的突襲與發病。中國領導人此次防疫的緊急應變,勉強及格,但是底層下的骯髒污穢,還是得要揭發控管。習近平若想有力反擊守舊派與建置派的逆襲,從香港到台灣以至於武漢肺炎疫情控管,種種大事都得「鬥爭」。

 

兩岸對抗的極致,也是一種封城鎖台。「矽盾」的防衛能力可以逐漸取代與消解,中國領導人只要懂得保障智財權的重要性,誘發促成科技的R&D爆發性成長,台灣有台積電,中國有「中積電」,並非困難之事。「鬥爭」是硬道理,中國共產黨對於「鬥爭」的理解與力行,不是台灣人所能想像,畢竟台灣人沒有歷經文化大革命的鬥爭歷程,在集體記憶中,白色恐怖與威權迫害,也不等同於中共的鬥爭史。為了防疫滴水不漏,台灣可以暫時禁止兩岸旅遊,甚至把武漢團客盡快勸離出境,在中國大陸則是封城堵人,同樣都是「抵制」武漢人,兩岸的人道與人權底蘊,有何不同?

 

在中國,習近平要更關注醫療對待的普及與平等,不是封城以後,把武漢人當成病死豬一樣任其自生自滅;在台灣,暫時停止兩岸旅遊,政府會有相關補助或暫時性救濟政策,對於來自武漢或湖北的返台國人,不是把他們放生,而是更多醫療資源的投入與防助,最終目的就是阻絕疫情擴大。有沒有民主素養,有沒有人道關懷的基本意識,從公共衛生的防疫措施來看,中國與台灣確實明顯不同。

 

習近平深知鬥爭之理,但在鬥爭的法則下,民主自由為何物?這恐怕是中國共產黨永遠要學習的課題。在台灣就算要自主管理或居家隔離,政府不會把人民當成病死豬任其自生自滅。在中國或武漢,如果封城堵人等同把人當成病死豬,任其自生自滅,這樣的防疫政治學,怎會是中國崛起的硬道理?中共的鬥爭法則,再怎麼厲害對待國民黨與民進黨,在病毒變異的天擇運作下,面對公衛防疫,終究勝少敗多!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