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拯救疫情氾濫的中國 不是解放軍而是真相

余杰 2020年02月04日 07:00:00

習近平表面上命令解放軍救災,實際上是讓解放軍幫助其捍衛「鐵桶的江山」,開出坦克和戰車幫他封鎖城市。(湯森路透)

習近平刻意模仿毛澤東,但武漢這個毛澤東喜歡去的工業城市(「無產階級當家做主」的城市),習近平偏偏不去,因為那裡有讓人談虎色變的武漢肺炎。

 

疫情氾濫,習近平的救星是誰?不是醫生,更不是西方的醫療專家——中國已經先後三次拒絕美國派醫療專家前往武漢的建議。習近平害怕什麼呢?害怕美國人看到武漢不可被「外人」知曉的真相?

 

習近平的救星是解放軍。中國官媒報導,習近平罕有地四度對解放軍下令,要求解放軍參與「救災」。習近平表示,湖北省武漢市等地區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後,「解放軍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迅速啟動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緊急抽組精兵強將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線」。習近平強調,「目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全軍要在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統一指揮下,牢記人民軍隊宗旨,聞令而動,勇挑重擔,敢打硬仗,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

 

這裡所謂的「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其實就是「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本人。換言之,習近平表面上命令解放軍救災,實際上是讓解放軍幫助其捍衛「鐵桶的江山」,開出坦克和戰車幫他封鎖城市,鎮壓那些膽敢「亂說亂動」的「暴民」。

 

湖北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協和醫院是湖北實力最強的一家醫院,這家醫院在網上告急說,「醫療物質即將全部用盡」,呼求「社會支援」——然而,「社會」早已被習近平的暴政摧殘殆盡,唯有黨國具備救援的能力和資源。早前,湖北地方官向前來視察的總理李克強作出了「沒困難」的保證。大小官員當然「沒困難」,因為在前線醫護人員都沒有口罩的時候,他們都戴上了最高級的口罩。

 

更有醫護人員披露,市政府提供了新一批防護用品,但他們拿來一看,發現全是劣質產品,連「口罩都是假的!」防護服剛上身就發現有一個洞,根本就連塑料雨衣都不如。厲害了,你的國,有本事生產航空母艦,卻連合格的口罩和防護服都生產不出來。

 

全世界開足馬力援助中國,但物資就是送不到醫院,結果一查,全被武漢紅十字會扣下了,囤積在倉庫裏。有內部員工看不下去,在網上發佈讓人觸目驚心的視頻,各種物質滿坑滿谷、不計其數。有人仔細查考才赫然發現:原來中國的紅十字會,跟國際紅十字會和紅新月沒有任何關係。中國的紅十字會,完全是打著「紅十字」的名字,在國內自搞自建的。國際紅十字會在全球有148個成員國,中國是唯一沒有加入的「大國」。國際紅十字會有一個看起來非常簡單的基本章則「帳務公開,操作透明,接受監督」,所以中國拒絕加入,因為中國的紅十字會「帳務不公開,操作不透明,不接受監督」。中國的紅十字會是共產黨的隨附組織,共產黨所有的特點——坑矇拐騙偷,它「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習近平要靠解放軍來拯救,但疫情失控的中國只能靠真相來拯救。作家歐威爾說,個人正直的淪喪、真相的扭曲,是極權主義崛起的序曲。他在BBC的廣播講話中指出:「歐洲的整個現代文明都建立在知識分子的誠實之上…作家的首要標準就是不能說謊,而是喊出你真實的想法,道出你的切身感受。」不僅知識分子和作家如此,所有的公民都應當如此。要反抗極權,就必須先探尋真相。

 

在戰爭硝煙瀰漫的1942年,歐威爾敏感地發現,客觀性的喪失和同情心的缺失密切相關。戰爭的氛圍讓他害怕,他在日記中寫道:「我們正溺死在這個烏七八糟的爛泥潭中。…當我和一個人講話,或者讀一個人的文章時,每個人都別有用心,什麼知識分子的誠實、判決的公正,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老實人已經絕種了,所有人都只掃自家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最令人心驚的是:「為達政治目的,就連同情心也可以像水龍頭一樣收放自如…權力掌握在一群偏執狂手中。」這何嘗不是對當下中國真實情況的描述,中國正沉溺在另一種戰爭型態之中。

 

歐威爾認為,「事實」與自由個體顯然是相連的,而自由個體正是極權統治蹂躪的對象——習近平動用軍隊來威嚇和消滅的,就是自由個體。如果中國人不能在災難中如鳳凰涅槃般鍛造出自由個體來,災難將用無休止,習近平的皮靴將永遠踩在中國人的臉上。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