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賴清德「助中等於助台」說 是最理想的烏托邦

陳德銘 2020年02月05日 00:00:00

台灣人對口罩是否援助中國的不同態度,反映著近代島民對國族歷史的演變分野。(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武漢肺炎由去年十二月被八名事前諸葛的「造謠者」披露後,便在鼠年從中國浩浩蕩蕩出征,席捲全世界,至今地球上所有疫情爆發地,遠達中東杜拜,都是中國人的相關傳播,這令外國人對說中國話的都聞風喪膽,彷彿黃禍。更諷刺的,與中國接壤之香港,一些醫護人員醞釀大罷工以逼迫特區政府對中國內地封關,斷絕與大陸的往來,同胞帶來病毒等如瘟神!

 

國際上,絕大多數五星國旗的邦交國亦相繼撤僑,並中止所有往來航班,新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非疫區的疫區,既封城更如鬼城。姑勿論病毒源頭是蝙蝠野味還是生化武器,至今仍未有抗症疫苗,普羅大眾只能被動地戴口罩以自保避免傳播,霎時間那三層隔膜躍升為天之驕子、掌上明珠,世人爭先恐後、你搶我奪。

 

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遂於24日宣佈口罩暫時停止出口一個月,以優先供應島內防疫工作。這禁令宣示,社會上立刻湧溢對立情緒,有的公眾人物「愛祖國」之心突然膨脹,甚至以低俗髒語惡言炮打自己政府,但更大部份的島上居民卻爭相稱譽,誇許這護國愛民德政,在這迥異的答案中我們可歸納出台灣人的三種身份認同:本島台灣人、中國台灣人、道德台灣人。這些自我認知的分層,反映著近代島民對國族歷史的演變分野。

 

「護台抗中」本島台灣人:口罩應台灣優先、禁止出口!

 

1949年蔣介石敗戰於國共之爭,以台島一隅為復興基地自喻、自由中國自居,把解放稱淪陷,當時蔣府強調我國才是法統正道,秋海棠只是被邪惡佔領,所以中國在我手,「反攻大陸」是將中國帶回去,是每位中國人道德責任,那時候的台灣很中國,例如五○年代台海空飄氣球心戰裡,口號均用「解放大陸同胞」,在那段時光,對岸仍是同胞,只是我們國號叫「中華民國」,簡稱「中國」。

 

不過,1971年中華民國被退出聯合國後,蔣府頓失「中國」的合理、合法性,加上共產黨勢力壯大,吞併的野心和一連串文攻武嚇,剝離了「台灣與中國」這混合體,衝突令中國成為我們最近最大的敵人。及至李登輝「兩國論」解體了大統一思想,到蔡英文八百萬高票當選,國家的稱謂蛻變為「中華民國台灣」,簡稱「台灣」,中華民國只剩一個將被消失的外殼。

 

這是經歷一甲子兩代人的分治分教,本土意識抬頭,要選擇專制統一還是民主獨立,並因外敵威脅而團結內部,島上人民產生自我保護的「台灣民族性」,他們不拘泥於虛無飄渺不切實際的大中國版圖,他們堅守民主價值,悍衛本土民選政權,他們為生存生活備戰,從過去蔣氏反共到民進黨反中及今天的反霸權,懷恨對岸數十年的野蠻打壓欺凌,所以今天敵國病菌污染世界,我們豈能協助資敵?這是純綷國家本位主義的脱颖而出,亦是對中國意識的體無完膚,人溺己溺本應互救互助,但那是加害我們的敵人。

 

「兩岸一家親」中國台灣人:口罩應該出口大陸,同胞手足要互相幫助!

 

持這論調的,三類人:市場既得利益者、統派人士者和陸配。

 

對中共言,事物之根本源自立場,政治正確才有未來。無論是S姊妹、范范等莫不如此,市場是很現實的,人民幣之大當然壓過新台幣之輕,有時候也坍塌了人性是非對錯的良知,所以造成有些人簡單地不去多了解自身國家的庫存而一味「心存祖國」,獻媚取寵。但為什麼五月天、蔡依林、周杰倫等也捐款對岸千百萬卻無負評? S姊妹和范范卻引眾怒共憤呢?

 

這關鍵在她們觸碰了台灣得來不易的自立自強。中國市場大、利基廣、資金多,人為生存到異鄉也實屬不易,台灣人是明白體諒的,五月天、蔡依林和周董等「在那賺便在那捐」,回饋成份實無可厚非,但范范姊妹們卻將事情上升為國族矛盾,「到底妳愛的是那一個國」?不斷責罵自己政府,助敵人氣慨抑自我尊嚴,尤其在物資有限的合理分配面前。

 

台灣國小力薄,數十年被中共霸權在國際上欺浚孤立,過去的卑躬曲膝是為生存生活而非投降折服,他們大言不慚、口口聲聲左喊親人右言同胞,但威脅台灣存在卻越來越劇,從WHO到很多國際間參與更被對岸屢屢阻攔,連我們想接回疫區台胞也以政治考量拒絕(因為撤僑意味著國與國的行為),「誰理我們」!

 

追溯源,這次傳染病的因由散播由他們而起,十二月發現一月才對外公怖,1月10便知人傳人但瞞至23日才承認。這邊廂中共用民族主義作外衣、自我吹捧,發他們的中國夢,那邊廂卻又以利益衡量,連那不共戴天的民族世仇日本,只要口罩降價便立刻情同手足、交溝相好,但嘴巴唸唸有辭的台灣同胞,只要不輸出便是千古罪人、不肖子,日後定必秋後算帳,懲罰制裁。在他們思維裡,黨國認定的便是事實,便有義務,不遵從反抗者,什麼祖宗血源也可瞬間對立,只有盲從才是真理。

 

統派人士也贊同口罩應該出口,甚至到大陸。前總統馬英九便是首先反對禁令的。這些統派人士多是蔣介石國民黨大中國主義教化下的思想遺產,馬英九父親馬鶴凌骨灰罈上寫有「化獨漸統、全面振興中國」等字,而馬的兩位千金名字分別為「唯中、元中」,有「唯一中國、圓滿中國」的隱意,他們擁抱著「兩岸一家親、大家都是中國人」,他們避談敵我,對岸仍是同胞,他們的民族觀勝過島上最大公約數的本土意識,幸好他們絕多已年過花甲,活在停留歲月,逐漸凋零,淡出真實世界。

 

台灣的陸配當然支持口罩能出口,她們對「祖國」的情懷是根深蒂固的,希望陸配認同本土「台灣價值」是幾乎不可能的。我有一陸配朋友,嫁台灣也十年了,她便斬釘截鐵告訴我:「台灣連她後媽都當不上」!她們十一還是慶國慶、八一仍是致敬解放軍,至今也不願意申請台灣身份證,因為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雖然中國聲稱台灣是她的一部份、像省或地區,但若入籍台灣便要放棄中國國籍,所以在這節骨眼中,對中共言,中華民國或台灣又成了一個自我矛盾的國籍)。

 

「人道本位」道德台灣人: 自足外餘多予救濟

 

準副總統賴清德過去曾多次宣示他的政治立場:務實的台獨工作者。中國堅持大一統,台獨當然是統一對立面,但賴清德卻於一月中旬表示「幫助中國等於幫助台灣」,這完全違背他政治信仰的言論,因為他並非以政治人身份作思考,而是從身為醫生天職救人立場為出發點,這氣魄超越了統獨藍綠,高度了政治人物的層次,放下敵我,以生命救援為依歸,也許這就是台灣政黨政治最理想的烏托邦。

 

※作者為中國南京大學歷史學碩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