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對李文亮醫生過世的懷念與悲憤

杜心武 2020年02月07日 07:10:00

李文亮生前已作爲「造謠八君子」之一被中國廣大人民推崇,但從不認錯的中國政府,並沒有給李醫生一個公開的正式的道歉。(圖片取自新浪微博)

中國的李文亮醫生不幸去世了,整個中國輿論圈一片悲憤中。

 

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一名眼科醫生。在一個多月前,李醫生還默默無聞。去年12月30日,他在大陸微信群中向好友警告,醫院接到了七個類似SARS的病例,要小心提防。結果被武漢公安盯上。最後,他和另外七個發了類似信息的醫生被指造謠,簽下了「訓誡書」,實際上是低頭認罪,換來公安的「寬大處理」。中國中央電視臺還專門在新聞播出,說武漢公安「依法處理」了八名造謠者。一時間,「造謠八君子」名揚天下,雖然當時大家都不知道他們是誰。

 

「造謠八君子」當然沒有造謠,過了三個星期左右,武漢肺炎全面爆發,先是武漢封城,再是湖北封省,再是全世界封鎖中國。數萬人感染,數百人去世,數字不斷上升,全國陷於恐慌和停頓。這場「庚子之亂」的瘟疫成爲2020年中國的第一只黑天鵝,堪稱中國數十年來最大的危機。

 

在武漢肺炎爆發後,開始有媒體揭露當初發生的事。李文亮醫生是「造謠八君子」中第一個公開身份接受採訪的。媒體同時報導,他作爲眼科醫生,已報名參加抗疫的最前綫。未幾就傳出,他在接診時,懷疑受武漢肺炎病毒感染而住院的消息。2月1日他被確診,當時情況還好,想不到短短幾天就急轉直下,終於不治。

 

消息一傳出,中國民間輿論一片沸騰,紛紛表達哀悼和憤怒。這種程度的沒有經過官方煽動的全民悲痛,大概要上溯到三十年前。

 

最「神奇」的事還有,在李醫生去世的消息傳出後,居然又傳出「還在搶救中」。根據知情人的透露,李醫生早已心跳停止,但「上級」要求「再等一下」,硬是用上葉克膜等技術維持一個「正在搶救」的表象。這樣折騰一個去世的人,正如一些網友所言,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要臣不死,臣不得好死」。

 

李文亮醫生現在被廣泛認爲是「吹哨者」,是「英雄」。他後來主動報名加入醫護武漢肺炎病人的醫療隊伍,最終犧牲,這是真正的「典型」英雄行爲。

 

但作爲「吹哨者」的他,卻既非一個「典型的」吹哨者,亦非「典型的」英雄。

 

2003年SARS(非典型肺炎)時的「吹哨者」蔣彥永醫生,突破中國政府的重重阻攔,告訴西方記者中國非典的嚴峻情況。當時,他明知道中國政府要掩蓋真相,明知道中國政府不喜歡中國人向外國記者「自揭家醜」,明知道這樣做有很大風險但還是這樣做。這樣做要付出很大的勇氣。這是真正的「典型」的吹哨者。

 

但在「吹哨」這件事上,李文亮醫生從來沒有想到,這樣做要冒著什麽風險,大概也沒有想到自己正在「吹哨」。他不過是利用自己作爲醫生的信息靈通,把自己看到的危險,提醒了一下微信群的朋友同事。

 

李文亮醫生至少一開始並沒有想過在網上廣而告之。相反,他還特別提醒了一句「不要向外傳」。後來大概有人把它傳了出去,達到了公安的「轉發若干次」的「造謠標準」。

 

把看得見的危險告訴自己關心的人,這是一個正常人做的普通事。在正常的國家發生這樣的事,最多能稱李文亮為「有責任感的醫生」。我甚至認爲,任何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即便不是醫生,知道了這種情況也都同樣會提醒自己的親友。

 

李文亮醫生自始至終,都兢兢業業地努力做好醫生的本分,他沒有一刻想過要與這個政權作對,沒有想過要做一個「吹哨的英雄」,也沒有預期到連這樣的再普通不過的行爲也居然要承受風險。

 

現實的荒謬在於,在這個魔幻的社會,一個正常人做一件普通不過的正常事,就會被公安問話,被公安訓示,被公安教育,要低頭認錯,要寫悔過書,要答應永不再犯。

 

毫無醫學背景、對情況毫不了解的公安,居然有資格高高在上地教育李醫生。在《訓誡書》(下圖)上,要他承認自己「在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 ,「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還「鄭重地告誡」,如果他「固執己見,不思悔改」,「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李醫生心中的屈辱可想而知。

 

 

李文亮醫生是一個普通人,是平凡的愛國者。他的遭遇説明,在中國,即便在小範圍說句真話,老大哥的眼睛也在盯著你,也會找上你,也會毫不猶豫地用「社會主義的鐵拳」伺候你。

 

李文亮醫生作爲「吹哨者」的英雄事跡,完全是這個擁有無窮控制慾的荒謬制度襯托出來的。正是這個荒謬制度讓一個普通人成爲大衆心中的英雄。

 

事實証明,中國在這十年經濟和科技突飛猛進,但統治方式還是二千年不變。

 

中國發展出連美國也震驚的大數據。但大數據沒有用來造福人民,而是用來監控人民。在最需要大數據的防疫場合,中國的做法還是兩千年前的那套簡單粗暴的「防疫方法」,「一封了之」。

 

中國通訊技術舉世聞名,又有微信又有華為。但發達的通訊網絡沒有用來傾聽民意,而是用來打壓言論,消除雜音。在民意沸騰的時候,同樣還是兩千年前的那套簡單粗暴的「防民方法」,「一封了之」。

 

李文亮生前已作爲「造謠八君子」之一被廣大人民推崇,就連官方媒體也羞羞答答 地說當時公安做得不好。但從不認錯的中國政府,沒有給李醫生一個公開的正式的道歉。

 

所謂最高法院已給「造謠八君子」平反,其實不但同樣「羞羞答答」,還是「假平反」。它說的是「不同個體基於認知水準的差異,對同一事物,完全可能產生不同程度的虛假資訊,我們應該理解法律對個體的適度寬容態度。」意思還是,「造謠八君子」還是造謠了,還是在散佈「虛假信息」,只不過政府應該寬大爲懷而已。

 

現在,李醫生已永遠聽不到「真平反」了,那張對李文亮醫生的《訓誡書》還冠冕堂皇地放在公安的正式檔案中。有網友說,它是英雄紀念的碑文;有網友說,它是這個時代中國最重要的歷史文獻。它見證了這個荒謬的年代。

 

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主動地成爲蔣彥永醫生,但每個人都可能被動地成爲李文亮醫生。蔣彥永醫生是英雄,李文亮醫生是「我們」。

 

廣大中國人民懷念李文亮醫生,既是懷念一位英雄,也在懷念一個在十多年前言論還算寬鬆的年代,在懷念自己已經逝去的青春,逝去的理想。

 

「造謠八君子」當然沒有造謠,過了三個星期左右,武漢肺炎全面爆發。(圖片擷取自網路)

 

※作者為國際關係評論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